契约危情:杀手总裁好嚣张 第077章 :天真得可笑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31日

“优瑾妮,与其在这里和我大小声,不如想想以后的日子你要怎么过?”

能怎么过,少了他个安俊熙就不信这个地球就不转动了,再说本小姐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有他插嘴的份儿吗?变态安俊熙,死远一点吧!

“安俊熙我请问你,现在在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话,你到底想玩什么,复仇?拜托你不要那么幼稚,多大的人了,搞得跟小孩儿玩LOL的时候,还真当自己是个保家卫国的英雄!”去他大爷的,笑话。安俊熙神经病!

安俊熙对优瑾妮的话不管不顾,他要什么他一直都很清楚,他不需要别人理解,冷冰冰的脸冷冰冰地要挟着:“情夫!优瑾妮,我就是这么幼稚,你可以选择反抗,但是我要告诉你后果很-严-重!”

尼玛,优瑾妮抓狂,她简直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和安俊熙交流,这是在威胁她不是吗?还情夫,靠,她简直想吐!

感觉背心已经稀稀疏疏起了些细汗,此时安俊熙空深的眼就如一个黑洞,冷到让人打颤:“安俊熙,你真下流!”其实安俊熙可以再下流一点!

反正更多的形容词他都听过了,不在乎在听一次,安俊熙一手蛮横地将优瑾妮揽入怀里,这动作可吓坏她,只见她像受惊的兔子般地乱蹦乱跳,想要挣扎逃出安俊熙的怀抱,这个神经病,休想再动她一根毫毛,她是不会轻易地向恶势力低头的!

“安俊熙,你发羊癫疯吗?”优瑾妮挥舞着小爪子使劲地想推开安俊熙勒在胸前的手牢房,“放开我!”

这点力气对安俊熙来说,跟小猫挠痒痒似的,用在优瑾妮身上的力气又紧了紧,安俊熙习惯性地附在优瑾妮的左耳,轻轻吐了口温热的气,优瑾妮地身子不听话地抖擞了一下,尼玛安俊熙,大白天的玩这个,靠,果然不认把他当人类,他就是一个欲望无穷的畜生。

“安俊熙,你放开我!”优瑾妮放弃无力的挣扎,眼眶已经积聚了委屈的泪水,她不愿意再次成为安俊熙胯下报复的对象,第一次仅存的美好崩塌不见,肮脏污秽一点点遍布全身。

只是安俊熙看不见背对他的她的委屈。

“优瑾妮,我的玩具,最好乖乖呆在我身边让我玩,不然......”

这次安俊熙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不是他再说不出冷酷的话,不是他没想好下句对白,只是优瑾妮眼眶积聚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安俊熙勒着优瑾妮的手上,那温热的泪水只是瞬间的温存,立马在安俊熙手上冷却。

冷的就只有优瑾妮的眼泪吗?

那滴泪好像渗透安俊熙的肌肤,进入血脉,不然为什么他怎么会错觉,有那么一瞬间,他的整个身子如冰封一般。瑟瑟发寒,他伤害了她是吗?可是现在收手,已经来不及了不是吗!

“优瑾妮,别忘记我手里面有着王牌,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会一一被你牵扯进来,成为我报复的对象,你应该很清楚,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安俊熙松开手,转身走到优瑾妮面前,好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决心让优瑾妮不得不妥协。

她的朋友,她的家人会因为她不乖乖听话遭受到报复,这话真的是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说出来的吗?天啊,谁来把安俊熙拖到神经病院去挂个急症,这不是发羊癫疯,是脑袋神经瘫痪,神经病!

优瑾妮已经不敢再直视安俊熙的眼睛,她害怕,上次是舅舅、自己,这次又会是谁?

手机来电铃声在这个时候化解优瑾妮的尴尬,因为此刻她除了在心里不断地碎碎念谩骂着安俊熙以外,再也无力还击一言半语,这个她悄悄爱上的男人,正视她如玩具一般玩弄着各种他了乐忠的游戏。

“喂!”优瑾妮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调整好情绪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轻松无比。

“喂,姐姐不好了,姗姗突然大出血了,我去找医生,医生爱答不理的,让我先去交手术费才给看!”颜乐焦急惶恐地说。

“什么,什么狗屁医生,有没有医德!”优瑾妮破口大骂,眼神一溜,不小心碰触到安俊熙得意的微笑,她立刻明白了些什么,又想起安俊熙说的那句,如果她不乖乖听话,她的朋友,她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好吧,安俊熙算他有种,优瑾妮转换口气安慰颜乐说,“小乐放心,姐姐现在就过来付钱!”

“姐姐,你有钱吗?要是没钱我去卖血,我这个样子,冒充成年人应该不是问题,姐姐的钱也花了不少了,不能给姐姐添麻烦!”

“说什么瞎话呢,钱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放心啊,姐姐这就过来!”挂掉电话,优瑾妮把手机放进口袋了,灿若星子的眸里看不出一丝波澜,她淡如幽兰地说,“安俊熙,我投降了,我做你的情妇,我当你的玩具,祝你玩得愉快!”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安俊熙知道优瑾妮对他的讨厌上升到厌恶,祝他玩得愉快,这也只有优瑾妮这个猪头才说的出口,可是这猪头的话鞭打了他的心,没办法的是他不能表情于色,只能让自己更狠一点,更绝一点,这样才能让优瑾妮听话,配合他演出,这样才能让优瑾妮忘不了自己,有的时候恨比爱更让人刻骨铭心。

“我要怎么相信你是认真的,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优瑾妮敢说安俊熙是肮脏的,而且是无比肮脏,肮脏到灵魂深处了。

“有你安俊熙,我能不认真吗?我的心甘情愿是你逼出来的,这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还是说你又想证明什么!”

是的,她是被逼的,安俊熙成功地抓住她的软肋,让她在恶势力面前低下了从来就没有高贵的头,而从这一刻开始,她低下的头必须高贵的,对于安俊熙她再也不会是当初傻傻分不清楚状况,错把安俊熙当成是一个缺少童年,缺少爱的问题男人。

这个时候优瑾妮才明白,曾经的她天真得可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