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入简林 Chapter11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5日

阳光暖洋洋的照在飘着的粉色的窗帘上,还有穿着白色简单睡裙的女子。她倚在阳台的扶手上,双手捧着冒着热气的奶茶,墨黑的长发随意的飘落在雪白的肩头。一阵风吹来,女子微微握紧了手中的热奶茶。看来,秋天要来了。

简林转身进入房间,开始做去S大上课的准备。

下楼梯的时候,简林看着眼前正巧下楼的林言辰,两人却只是静静的对视,片刻后简林转过头,向楼下走去。林言辰却还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好看的丹凤眼中流露的是深深蔓延的悲寂。

“辰辰,快下来吃早餐了。”简母喊着林言辰,手中仍不停地为家人端上悉心准备的早餐。

“林姨,我想起我还有东西忘拿了,你们先吃,我等会就来。”林言辰看着端坐在餐桌旁的简林,终是转身向房间走去。

“这孩子,什么事这么急呢。”简母轻声的低语一句。脸上有些疑惑,最近……感觉自家女儿和辰辰都有点不对呢……想着不禁往简林的方向看了一眼。

简林对着简母微笑着,虽然她不喜欢化妆,可是此刻她很庆幸,能用化妆遮掩自己红肿的眼眶。

“你啊,不要太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林父放下手中的报纸,帮简母舀了一碗清粥放到简母面前。透过镜片的眼睛有着浓浓的关爱透露出来。

简母脸上有着微微的红晕,很开心的喝起了粥。

简林看着幸福的母亲,也从心里为她感到高兴。自己对那深爱母亲的父亲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是看到现在母亲,只要她开心就好。

她快速的吃完早餐,微笑着和家人一一打完招呼,出门走进车库。在发动车前,她摇下车窗,看向二楼的窗口,隐隐忽忽可以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正低着头坐在床边。却是微叹一声,开车往S大驶去。

教室里有些许嘈杂传来,简林整整自己的着装,确定没有问题后,走进了教室。

教室里的同学看到她走进来,顿时传来男生调皮的口哨声。简林有些无奈的笑笑,这帮孩子啊……

“简老师,你来拉!昨天为什么请假啊?不舒服吗?”也有许多女生和男生关心的问起了简林。

她微微地一笑,“没事,昨天我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没能来,真是抱歉。”

听到这,教室里的口哨声更甚了,“简老师是不是去约会了?!哈哈,接吻了吗?”他们都很喜欢这个漂亮温和的简老师,讲课生动,又能和他们打成一片。而且,他们可是知道很多学校年轻男老师都对她有意思啊。

简林听到这微微一怔,脑中浮现出简凡那放大的俊脸,长而密的睫毛,还有……那温软的唇,霸道的吻……

底下同学看到她这样,更加热烈的讨论起来。

“我猜是教考古的高老师!”

“才不是,我看啊,是那个英语教授的独生子!”

“你们都错了!肯定是那个上次来接老师的宝马帅哥,他真的很帅啊!而且他看老师的眼神好温柔噢,老师还不承认!”

…………

简林淡然的望着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学生,要是平时讨论问题有这么积极就好了,这样想着,却只是轻而有力的吐出一句话:“对了,最近有个不错的展览啊,学校要我选几个人去帮忙呢,选谁呢……”

听到她这样说,教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谁都知道,去那就是打杂工,又学不到什么东西,反而那几天累得要死,谁愿意去啊。

简林满意的望着瞬间变得安静的学生们,“恩,好了,八卦时间结束。我们开始上课!”

学生们听简林这样说,都轻轻笑了出来,觉得简林是个可爱的老师,殊不知,以前的简林是个表面温和,实则内心冷清的人。

可是老天好像不打算就这样放过简林,正当她准备上课时,一句打扰了彻底让她乱了心神。

“打扰了,请问哪位是简林小姐?”一位穿着花店工作服的男子捧着一束包装精美的花束站在门外,向着简林询问。

原本安静的教室顿时又炸开了锅,简林抚抚额,说“我就是简林。”

那男子走到简林旁边,“简小姐,这是你的花束,请签收。”说完把手中的花递给简林。

简林签过名后,看着手中的桔梗花,心中某处像被轻轻地刺了一下。一般,别人都是送玫瑰什么的,会送桔梗的就只有……

简林脸色变了变,快速的找出了花束的卡片,一样苍劲的笔迹,却显得很端正,落款是……简凡。

“简小姐,昨天的事是我鲁莽了。可是,这也让我明白了,我喜欢你,请让我对你展开追求。”——简凡

简林看着手中的卡片,不免有些愣神,这世上只有顾凡知道我喜欢桔梗,可是……简林想起了在殡仪馆,躺在透明馆中的顾凡的身躯,自嘲的笑了笑。简林,你在想什么。

可心里有了疑问,她决定问问林父。五年前顾凡出事送进了市里最好的医院,也就是林伯父的医院,他的治疗都是林伯父亲自动手的,林伯父为人正直严谨,对我和母亲那么好,肯定不会骗我的……

简林这次却再也没有心情制止底下的学生们,上完今天的唯一的一节课,收拾好东西,就往停车场走去。

学生们望着匆匆离去的简林不禁有些纳闷,简老师在看完那个卡片后就心不在焉了,那上面写了什么吗。

简林却把车开到了林父的医院。医院的人都知道简林是院长的女儿,并没有阻拦她进入院长办公室。

“咚咚……”简林深呼一口气,轻敲着院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里面传来林父低沉的声音。

“爸,是我。”

“是林林啊,你怎么这个时间到我这了?是不是不舒服啊?”林父有些关心的问。

“我没事,爸,我来这……是有些事想问你。”简林眼神坚定的望着林父,只有她才知道,此刻她心中有多么的期待与悲伤。

“噢,什么事这么急啊?还特地跑一趟。说吧,爸一定给你好好回答。”林父扶了扶眼镜,坐在椅上等着简林问出问题。

“爸……我想问你,顾凡……他真的因为事故去世了吗?”简林说着还是不禁低下了头,她有些期待,却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

林父眼睛中有光芒一闪而过,手有些微抖的拿起桌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是啊,林林。五年前是我亲自为他就诊的。确实是伤势严重,最后不治身亡的。林林,你不会也去了他的葬礼吗。”

林父的话,让简林握紧了手,“这样啊,我知道了,爸,那我先回去了。”

“恩,林林,回家好好休息。”

“恩。爸,再见。”简林快速的转过身,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睛,走了出去。

林父仍维持着刚刚的动作,半响才走到窗前,看到简林走出医院的背影,轻声的说:“林林,对不起,我们有过承诺……”

简林失神的回到家中,借口已吃过午餐,要忙于做课件,一个人躲在了房间里。习惯性的弯起膝盖抱着,一头青丝也就这样披散开来。

屋外的阳光从明媚变得暗淡,直至完全消失。简林仍是那个动作,连一丝地方都没动过。

门外,简母端着提前做好的一份晚餐在门外徘徊。总感觉自己女儿有什么不对劲,却又说不出具体是哪。扭开房门的把锁,却发现门已经从里面反锁了。

简母有些急切的敲了敲简林的门,“林林。林林,你没事吧?锁着门干什么?”简母不禁想起了那次,简林拿着刀对准自己手腕的情形,更加着急的敲门。

急切的敲门声让简林回过了神,她急忙取出鲜少用到的眼镜带上,打开了门。

“妈,怎么了?我是因为做课件怕被打扰,才锁了门的。你找我有事?”简林嘴带微笑,轻轻地开口,想以此来掩饰自己略带嘶哑的声音。

简母看到简林并未有所异样,放下了心来,笑着说:“你看你,忙的连时间都忘了,我提前做了些晚餐,你先吃着吧,我等你爸和辰辰回来一起吃。”

“妈,我不辛苦,倒是你,别饿着等他们。”说完伸手接过有些重量的托盘,低头一看,都是她爱吃的菜。

忍住又要流出的泪水,简林催促着简母下去休息。“妈,我没事,你下去休息吧。”

“那你要都吃完啊,妈就先下去了。”

“我会的,妈。”

看着越走越远的简母,简林回到房间把晚餐放到一旁,她现在实在是没有胃口。还是等会再吃吧。不然妈会担心的。这样想的她重新坐到了刚刚的位子,脑中想着今天上午的事情,简凡……顾凡……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望向不远处摆着的电脑。

一阵悦耳的游戏声传来,简林手移动着鼠标,一点一点挪动着,终是点开了好友界面,而“简凡”正亮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