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花已开可果未结 第047章 我没有,你听谁说的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二王姐厌恨的声音提醒了我,脑海顿时跳出梦中景象。

一人背对我而立,一道道天雷砸在那人身上……

难道梦里的人却是玉清夕吗?我不禁打了个激灵,视线心痛地落向玉清夕,然而,他已经将开化城那条盘龙河移至雪山脚,蜿蜒的河流静静地流淌着。

三界众人纷纷奔下雪山,并且一路取下挂在树枝的河灯。

有人燃起火色子,一时间千姿百态的河灯被点亮,一个个河灯寄托着亲人的希望流淌进河流。

这一画面是颇为壮观的。

我不能一直注视着燃放河灯的亲人,便拉回视线,此刻才是我与魅流年最重要的时刻。

聚魂鼎静静卧在哪儿,蓝盈盈的光雾汇集在鼎口,如同一个个幽灵。

罗池鱼首先走近鼎,并将她手中持有的龙脉之气瓶子一个个打开将龙脉之气缓缓注入鼎。

尔后,紫穗也离开御傲天走近鼎跟着罗池鱼做同样的动作,紧接着月牙儿,顾渊也跟上,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照做。

魅流年放完河灯回来,也开始将龙脉之气注入。

当龙脉之气注入得越多,鼎口颜色越来越深,到得气息注完,鼎口已经有些耀眼了。

我仿佛看见了一个个怨灵汇集在鼎口。尔后,一个个怨灵吸食着聚魂鼎的龙脉之气,我就看见先一道蓝白色的魂灵“咻”一下飞进三界众人堆里。

再接着,便有欣喜的声音的释放而出。

“哈哈,我回来了!我魂魄回来了!我自由了!”

同样的声音渐渐多了起来,我心里如同流淌起了温暖的河流,别提多舒心。

不是一个个都想看我与魅流年的笑话吗?可是我们成功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在一起,不用再各自有归属。

我欣喜地瞧向他,他也同时瞧向我,眼里禽着不一样的情动。我也被感染了,情不自禁地将手伸给他,他紧紧握住,仿佛要把所有的力量传输给我。

一条温暖的河流徜徉在我俩胸臆间。

罗池鱼也带着激动的对我俩恭喜了一番。紫穗已经忍不住奔向了回归魂魄的御傲天身边。两人满满的小儿女情态。

所有失去魂魄的亲人全都魂灵回归本体,整个雪山山顶山脚竟是激动画面,激动的泪水仿佛要把雪山淹没。

秋枫洛却道,“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不过是个开端。”

说完这句高深莫测的话,他自带着他一行人走下雪山。

我实在不知他为何会说出这话,想要询问,他却走远了。便暂且弃了他,将众人劝了一回,该回哪儿的回哪儿。

然后我实在忍不住,走向纳兰馨儿,向她道,“纳兰妹妹,听说你自小便戴着一块白水晶,大家都说好漂亮,怎的不见你戴呢?”

纳兰馨儿条件反射地缩了缩身子,戒备地盯着我,“没有!你听谁瞎说的?好了,我们这一族也该走了。我父亲魂魄回归了,你别想我会感激你!”

然后恨恨瞪我一眼,招呼她的商尼笑大摇大摆地走下雪山,也不管她父亲。倒是纳兰清梦一边挽着父亲,一边依着素情殇向我走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