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27章 别不要我_大年初壹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刘家坳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结局有些凄惨,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恶人是天收的,陆少商想拦都拦不住。

不过通过刘寡妇这次的事情,让他对判官的态度大有改观。如果人人死后有冤屈都能获得判官亲字回来疯狂复仇、滥杀无辜,那不知又有多少人冤死在亡魂手下。不过这都是地府的事,那些阴司各个身份高贵,哪容得他一个微不足道的凡人来质疑置喙?

跟阴司结下梁子,可不是那么舒坦的。陆少商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没那个胆子跟能力去和阴司叫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他管好自己跟边少泽就好了。

山上条件恶劣,前一天晚上折腾了一夜,两人都没睡好,临近傍晚的时候又开始赶路,这会儿已经累得不行了。好在这些年走南闯北,陆少商野外生存能力还行,带着陆少商占了个荒废的山洞,就地取材生了个火,打算歇一夜再走。

身边的孩子早就睡着了,枕在他的腿上睡得安稳,呼吸均匀。陆少商看着他,恍然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时候边少泽还很小,小得他抱在手里都觉得轻得没分量。

那是边家刚出事的时候。

老来得子的边老爷欢喜地派人上山请他给小少爷增添福禄,岂料还未开坛作法,尚在襁褓里的孩子就两脚一蹬翘辫子了。老太爷惊得一口没提上来,生生被憋死了,边老爷也承受不住打击当场去了,刚刚产下孩子不久身体还很虚弱的夫人当即晕倒。

原本好好的一大家子,一天之间接连去了三个,好好的喜事变成了丧事。

陆少商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天上雷声阵阵,老天爷大发雷霆降下一道天雷直劈他天灵,带着滔天的怒火,险些把他劈到魂飞魄散。

他是天煞之命,命硬到连老天爷都收不走。

陆少商醒来的时候十分狼狈,整个人像瘫痪了似的躺在榻上一动不能动。是他师叔救了他。

一道天雷没能要了他的命,他到底还是在老天爷眼皮子底下逃了一劫,不过边家就没那么幸运了,死的死病的病。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问边家的情况,却只见乾元真人叹了一口气,搁下手上的药碗推门而出,不一会儿便抱来了一个孩子。

他怀里抱着的就是边少泽。

时至今日他都忘不掉当时的情形,小小的孩子被包裹在襁褓里,闭着眼安静地睡着,小襁褓随着他的呼吸轻轻起伏。

见着那时的边少泽,他忽然想起当年他师父捡到他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也是这幅模样?弱小又惹人怜爱,让人情不自禁地生出保护欲。

边少泽的确已经死了,天降吉星,就连他的护身祥瑞都挡不住陆少商这个煞星的一个白眼,这或许是天意。

自打边家出事到他醒来,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乾元真人费力地向他解释边少泽之所以能复活的原因,最后让他得知一个残酷的事实。从今往后他的性命就和边少泽的命绑到一块了,一生同生,一死俱死。

吉星降世是为救世而来,必须功德圆满才能重返天庭,偏偏不巧,边少泽尚未长大有所作为就被陆少商克死了,唯一能够补救的方法就是用陆少商的性命延续他的性命,两人自此性命相连,让陆少商代他积满功德。

积满功德……

听起来就是个十分漫长的过程。普通人积满功德甚至需要几世的时间,那些尚且还是小功德。吉星不一样,需得有救世的功德才算,陆少商没有那个能力,只能小功德一点一点得攒,万幸他师叔从天庭那给他换取了长生,给了他时间送吉星回天庭。

在边少泽回天庭以前,陆少商永世不得自由,哪怕是死了,也得受千刀万剐之刑。这是他的报应。

其实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什么自由。从他师叔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想过要获得自由身,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怎么把孩子带大。

他不会带孩子。这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功德可以一点一滴地攒,孩子带大却不容易。边少泽的成长速度慢的惊人。

他到现在仍记得那几百年间的日子,四处奔波流离,走遍了大江南北一点点做好事攒功德,别的报酬都不要,就为了给边少泽吃口奶。后来实在没有奶喝,又遇上大荒之年,陆少商就割了自己的手喂血给孩子,能走到现在真不容易……

看着边少泽慢慢慢慢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不知不觉对他的感情就变了。一开始只是愧疚,只是把他当做别人家的孩子,后来他们成为了最亲的人,陆少商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山洞里的干柴不多,这会儿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眼看着离天亮还有很久,陆少商轻轻半抱起边少泽的身子往火堆边上凑了凑,又解开大衣纽扣将孩子包裹在里面,一点儿睡意也没有。

能跟边少泽说的他都说了,唯有一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让对方知道,于是全盘托出之余还有些隐瞒。

那就是他所攒的功德。

跟边少泽说起的时候,他只说是自己罪孽深重,要不断积攒功德才能赎清自己的罪孽,而没有告诉边少泽真相。他也没有告诉边少泽,等他功德积满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分开的时候。

真舍不得……真的。

怀里的孩子不知不觉就有了分量,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起先只能在怀里小心翼翼地护着,后来慢慢地能扛在肩上了,也会开口说话了,他开口第一个清晰的字就是“哥”,陆少商从来没教过他,甚至在他会开口说话的时候,才恍然想起来孩子说话是得大人教的。

迟钝的男人后知后觉地想起该教孩子说话了,便受了那句“哥”,一当就当了好几百年的“哥”。

再之后他能牵着走得流利的孩子走南闯北,直到现在。

也许等到边少泽真正长大,长得比他还高要很久很久,可陆少商还是希望时间稍微过得慢些吧!只要一想到今后某一天他们会分离,就感觉到胸口一阵剜心的痛。

从边少泽说要做他一个人的专属吉星时起,他就真真地把对方放在了心尖上,他敢说边少泽想要星星,他绝对不会给摘月亮,保证对边少泽比现在还要好千倍万倍!

头一次被人重视被人珍惜,这种滋味甜蜜得让他一个大男人心里都乐开了花,心里感叹这孩子没白养。

火光不知不觉就暗了下来,等陆少商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恍然发觉山洞里已经很暗了,外面的天依旧很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天亮。

他估计是睡不着了,心里头揣着密密麻麻的大小琐事,丝毫睡意也没有。高兴完了边少泽这边又愁起了白衣人。

神秘兮兮的男人戴着个面具生怕人认出来,可陆少商揭了那面具,依旧觉得自己不曾见过那人。可看对方的说话态度,似乎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种眼神……

非要形容,陆少商会觉得对方那是看到亲爹的眼神。惊喜中带着丝丝的敬畏,这点从对方说话的语气跟措辞就能感觉出来。

灵元。他的道名,约摸着有个三四百年的光景没听人唤过了。可对方却直接叫出了他的道名,还是用那种极为思念的语气……

想起白衣人面具下那张好看得不像话的脸,陆少商忽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的仰慕者???

一阵恶寒涌上来,陆少商打了个寒颤。趴在他膝上的边少泽忽然翻动了下身子,在军大衣里头像小孩抱娘似的搂住了他的腰,脑袋一直往他腰上钻。

边少泽睡得不是很踏实,这一觉噩梦连连,下意识地就抱住了身边的人,这才稍许安心了些。

垂眸看着衣服里头鼓鼓囊囊的一块,陆少商自言自语了起来,“算了,胡思乱想的……”

对方没有恶意,这次还是主动送上门的,也许还会有下一步行动,说不定在不久以后他们还能遇到。陆少商只好奇那白衣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知道他的道名,跟道观有什么关系,这几点无法解疑,心里始终是个疙瘩。

正当这么想着,腰上忽然一紧。

“别走!”

原来是边少泽被梦魇住了,不知道在怕什么,手紧紧抓着他的衣服。

陆少商掀开衣服,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了头贴着他肚子的边少泽,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眉头紧蹙着,嘴巴张张合合不知道在低声说着些什么。

陆少商也听不清,只是看着孩子被梦魇住有些心疼,轻轻拍着边少泽的背给他顺气,谁料到怀里的孩子非但没安分下来,反而着急地抓住了他的手,紧紧抱在胸前不肯松开,陆少商顿时动也不敢动了,由着他抓。

他在轻声呓语,似乎一直在重复一句话,陆少商凑过耳朵去听,才听到边少泽的话。

他说,“别不要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