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界艰难,女配师尊请绷住 第六章 收拾,点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感受到阎御开始极力挣扎,凌幽面上轻飘飘的看了他的眼睛一眼,用力气将其箍的紧了些,不然他乱动。不过虽说小孩脸上有些脏,可是架不住眼睛水汪汪啊,凌幽的血槽似乎噗的一声-10000HP。赶忙收回目光,捻了捻想要揉他脑袋的手,还是克制住自己,没有温度的道,“别动。”

阎御见挣脱不开,况且身上说不出来的没力气,不像是累的那种,更像是。

阎御浑身一颤,没有金丹,体内储存灵气的法宝也没有了!怎么回事,运不了功!

凌幽看怀中阎御的表情变来变去,到底是不好意思吧,边用法术将其外伤治愈好边耐下心道,“没关系,不会脏。”顿了顿,“我看你我有缘,你可愿跟我?”

阎御这才又看向抱着自己的女人,待仔细查看后,眼中震惊、厌恶、愤怒喷涌而出。

这女人不是已经死了么!自己亲手杀的,不可能有生还的机会!不对,这个人气质不一样,这人是谁!还有,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阎御逐渐开始感受到脑中一阵阵的疼痛席卷而来,皱着眉忍耐,却不想身体到底受不住,靠着凌幽彻底昏睡了过去。

凌幽一直没有得到回复,低头一瞧。

好啊,睡着了?果然还是个凡人!哼。凌幽颇有些无奈,将小孩外伤口全部治愈好,小孩子才抹平了皱着的眉,凌幽抹了抹额头出的汗。

看来以后有人陪自己了,这是自己喜爱的男主啊。挺好的。凌幽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月亮,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如释重负般眼底划过了一丝欣慰。

凌幽低头看了看怀中的男主,即使身材瘦小,脸蛋却仍旧有点婴儿肥,脸上的污渍也掩盖不了美人胚子的底子,整齐微弯的眉毛,翘长的睫毛,高挺娇小的鼻子,和粉嘟嘟的小嘴唇,凌幽在内心中感叹,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呀!没忍住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捏了捏阎御的脸蛋,嗯,手感也太好了!只是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没有表情的女人恶狠狠地似是跟小孩有仇。

另有暗戳戳腹诽,阎御艳遇,这小屁孩这么小就叫这个名字,看来收徒之后得给他换个名字叫,不然自己分分钟没忍住崩了人设就不好了!

不是凌幽不想给小男孩个净术,实在是自己这么多年也没用这种方式给自己过,通常净身都是沐浴的,沐浴才有的舒适和快乐,一般小仙是不会懂的。于是这会儿也是麻利的忘记了,只想明早便寻个客栈给这孩子梳洗一番。

就这个姿势,待天边亮起一丝朝霞,看阎御仍旧沉睡着,凌幽先施法将小男孩飘在空中,器皿收回,将帷帽戴上。

只稍微顿了一下,凌幽还是撤回灵气,将闫御抱回怀里。虽说已经6岁,可是闫御长得实在太像3、4岁的了,对于凌幽来说没有什么重量,也不知自从曾收养他的老乞丐去世以后,他是怎么过来的。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由于天刚亮,街上摆摊的虽不少,行人却不多,且摆摊的还没有忙完手中的事,没有正式开业,所以并没有很吵的叫卖声,凌幽疾步行走,希望让闫御能尽快睡得舒服些。

凌幽刚跨进一个客栈,一阵安静。在此歇脚的一些平民百姓,全都看向了门口,纷纷睁大了眼睛,这是从哪儿来的仙女呀!

凌幽无视别人的目光,向着柜台那边走去。

“小二,来间总统…甲字号房。”凌幽眼睛向右瞟了一下,有点尴尬。想学电视剧里不差钱的大佬来个总统套房来着,差点嘴瓢了。

店小二这才回神,赶忙向凌幽面前凑,点头哈腰连忙在前带路道,“客官,您这边请。”可是眼睛怎么都没有离开过凌幽,看了看她怀中的孩子,这孩子怎么这么脏,也不怕脏了仙人的衣裳,“客官,小的替您抱着吧?”。

凌幽看了一眼闫御,薄唇轻启:“无妨。”

小二也不多说,怕累着客人,赶忙带领着向楼上走去。

就说这小二光看了个帷帽女子就这般失神,若是凌幽将帷帽摘下,是不是又来一个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待小二与凌幽消失在三楼拐角处,大堂中的众人才回过神来,也只嘀咕了几句遗憾没有看到脸。

“老大,你看这妞……”一个身材瘦弱、脸部轮廓尖细、身穿青灰色的看似30多岁的男人,向旁边的老大低声说着。

这老大,长相较为粗犷,留着占据整个下半脸的渣胡子,身材壮实,透过外衣都可以看出这男人练过几年的功夫。翘着二郎腿,手中时不时往嘴里扔着花生米。听罢,眯了眯眼睛,斜看身边小弟一眼。

斥道:“闭嘴!这女的不一定好惹!”

说实在话,刚才那女子一出现,自己整个心就扑通扑通跳,这么个美人,真真是这辈子都没见过。

只是一个这样绝色女人,孤身就带着一个孩子出门,况且,一身气质不是一天两天装出来的。要想掳了去实在有些麻烦。

“大哥,这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一女子和一小孩,定是谁家的小姑娘未出阁就耐不住寂寞未婚生子。况且,啧啧,出门在外这身打扮,可不就是想招人怜爱?嘿嘿,大哥,你何不屈身就收了那女子体验一番,这恐怕还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呢~”那尖酸刻薄的男子猥琐的笑了笑。越说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极了。

老大咂咂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片刻后,拍了拍兄弟的肩膀,“行啊兄弟,有大哥的,就少不了你的。””

凌幽到达屋内走向床边将小孩子放在柔软的大床上,用被子给阎御仔细盖好,店小二在凌幽身后瞧着,在盖被子的时候,嘟囔了一句,似是对这浑身脏兮兮的小孩子有些不满,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凌幽也意识到了这问题,身上的衣服也有些脏了,凌幽转过身面对小二,假装从衣袖中实则戒指中拿出一锭银子,这是二师兄特意嘱咐出门要带上的,实际上凌幽都知道的好嘛!将银子给了小二道,“半个时辰后将沐浴的东西、与清淡点的饭食送来。”

“哎!得嘞,客官您稍等,小的这就去准备。”看到一锭大银子,店小二笑眯眯的忘记了之前的不满,将银子接过便走出房间,顺手掩好了门。

凌幽在小二走之后,先用净身术将身上处理干净,现在是非常时期,凌幽有事要出门一趟,自然没有条件去享受一番。随后,将剑幻化出来,背于身后,这才出门。

凌幽刚走不久。

“唔…呃…”诺大的房间里,两米多宽的大床上,只见阎御皱着眉头、冒着冷汗,似是想要醒过来,却怎么也挣脱不了。窗边的风呼呼刮着,传来阵阵木板撞击的声音。

“啊!”细小短暂的一声惊呼,阎御睁开了双眼,眼珠似被一团黑雾围绕着,阎御喘着气好一会儿才平息,瞳孔逐渐恢复清明,映入阎御眼帘的是青绿色的床帐,身上感受的柔软有些不真实。

阎御发现身体没有痛觉,只是有些累,似是打了一场极难打的杖。向左边转了转脑袋,阎御看到的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那儿摆着一章大木圆桌和两个木椅子,耳边有些嘈杂,就像是身处闹市之中。

这是哪里?应该是被人救了?

阎御慢慢起身,将被子掀开,微微一愣,这手…阎御揉了揉太阳穴。

呵呵,是了,自己已经重生了,这会儿还是6岁呢。阎御嘴角微勾。

应该是重生吧,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看来天不亡我。

昏睡这段时间,自己恢复了所有记忆,前世的、今生的。只是,那个女人……跟上一世长相一模一样的女人,呵 ,看来这一世又是来“收我为徒,悉心教导”的吧,虽说提早了不少时间,况且在气质上总觉得不一样。

上辈子自己可不是在那里被这个女人捡到。回想那时,她当初那么迫不及待的将重伤的自己带回凌剑山庄收为自己的内门弟子,随手扔给手下管事之人收拾,平时也只有急切的要求自己精进,平时生活从来不重视,就算自己偶尔与门下众多弟子之间打架斗殴,也没有见她一次的慰问甚至看望,想来那时候是有端倪的,自己也真是蠢,这样一个路人皆知心怀诡计之人,当时自己不懂得分析,居然还怀着感恩之心,为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与教养之情。

那时每次例行召见,从300米开外都能感受到的暴虐威压,还天真的以为是哪儿个师兄师姐惹她不高兴,却没想,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再后来,她的“完美算计”......呵。

只恨自己还太小,什么能耐都没有,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阎御似是有发泄不完的怨恨,右手握的紧紧的。

“咿呀~”从凌幽的视角看,阎御就像是被忽然开的门吓到了,睁大湿漉漉的眼睛看向自己。

啊啊啊,男主醒了啊,睁开眼睛的男主更可爱了啊!

凌幽在门口顿了顿,帷帽下的嘴唇微翘,手中拖着一件暗红色绣着花纹的男孩衣衫,在上面又放着一个圆形玉佩和一双鞋,边走进屋内边对阎御道了一声“醒了?”。将门关好,凌幽将剑取下放在桌子上,思考了一会还是将帷帽取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