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为营:凤倾天下 第387章_利益使然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管家,请问我家小姐去了哪里?”小丫抬头看着眼前的文雅男子问道。这两天,秦轻羽一有空就会来陪她,虽然不能进来,但是也隔着窗户说一些有趣的事情逗她。可是今日从早上一直等到了中午都没见秦轻羽的踪迹,小丫的心里不免有点担心起来。

“入宫了。”曾管家说道。

“是陛下召见吗?”小丫追问道。

“恩。”算是吧。

冷瑜坐在马车中看着盛装之下的秦轻羽,她的眼帘微微的垂下,长长的睫毛在她白瓷一般的皮肤上印下了两道暗色的阴影。头上的珠钗随着马车的摇晃不时发出清脆的碰击声。

上次也是与她一起入宫,只是那时候她将自己弄的毫不起眼,而今日,只是稍微的修饰了一下,她便光华四射起来。

有美人在前,赏心悦目,这入宫的路倒也不寂寞了。

“王爷。”秦轻羽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平静。

“说。”懒懒的伸了一下自己的长腿,冷瑜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今夜。”秦轻羽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抬起了眼眸,“还要臣妾献舞吗?”

听秦轻羽这么一问,冷瑜才陡然想起了那日他发脾气的时候让秦轻羽答应的事情。去春风搂献舞一曲。

“怎么?你不想去?”微微的一挑自己的眉头,冷瑜反问道。

若是她说不想去,那就作罢吧。

冷瑜想道,那日也是自己冲动了一些。其实仔细的想下来,她与他一样,都是受害者。一个不愿意娶,一个也未必就愿意嫁。

那天在气头上,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出,再加上小丫在一边煽风点火,他确实是存了心的要羞辱与她。

只是这几日冷静了下来,冷瑜倒也想开了,这个女人虽然毛病缺点一大堆,不过却是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闲事,也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这两天他的头都快被童梓雨吵大了。

与童梓雨相比,他倒宁愿与秦轻羽在一起。至少一点负担都没有。而且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和她说话,有的时候还蛮有趣的。

想下来,自己反正也不会再爱上什么别的女人,有她在身边也不错,她可以挡掉那些妄图再成为宁王妃的女人们,他落了个清静。当然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童梓雨除外。

一想到童梓雨,冷瑜就头痛。

“只要王爷能信守承诺,臣妾愿往。”

“随你。”冷瑜转过了目光,她真是个死心眼啊,怎么就不会和别的女人一般撒撒娇什么的,那他就可以顺着台阶下了,她不用去那种地方抛头露面,他也可以给自己找个理由。

马车摇摇晃晃的入了宫门,到了东华门,两人下车步行,依然是一前一后的走着。

秦轻羽小跑了几步追上了冷瑜,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袖。

“还有事?”冷瑜放慢了脚步。

“臣妾有一事恳请王爷答应。”秦轻羽想了又想,还是准备说出来。

让随行的太监宫女远远的避开,冷瑜带着秦轻羽走到一处无人的角落里,“有什么事情说吧。至于答应不答应,要本王斟酌一番。”

秦轻羽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了勇气,“臣妾自知这个请求有点自不量力。不过王爷虽然已经知晓臣妾并非真正的公主,但是臣妾确实是以公主的身份和亲而来,所以就算王爷真的对臣妾厌恶之至,纵然以后休掉臣妾,也还请王爷规劝一下陛下,不要轻易毁掉南岳与胡国之间的盟约。”

南岳毕竟是生她养她的故乡,她虽然身份暴露,前途迷茫,但也不愿意看到胡国因为她而毁约,即使错不在她。

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从她的唇畔溢出,对于生她的故土,她能做的不多,但是只要有点希望,她还是会去争取。

“这话是你自己想说的,还是有人逼你说的?”冷瑜不动声色的看着她,问道。

“只是臣妾所想。”

“你倒是通晓大义。”冷瑜看了她半晌之后才幽幽的说道。“南岳与胡国之间的盟约并非因你而定,是利益使然。”

秦轻羽怔了一怔,苦笑了起来,“这么说倒是臣妾多虑了。”

是啊,她不过一介女流罢了。

“只是臣妾不想成为两国交恶的理由。”秦轻羽说道。

“若是想交恶,不需要任何理由,只需要利益驱使。”冷瑜缓缓的说道。所谓借口都是蒙蔽世人的,但是一旦胡国想要对南岳发难,秦轻羽确实会成为理由之一。她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冷瑜顿了顿,“你放心,暂时皇兄不会拿你来做文章。因为他明明知晓你的身份,却硬是将你迎了回来。就证明,他不会先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前提是冷瑜不在这个事情上去纠缠冷昊天。

只是话他已经放出去了,借由童梓雨的嘴巴。

想来今日皇兄宣他们入宫,就是为了一探自己的口风吧。

皇兄你想做的究竟是什么?

冷瑜暗暗的捏了捏自己的拳。

九个兄弟,被废的被废,死的死,失踪的失踪,如今就剩下他和自己还有那个被幽禁起来的五哥冷凝霜,六哥当年的反叛若真是冤情,那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究竟是不是你?

明明知道秦轻羽只是代嫁的公主,却将她塞过来,明明知道以他的性子知道之后会勃然大怒,却还要这么做,为的又是什么?

有的时候就连冷瑜都猜不到冷昊天心里想的是什么。或许这就是帝王之心吧。

“既然王爷这么说,那就也意味着臣妾是不是宁王妃都与胡国和南岳的结盟无关对吗?”秦轻羽问道。

“可以这么说。”冷瑜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和亲只是做给齐国看的,也是让南岳的皇帝吃个定心丸。只要冷昊天承认,盟约就存在。

“那臣妾肯定王爷答应臣妾,过了今夜之后,放臣妾和小丫出府。”秦轻羽笔直的在冷瑜的面前跪了下去。

既然她的存在与否已经无关大局,那不如请求离开这里。

“你就是这么的想走?”闻言,冷瑜不由得微微的不悦起来,他皱了皱眉头。

向来只有他放弃女人,还没见哪个女人这么想要离开他的身边。

这次,冷瑜知道秦轻羽并非在他的面前耍什么手段。

她就是一个这样直心眼又死倔的女人。

经过了这些日子的考量,冷瑜重新的认识了一番秦轻羽。原来的一切猜度不过都是他单方面的臆想罢了。

这个女人心思单纯,所说所做都是出自内心,并非是耍什么手段心机。

“是。“这里完全没有她所留恋的人和事,秦轻羽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还真是。冷瑜的眉头皱的更深。

“想走没那么容易。”他的声音冷了下来。

“为什么?”秦轻羽抬眸看着他。

“你以为身为王妃是说休就能被休的吗?”你若走了,童梓雨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冷瑜一甩衣袖,“此事以后再说,本王并非不讲理的人,等时机成熟,本王会让你走。”抑或是将你送给上官鸿雁。

已经成为王妃想走就没那么简单。

冷瑜放缓了脚步与秦轻羽并肩而行,眼角的余光微微的瞥到了秦轻羽的面容。

这个女人在走神,他只看了一眼就可以确定。

那日盛怒之后,他确实找来了上官鸿雁问询了一番,人是他去南岳接回来的,没道理连他都不知道秦轻羽的底细。

一问之下,他才知道自己真的错怪了秦轻羽。她确实是南岳秦大学士家的七小姐,被皇后选中代替公主嫁入胡国。至于什么青楼女子之类的话,的确有点过分了。

他一贯都比较冷静,唯独在秦轻羽的问题上却冲动了一番,那般表现倒好像回到了数年之前,他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易怒,凡事只凭血性,而不考虑后果。这点叫他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

大概是因为秦轻羽是他名义上妻子的缘故吧。

他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秦轻羽走在冷瑜的身边,这次他没有甩下自己独自走到前面,不过秦轻羽已经不想去探究冷瑜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了。

她一门心思的想着如何离开宁王府的事情。

冷瑜说的对,作为宁王妃,不是说休就能被休的。

她虽然不是真正的公主,却是代表真正公主嫁来的。

正如冷瑜所说,两国联盟不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存在,也不会因为她的离去而消亡,真正影响两国关系的是两国之间的利益,不过就算两国之间的盟约不是建立在联姻的基础上,她也是个标志或者说是个符号。既然来了,哪里有那么容易走。

“喂。”见这个女人走神走的厉害,冷瑜不悦的拿手肘拱了她一下。

一脚踩在一块冰上,脚底一滑,再加上被冷瑜这么一拱,一直在想心事的秦轻羽站立不稳,朝前趔趄了一步,却没想到裙摆太长,她自己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

惨了。眼看着自己就要朝前摔在地上,秦轻羽几乎闭上了眼睛。

腰间一紧,脸颊撞上了一片柔软,没有料想之中的疼痛,秦轻羽微微的睁开了眼眸,自己赫然已经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抬起诧异的眸子,秦轻羽看到了冷瑜那张微微蹙着眉头的面容。

“走路都会摔?你没长大嘛?”冷瑜冷声说道,害的他刚才出手一捞,自己也脚下一滑。还好自己身手不错,不然今日就要出糗了。

是那个懒骨头负责打扫这里的积雪?这宫里的人是越来越懒了!

原是想说上一声谢谢的,不过被他这么恶行恶装的一吼,本来因为不能离开王府心里就别扭的秦轻羽更是别扭了起来。

又没请你来扶,转眸看到他箍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秦轻羽更是不悦。

站定了自己的身体,秦轻羽敛下了眸光,“长没长大,王爷看不到吗?”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就知道顶嘴!

“南岳的女子都如你一般没有礼数?”冷瑜放开了自己的手臂哼了一声。

“对待有礼貌的人固然是有礼数的。只是。“她也哼了一声,便转过脸庞继续朝前走,言下之意,对你这样没礼教的人,完全不用谈什么礼不礼的。

牙尖嘴厉,看你今夜在春风搂之中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原本对这件事有所愧疚的冷瑜被秦轻羽言语上一激,倒也冷笑了起来。

淡淡的梅香从白瓷杯中慢慢的晕开,弥散在暖意融融的舞凤阁,青年帝王的眼眉含着笑,温柔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为自己洗手煮茶的妻子。

一缕发丝自她的腮边垂落,在脸颊边落下了暗影。

美,真美,即便大婚已经五年,岁月并没有折损胡国第一美女的仪容,反而为她落下了一身娴静的华贵,较之当年明*人的少女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注意到自己丈夫的目光,梓容皇后淡淡的一笑,盈盈的抬眸,“陛下,在想什么呢?”

微微的收回自己的眸光,冷昊天接过了已经煮好的梅花茶,在唇边浅浅的一抿,“梓容可知道朕为何要让九弟娶南岳的公主?”

洗杯的手微微的一滞,随后马上动了起来,纤纤的玉-指捻着白瓷杯子,竟比那上等的瓷胎还要细腻上几分。

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梓容皇后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手中的瓷杯之上,“陛下自然有陛下的考量。又怎是臣妾所能猜料的。”

“九弟生性不羁散漫,却是极好的将才。朕希望他能在将心收一收,不要整日流连在秦楼楚馆。”冷昊天缓缓的开口说道。

皇后没有开口,却是在仔细的听着。

“朕准备在明年开春让九弟带着新娶的公主去一次南岳。”冷昊天微微的一笑。“既然公主前来胡国,咱们礼尚往来,按照道理也应该让女婿去见见老丈人才对。”

“陛下说的是。”皇后继续微笑着。

门口传来太监的通报之声,冷昊天的眉梢一喜,“九弟来了。”

大步的走入舞凤阁,冷瑜和秦轻羽并肩跪在了冷昊天的座前。

按照规矩见过礼之后,冷昊天招呼着自己的弟弟做到自己的身边。当他的目光不经意的划过秦轻羽的面容之时,不由得微微的一怔。

她。

这是南岳和亲来的公主?怎么与上次见到的几乎完全是两个人?虽然他也对秦轻羽那日在宁王生辰宴会上的亮相有所耳闻,但完全没有猜料到一个人竟然可以展露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样貌出来。

明如皓月的眼眸,花瓣一般的唇,深邃的轮廓,不同于皇后的娴静淑德,有着几分桀骜不驯的野性美,她带着倔强可是极其纯净的眼神,让人忍不住起了征服之心,却又舍不得的那种矛盾。

她的美丽与皇后截然不同,却不相伯仲。

之前所作出的种种怕是都是她的伪装。

见皇兄看秦轻羽看的出了神,冷瑜故意清咳了一声,眼底闪过了一丝不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