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高楼 第6章 卸下防备_穆戚的小说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5日

战斗已经结束,整个房屋又重新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只留下混乱而又急促的喘息声,娄钧昱和赵林已是满头大汗,筋疲力竭的赵林弯下腰用一只手抵着膝盖大喘粗气,之后干脆把□□丢到一边,瘫坐在地上,用袖子不停地擦拭脸上源源不断的汗珠,而在他身边的娄钧昱也好不到哪去,他握枪的手臂此时无比酸痛,但他并没有像赵林那样把□□扔到一边,而是把□□又重新别回了腰间,之后笔直地站着,他贴身的短袖已经湿透了,他也像赵林那样大喘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他的眼睛自战斗结束后就一直锁定在一个地方,锁定在一个人身上。

娄钧昱定定的看着在自己不远处的北琦,她安静地躺在那,早上才被娄钧昱认为明亮的眼眸此时也轻轻地合上了,她的嘴角微弯,像是在做什么美梦,她的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呼吸平稳,正好与娄钧昱杂乱的呼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娄钧昱借助昏暗的灯光看到,北琦的额头上浸满汗水,圆润的鼻尖此时也有一颗豆大的汗珠。

娄钧昱回想之前与那两个机器人打斗时的场景,在期间,他时不时地会用眼角的余光扫视一下平躺在CT机上的北琦,看她有没有被他们误伤,还有几次他离北琦很近,他清晰地看见北琦那曾经闪烁着狡黠光芒的眼眸此刻光芒尽失,她的眼睛没有了早上的生气,只留下无尽的恐惧,他那时很想用手遮盖住她的眼睛,让她感受不到危险,那样她的眼睛一定会重新绽放出光芒,他这样想着。

不过更让娄钧昱没想到的是,他本以为北琦当时已经吓破了胆,没想到她在最后关头竟能够给他们提示,帮助他们扭转战局。还记得那个时候,娄钧昱和赵林已经有些浮躁,连发数枪,枪枪命中,但依旧没有给洛杨一他们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反倒是娄钧昱他们两个,虽说没有被正面击中,但他们的体力已经完全跟不上了,赵林还有几次差点被击中,毫无疑问,如果这样的拉锯战再持续一分钟,他们俩定然会成为洛杨一和杨凌的枪下亡魂。

当听到北琦竭力的叫喊时,娄钧昱是十分震惊的,同时他又敬佩北琦临危不惧的勇气,即使是他在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危险时,要保持像北琦那样的冷静心态并且及时作出有利于战局的判断,也还是十分困难的。

不得不承认,不是他们救了北琦,而是北琦救了他们。

他看着面前这个勇敢的女孩,定定地向她走去,即使是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但他仍竭力走到了北琦的面前,亲自擦拭掉她额头和鼻尖上的汗珠,娄钧昱无法给他的行为与他的此刻的想法作出合理的解释,但他想顺应着自己的内心,这是他第一次不想也没有心思去剖析他产生这一系列动作与想法的原因。

他站在北琦身边,虽说北琦此时的表情十分的平和,但仍旧掩饰不了她长时间紧蹙眉头后留下的一点小小的印记,但这小小的印记还是被娄钧昱看到了,他抬起手,轻揉她的眉心,直到那小小的印记也被他抚平为止,他看着此时平静地躺在那的北琦,连带着自己脸部肌肉也放松了不少,这一次的事情恐怕对她的心理留下了巨大的阴影,即使是醒来也会长时间有惊魂未定之感,毕竟再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平凡的女孩,从未经历过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娄钧昱单单想起之前北琦惊恐的眼神和紧蹙的眉头,他好不容易才放松的面部肌肉又紧绷了回去。

他不想让北琦的眼睛再蒙上惊恐的阴影。

娄钧昱从裤子口袋里抽出了一只像钢笔一样的东西,他按下笔头的开关,拿着它划过北琦的额头。

“你消了她的记忆?”此时坐在地上的赵林对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娄钧昱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在他看来娄钧昱今晚的情况很不对劲,娄钧昱先是看着洛杨一载着北琦离开停车场后,一路紧逼,眼睛一个劲地盯着洛杨一的车,也不看路段,有好几次都快跟其他的车撞上了,看得他是心惊胆战,接着是打斗的时候,娄钧昱的眼神一直到处乱瞟,也不知道要看哪,是嫌自己的枪法太好了吗?害得他自己几次差点中枪,最后就是现在,打斗已经结束了,但娄钧昱那家伙又一脸沉痛地走向北琦,好像北琦快要死了一样,然后又一个劲地盯着人家女孩子看,一会一脸轻松,一会又满脸纠结,看了会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他的“消忆笔”把人家的记忆给消去了,现在又一脸解脱的样子,弄得他二丈摸不着头脑。

娄钧昱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而当事人娄钧昱则直接无视赵林这种明知故问的行为,静静地看着陷入沉睡的北琦,过了会儿,他淡淡地说道:“我们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而且她也没有必要记住今晚发生的事。”

这是娄钧昱第一次不想让好友赵林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赵林想想,也对,他们的身份万一暴露就麻烦了,这会牵扯出一系列人的安危,这种险还是不要冒了,并且今晚的事对北琦来说肯定是噩梦般的存在,忘了也好。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赵林将问题抛给了娄钧昱。

娄钧昱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城郊的一座废弃的房屋,屋子不大,一架CT机几乎占据了整座屋子三分之二的空间,而且之前在门口时,他发现这屋子周围都有被拆除的痕迹,空留下这间还来不及被拆除,他判断,这四周应该没有什么人居住,要不然洛杨一他们也不会选择这里作为他们动手的地点。他想了一下,看向赵林:“我们先把北琦带走,明天带齐工具后再到这里来勘察一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赵林点点头,表示赞成,接着单手撑地站了起来,顺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看着娄钧昱,将头偏向门口的方向点了点,“带着她,走吧。”说完,就大步离开了这个差点让他丧命的地方。

娄钧昱看着赵林离去的背影,随后又将视线停留在了北琦身上,轻轻地托起她的背,打横抱起,动作之轻柔好像生怕把她从睡梦中吵醒了一样,接着深呼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紧促的呼吸,迈着沉稳的步伐带着北琦离开了这间废弃的房屋。

当北琦睁开眼时,她发现,她正在一辆车中,这个判断使她立马警觉起来:她很可能被洛杨一挟持到了这辆车里。北琦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她吃力地用双手撑着座位,想坐起来。不过这微小的动作还是让坐在前面的两个人察觉了,北琦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坐在副驾的人渐渐转过身,她紧张得都忘了呼吸,她握紧双拳,随时准备跟他们拼命。

不过当赵林的面孔清晰地印在北琦的眼中时,那充满警惕和恐惧的眼神立马被震惊取代了。

难道,她在地下停车场时被救了?

有了这个判断后,北琦彻底放松下来,她的各种感官也开始正常运作,她首先闻到了一股浓重的汗臭味,这种味道是从三个方向聚集到北琦的鼻腔里的,有来自自己的,还有来自前面两个人的。接着一种黏腻的触感告诉她,现在不仅是她的双手,就连她的后背也被汗水浸透了,她竟然被吓出了那么多冷汗,这下,北琦有些尴尬,今晚就只是电梯坏了,又到了地下停车场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而已,就把自己吓成了这样,她甚至现在都能听到来自她心脏的有力而又急促的跳动,这让她有种心有余悸之感,看来她的胆子是越来越小了,就这点小事都能把自己吓成这样,她也是很不容易的,她在心中小小地鄙视了自己一下,不过她还是很好奇,在自己昏迷期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好像看到了北琦询问的眼神,赵林很好心的担任了为北琦解说的任务,他侧了侧身子,将头部完全暴露在北琦眼前,看着她:“我跟钧昱本来是出去有点事要办的,哪晓得他的车突然出了点故障,我们将车暂时停在了你们公司的大楼底下,你们公司的保安为了你们员工出行的顺畅,被办法,帮我们把车挪到了你们的地下停车场,说来也巧,我跟钧昱把车修好,就看到你晕在路上,身后还有一个人,那家伙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跟钧昱就见义勇为了一次,费了好半天劲儿把那家伙给打跑了,然后又把你弄到我们车上,直接把你载出来了,”接着赵林停顿了一下,伸出胳膊,放到北琦面前,十分委屈地说道:“为了帮你,我可是被那家伙打的挺惨的,看,胳膊都被划伤了!”

借着车中的灯光,北琦看到赵林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长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从手腕笔直地延伸至肩膀,他衣服的袖子也被划成了两半,这一看就是被利器所伤,这让北琦顿时心生愧疚。她紧抿着唇,不敢直视赵林的眼睛,她只是看着赵林胳膊上的那道血痕,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感激和歉意。

“真是对不起,为了救我你伤得那么重,你们的医药费我来出吧。”她这时的声音也比平时小了不少。

娄钧昱看着赵林幼稚的行为,皱了下眉,但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那次攻击差点要了赵林的命,当时杨凌的激光弹沿着赵林的手臂直逼眉心,要不是赵林反应快,他的眉心一定会多出一个血洞来,那他也不会在这里生龙活虎地对着北琦诉苦了。但当娄钧昱通过后视镜,对上北琦那对被内疚充满的眼睛时,心中有些不忍,他白了赵林一眼,安慰北琦:“别听他乱说,我们都没事,他的伤看起来吓人了些,实际上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救你完全是我们的想法,你没必要内疚个什么。”

北琦没有想到,看起来如天外谪仙的娄钧昱还有如此亲切的一面,他和赵林救了自己不说,现在又好心地安慰她,不让她有什么心理压力。反倒是自己,之前还对他有些偏见,认为他没什么礼貌,但现在那些所谓的偏见早就被她丢到九霄云外再找也找不到了,她感激地看着娄钧昱的背影,浅浅一笑,千言万语已经凝聚为这抹恬静而又明媚的微笑,传达给了想要传达的人。

娄钧昱通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北琦的笑容,心情没来由地好了很多,这也是他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微笑而心情大好,以至于多年以后娄钧昱仍对这一幕记忆犹新,他也仍旧记得那时看到北琦微笑时的感觉:就像初升的太阳刚照进一座阴暗的房屋,顿扫其阴霾,让人神清气爽。

娄钧昱对着后视镜弯了弯嘴角,报以北琦同样的微笑,只不过在场的三个人都没有察觉到这抹稍纵即逝的笑容,但车中的气氛却因此比之前温暖了不少。

“如果你实在想感谢我们也不是不行,你帮我们干个事就OK了。”这时赵林突兀的声音十分不解风情地响起来。

北琦愣了一下,想也不想地问道:“什么事?”

“帮我们问问你们公司像今天这样的人还有几个?”

“像今天什么样的人?”北琦的大脑一时没转过来。

“像今天在地下停车场的那个,失踪了又回来的人。”赵林用一副“你真笨”的嫌弃表情看着北琦,真不知道今晚做出冷静判断进而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北琦是不是用脑过度,傻了。

北琦恍然大悟,但反应过来后她又十分惊奇地看着赵林,这可是他们公司内部的机密,这两个“外人”是怎么知道的?

面对北琦探究的眼神,还没有想好对策的赵林准备直接无视掉,不过由于心虚,他的视线已经飘向了车窗外的夜景上。

啊,今晚的夜景格外地美啊!

就在赵林准备耍无赖来绕过这一话题时,坐在一边的娄钧昱看不下去了,借口都没想好就开始骗人家,这不明摆着要穿帮吗?还好自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为了预防这种事的发生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这会正好有了用武之地:“我们是警方的人,你们公司的员工家属来报了案,我们就是来调查这件事的。”

什么叫撒谎的最高境界,赵林觉得看看这时候说话的娄钧昱就知道了,人家现在一脸坦荡,连眼睛都不眨,声音中气十足,完全没有心虚或是不好意思,仿佛他正陈述一件事实,果然娄钧昱这人不撒谎则已,一撒谎惊人,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这个特质呢,以后骗人这事就全靠他了,赵林得意地想。

就在赵林正对娄钧昱这个撒谎高手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北琦内心最后的一丝怀疑也随着娄钧昱的话烟消云散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员工背着领导报个警实属正常,更何况她面前的这两个人刚才还救了她呢,她有什么理由去怀疑他们,而且,她不得不承认,在她清醒后看到娄钧昱他们的那一刻起,她潜意识里就已经对这两个人卸下了所有的防备。

北琦看着娄钧昱的椅背点了点头“嗯,我明天去问问。”

“嗯,辛苦你了,哦,对了,我们参与调查这件事可要保密啊。”赵林出言提醒。

北琦点点头,警察同志的要求,她肯定是要满足的,毕竟人家可是人民的公仆啊。她拿定主意,明天就去找人问问,看能不能全部问出来。

不过说实话,干这种具有保密性的事情还真让她有点小兴奋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