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十八春 第40章 玉石俱焚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15日

听到紫心的这番话,许多雪衣门的弟子都为她的义气为感动,停止了逃跑的步伐,但仍然有一名紫衣弟子名紫中的,仓皇而逃,紫心一见之下,从腰间拔下一枚金花,嗖地一声射向该女子,紫中既然身列紫衣之列,武功自也不弱,听风辨位,头一偏,便躲过了紫心的偷袭,回过头来说了句:“大师姐,你就饶了我们吧,给大家一条生路。”一边说,一边用拂尘扫去紫心连绵不绝飞过来的暗器。紫心在暗器上的功夫实在是高人一等,其他同门师妹都望尘莫及,这回暗器的袭击既有虚招,又有实招,方位变幻莫定,实看得眼花缭乱。须臾,这名试图逃跑的紫衣弟子,便身中七枚金花,分布在人体七个重要部位,无一伤口涌出鲜血,却登时倒地气绝身亡。仅仅是为阻止师妹们弃师而逃,便下起毒手,手法干净利落,无半分迟疑,紫心的武功之高,心地之狠,让旁边的人都吸了口冷气,顿时木然不动,脸色发青。

“好,非常好!”安玉堂也为她的狠辣聂住,拍掌叫好。“但是,姑娘,如果你想殉教,我也不会拦你。今天就让雪衣门一举覆灭吧。”

这话听来绝非狂妄。武功不可一世的莫剑萍都被封在泡沫里,何况她下面的弟子呢?

“雪衣门的掌门败在你区区一个怪物的手里,实在是本门的耻辱。今天即使全派的人都丧命在这里,我也无怨无悔。”紫心一番话掷地有声。旁边的人无不动容。

“晴天云梦阵!”紫心号令群姝。一张俏脸威风凛凛。

“且慢,此事皆因我而起,”一直沉默的炽璃突然发话了,“要不是我背叛安玉堂,带领你们进谷,安玉堂多年的心血也不会毁于一旦。而莫师太为了救我,被囚在珠帘绮梦里,现在生死不知。我万死难辞其咎。”说完,炽璃背对着安玉堂,啜泣起来。安玉堂与她朝夕相处了几十年,虽然实际上感情淡薄,但看见她哭泣,心还是稍软了下。“嘘……”炽璃发出这声响,还留存的黑蛇听到集合令,纷纷涌进来。这蛇少说也有五百条,以同样速度游过来,彷佛黑色的海浪涌上岸一般,实在有点骇人。不过雪衣门的女子们受到紫心的威严的压迫,都不敢挪动脚步,当然,这些黑蛇也训练有素,都只在人的脚步几步之外游动。

此时炽璃刚好面对着紫心,她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黑蛇之际,悄声对紫心说:

“跟他对打的时候,你一定不要看他的眼睛和右掌。”

说完之后,她停止了啜泣,转过身来大声说道:“我炽璃万死难辞其咎,今天就请自我了断吧。嘤……嘤……嘤嘤嘤……”说完,她便发出一声号令,只见这些黑蛇都扑到她身上,啃噬她的身体!是的,她命令黑蛇把自己吃掉。炽璃的身躯固然庞大,但几百条蛇分食她的身体,却也不是难事,须臾之间,炽璃就只剩下一具白骨。但黑蛇们仍然没有停手,继续啃咬这对白骨,如春蚕啃食桑叶一般,发出沙沙的声音。自杀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是炽璃选择了最惨淡的一种。若不是亲眼所见,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惨烈的死法,居然有如此烈性的蛇。

安玉堂也是第一次知道炽璃最后一个号令的含义,想去阻止,却根本来不及。变化来得太快。但是私心里,他是觉得释然的。终于摆脱了这条蛇的纠缠。他终于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待他练成雷阳神功第十层之后,他便可以号令天下,一统江湖。是以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志得意满的笑容,甚是轻松。这笑容被紫心看在眼里,不禁从心里生出一丝寒意。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更加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这些黑蛇将炽璃啃得尸骨无存之后,居然变成了白色!原本黑压压的一片海浪,突然像覆盖了一层冰雪,变成白皑皑一片。就连誓与师父共进退的紫心,也吓得不禁倒退了一步。

“这些是黑白蛇!”雪衣门里面有年长的,叫了起来。大家都“啊”的一声,倒吸一口凉气。雪衣门驻扎在这片毒蛇野兽出没之地,代代流传了很多奇蛇怪兽的传说和抵御方法。其中有十种怪兽,至今不知踪迹及抵御方法,仅仅存在于传说之中。按照诡异程度,黑白蛇仅仅排在第六位。这种蛇原本为黑色,无毒,群居,由一条雌蛇统领,智商极高,这条雌蛇通常只负责生育,但身负异秉,如果雄蛇吃了这条雌蛇,肤色便会由黑转白,同时变成剧毒。且该剧毒无解。

“大家赶紧撤!”事已至此,紫心也只能命令大家撤退,多留无益。但是她的担心有些多余,因为白蛇们忙着攻击安玉堂,无暇顾及雪衣门的弟子。紫心充分发挥了大师姐的担当,负责殿后,一望白蛇们并无跟过来,便卷起拂尘,将包裹莫剑萍的泡沫球一卷,卷了过来。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这泡沫球并不会比装人进去之前要轻,所以紫心的举动实在颇具风险性。一些雪衣门的弟子受到紫心的感染,——何况莫剑萍虽然严厉,但是对手下并不薄,也都留下来,帮忙将该泡沫球运出洞穴,另外一些人殿后,防止白蛇追过来。

为何白蛇们只攻击安玉堂,不攻击雪衣门呢?显然是受到了炽璃临终前的指示。看来她是决意和安玉堂同归于尽。

再看看安玉堂这边,情况实在惨烈。雷阳神功里面最深奥的珠帘绮梦只对有许多回忆的人起作用,对于满足生理需要为主的蛇来讲,纵然智商较普通蛇高,但也没有普通人那样深刻的七情六欲,因此发挥不了作用。平时安玉堂虽然也可以和炽璃一样指挥群蛇,但那完全是建立在炽璃默许的前提下,更何况现在黑蛇变成白蛇之后,性情大变,根本无法控制。安玉堂只得赤手空拳,跳上洞穴中的一个高台,居高临下,以掌风逼退群蛇。只听呼呼作响,掌风竟然有如秋风扫落叶般,霎时间有数十条白蛇毙命。寸断的蛇身里流出来红色的血,有雪衣门弟子不慎踩到,竟然如烈火般烧灼,低头一看,已经肿得像馒头般高。其毒剧烈如此。紫心见状,果断捡起地上的刑天斧,砍断了那只受伤的腿。又见安玉堂身边没有利器,抽出藏在裙底的长剑,剑柄朝前,剑刃朝后,掷向安玉堂。安玉堂会意,接住了长剑,有剑在手,果然方便了很多。

由于群蛇都在忙着攻击安玉堂,因此雪衣门的人得以安全撤退,撤了将近五六里,方才放下心来。而莫剑萍被封在泡沫里,无论怎么用刀劈,用剑刺,发功,都不能使该泡沫破裂。有对莫剑萍依恋甚深的人,不禁放声大哭起来。紫心倒不阻止,只是沉着脸,沉默不语。

“大师姐,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还要赠剑给他呢?”性格较为沉稳的紫月走到紫心身边,低声问。

“我固然恨他把师父囚起来,但是我见到那些白蛇如此剧毒,想想安玉堂被一群毒蛇咬得尸骨全无的样子,总是心有不忍。当然,也可能以安玉堂的武功,可以击退群蛇呢。万一他可以生还,我们又无法救出师父,也可以求下他,他念在曾经同门的份上,再想想我的赠剑之德,说不定可以救师父呢。”紫心缓缓说道,。

紫月这才恍然大悟。

“我紫心,也不是一味狠辣之人。”紫心又道,“明日我们再去那个洞瞧瞧,把紫中的尸体搜走,厚葬她吧。”说完,她不禁流下眼泪来。

其他人见状,方知她也是心有不忍之人,想想这些年的情谊,纷纷流下泪来,对紫心的归附之心大增。

是夜,她们把莫剑萍所在的泡沫球放在中堂,派人轮流把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