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慧眼识夫 54、是你啊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一场秋雨过后,天气骤然变冷。

第二天苏狸磨蹭良久,还是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跟容钺去了商场。

容钺走在女装区,一边帮她选着冬天的衣服,一边提醒她:“你皮肤敏感,选衣服不能光顾着好看,还要看面料。”

苏狸打着呵欠跟在后面,心不在焉地应着。

“试试这个。”容钺拿了一件米白色的针织衫给她。

苏狸看着容光焕发的他,再联想到昨天晚上失眠的自己,心想这人也不知道是这些事情做多了,还是脸皮太厚,居然一点反常都没有。

“就这个码吧。”苏狸看了一眼吊牌,随口道,“不用试了。”

她现在只想回去补一觉。

“行。”容钺无奈。

其实他已经做好了陪她逛上半天的准备,结果苏狸的购物风格简单粗暴得令他一个男人都自愧不如。不到20分钟,就去结账了。

容钺有点担心衣服不合适。

苏狸极其不屑瞥了瞥嘴角,道:“这人要是好看,披个麻袋他也是好看。而且我跟你说,这些衣服在我眼里是平等的——地位堪比人民币,每一件穿在身上效果都一样。”

容钺:“......”

有的东西根深蒂固,即使是重生,依然刻在了苏狸的骨子里。

比如她的消费观念。

前世的她好歹也算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富二代,平时在购物方面是不会委屈自己的,显然现在这个观念还影响着她。但是放在这个年纪,看着真是有点阔气。

眼看着她拿着自己的信用卡毫不犹豫地往收银员的手里递,容钺赶紧拦住她:

“我来吧。”

在他眼里,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所有的开销不过是靠自己之前的积蓄和齐家定期打到卡上的那点钱,虽然买这些衣服虽然花不了多少钱,但是能帮她省下一点也是好的。

苏狸却不这样想,一来这在她眼里就是正常消费,二来眼下这个情况,让容钺付帐实在是不合适。

“算了,等会吃饭你来吧。”苏狸找了个面子上说得过去的说法。

容钺没有理她,将卡递给收银员,收银员正为不知道拿谁的卡尴尬着,容钺的强势正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赶紧收了卡利落地结了帐。

“走吧。”容钺淡定地拎起袋子,然后偏头问她,“想吃什么?”

苏狸无奈地跟了上去。

算了,以后找机会给他买个礼物吧。

她如是想。

“不要跟男士抢着买单。”容钺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这会让他很没有面子。”

苏狸义正言辞:“用金钱买来的面子,要它何用?”

容钺也说得面不改色:“所以我才会说,我们这些有钱人,注定不被人理解。”

苏狸无言以对。

“好了,苏狸。”容钺见她不说话,正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心里过意不去。但是我说了,我怎么样是我的事情,你不要有负担。”

“你说得倒简单。”苏狸轻声哼了哼,“别想用这些事情干扰我的思绪。”

“你不能这样对我。”容钺一本正经地说,“虽然主动权在你,但是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对吧?这好歹能加加分呢。而且我心里本来就没有底,这样做能让自己心里踏实点。这点你没必要干涉吧?”

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苏狸虽然吃软不吃硬,但是也不能光顺着她,恰当的强势可能会有预想不到的后果。

只见他一说完,苏狸的表情虽然还是有点不乐意,但是已经松动了不少。

有这么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容钺看了她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苏狸,你以为这么做就能把我吓跑了吗?

苏狸说不过容钺,也知道这人看似温和,其实手段强硬得很。她心里装着事情,需要花时间思考,实在没有必要把精力花在这些可有可无的小事情上。于是也就随他去了。

容钺也遵守着自己的承诺,不逼她,给她足够的时间考虑。

不过他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她面前。

三天两头地带她去吃个饭,她去电视台的时候,更是负责接送。

这些看似细枝末节的东西,带来的效果往往是超乎想象的。等苏狸反应过来时,他的痕迹已经无处不在了。

他太精明了,像是一个猎人,早已经悄悄地布下了天罗地网,而作为猎物的她却浑身不觉。

这样不行。苏狸告诉自己,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这是怎么了?唉声叹气的。”正想的出神,身后突然有人叫她。

苏狸回头一看,是带她的lily。

“lily姐。”苏狸老老实实地打了个招呼。

lily妆容精致的脸上浮现一个微笑,拍拍她的肩膀:“你怎么在发呆啊?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可得准备好。”

今天录制的下期的综艺节目,据说来了几个明星,整个演播厅的人都忙了起来。她今天是导播助理,在一边发呆实在不合适。

苏狸想着赶紧站了起来:“我知道了。”

“别太紧张了。”lily安慰她,然后突然认真地在她脸上打量了一会,“今天要不你来吧?”

“什么?”苏狸惊讶。

lily似乎被她的语气逗笑了,摊摊手:“我说,你来试试导播,我在旁边协助。”

苏狸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指挥整场,犹豫道:“我有点怕...”

“怕什么?”lily利落地打断她,“你都学了好几个月了,没有问题的,放心吧,我相信你。再说了,我在旁边指导你呢。”

“好吧。”苏狸觉得问题不大了。

“就喜欢你这干脆的作风。”lily拍着她的肩膀笑道。

苏狸的工作手段跟她的外表很不相符,比一般的职场人士还要果断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效率也高,颇有领导风范。

lily之所以对她改观,就是因为这个。

无论在哪里,有能力又会做事的人总是能人欣赏。

“lily姐,嘉宾到齐了,可以开始了。”

有人提醒道。

“走吧。”Lily边走边跟苏狸道,“就差这一个了,要不他耍大牌,早就开始了。”

这档综艺还是挺火的,主持人都是腕儿,很少有明星会迟到。

苏狸有点好奇:“谁啊?”

lily冷笑了一下:“你自己看吧,跟我耍大牌,等会儿切镜头的时候你给他切快点,镜头也少给点。”

Lily尤其看不惯迟到的人和消极怠工的人,而且这人一旦发起火来,连导演的面子也不改。

苏狸有点同情那个耍大牌的人了。

导播室跟演播厅是隔开的。

苏狸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再加上有Lily在旁边,进展得很顺利。

“快到了。”lily突然出声提醒她,“那个耍大牌人出场了,赶紧地,注意提醒摄像师,妈的第一个镜头给配舞的都不给她!让灯光师怎么显脸大怎么打光!”

“......”

苏狸有点无语,依着她的意思切了镜头,但是灯光这方面,还是下不了手。

“吃里扒外。”lily轻哼。

“姐,这锅可是后期的背啊。”苏狸提醒她,“一帧一帧地修啊。我是一个流动人员啊,一不小心就会被发配后期组啊。”

“好吧。”lily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实习生伤不起。”

说话间,苏狸将镜头切给了主角。

“夏轲?”

苏狸看着那张甜美的脸,惊声道。

“就是她。”lily一脸不爽,“演几部脑残古装剧,就当自己大牌了?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小姐妹,跟她一个剧组的。喏,就是演女二的这个小美女。跟她演对手戏的时候,尼玛抽的是真耳光啊!还NG了三次,擦,脸都被打肿了。”

好吧,看来是积怨已久。

苏狸无奈看着Lily伸手拿过对讲耳麦,吩咐道:

“二号机位注意,特写,给3号女嘉宾。”

3号就是她的小姐妹。

导演的声音立刻传来:“怎么回事?夏轲的镜头怎么这么少?lily?lily?”

lily冷艳道:“嘉宾这么多,已经在尽量多给她了。”

导演还想在说什么,lily立刻打断他:“你行你来啊。”

隔着对讲机都能感受到导演的憋屈。

所以说,不能得罪这位导播啊。

嘉宾可不知道导播室的这些猫腻。

录制完之后,苏狸看到夏轲趾高气昂地在极为助理的陪同下走去演播厅。心想要是这人看到自己的镜头那么少,还能不能这么得意。

苏狸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虽然不会对夏轲做什么,但是看着她吃瘪,还是挺高兴的。

于是苏狸收拾好之后,就心情愉快地下班了。

演播厅在电视台二楼尽头,出了门之后,是一条长走廊。电梯就在走廊中间。电视台的楼梯设计得极其诡异,七拐八弯的就跟螺旋似的,还很暗,特别是一楼。所以员工们一般都是坐电梯。

苏狸走到电梯那里时,正听到夏轲抱怨怎么不设专用电梯,被狗仔偷拍了怎么办。

苏狸忍不住翻了白眼,心想能进电视台的记者大都是奔着新闻组来的,而且这么些年,什么大牌没有来过,谁稀罕拍你啊。

想到她,本来想坐电梯的苏狸干脆绕到了楼梯方向。

结果刚刚走了几步,lily就跟了上来,远远地就叫她:

“小苏苏,等等我。”

说完后,蹬着高跟鞋快步走来,很快就到了苏狸身边,伸手搂着她来到了另外的电梯前,道:“我们去吃上次那家日式料理吧。”

夏轲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来。

她隔着墨镜看了苏狸一阵,然后取下墨镜,露出一副无比嫌弃的表情:“是你啊?”

苏狸本就看不上她,闻言一扯嘴角:“你谁啊?”

夏轲的脸色顿时就精彩得跟什么似的:“你说什么?”

她还想再说什么,电梯到了。

苏狸拉着lily走了进去。

“你认识她?”lily好奇地问道。

苏狸歪头想了想,道:“算不上,硬是要算的话,我得罪过她吧。”

lily一脸兴奋地求八卦。

苏狸拗不过她,把自己撞破她跟慕昂亲热那件事说了一下。

说完后,Lily这厮快要笑岔气了。

“你够了啊。”苏狸见她从电梯笑到门口,忍不住提醒她。

lily又笑了一阵,走到停车场时,笑容变得古怪起来。

“看,另外一位当事人。”她指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说道。

苏狸顺着一看。

“靠,晦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