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纤履 第5章 噩梦的开始_苏三儿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5日

作者有话要说:

写的脸都肿了可怜嘤嘤。。好吧我承认,是吃的  (五)“丫头啊。”他看着我,半天不作声,只抬手抹去我扑簌扑簌掉下的眼泪。“过得好么?”他垂下眼,揉了揉我的头发。“还,还不错,就是没,没有肉吃。”我转哭为笑。他眼里有什么闪过,随后牵起了我的手:“丫头啊,去师傅那坐一坐。”“恩?”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被他牵着走了。

他的住处,依如他的性子清幽的很。我正四下打量着,背后突然一阵酥麻,刚要摔倒,又被人扶住。“这是怎么回事?”我心里隐隐感觉不妙。“丫头啊,委屈你了。”他把我轻放在里屋的床榻上,转身走了出去。“师傅!”我想动,却没有力气。正在我等得焦急万分的时候,门被推开,“师傅!”我被困得很是难受。

“叫什么师傅?这么亲热。”一个女子的身影逐渐靠近。那女子的脸映入眼中,我的心猛地一跳。“孙苓?”我震惊的开口。

“那日叫你逃了,也算便宜了你。今日,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她脸上挂着纯真无害的笑容,笑容下是真真切切一颗歹毒的心。这么说是师傅他。。我愤怒的大吼着,挣了全身的力气翻下床,脑子一阵迷糊。

“我要杀了你这贱人,杀了你!”我大口的喘着气。“这话应是由我来说才对,不过杀了你只怕脏了我的手。”她得意地将两只手在我面前晃了晃,“啪啪”我结结实实挨了两巴掌,脑中却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死在她的手里。

“你打得再响,又有什么用?你终究是个贱人!”我冷笑着。“贱人也比你这条狗强!”她紧捏着我的下巴,放大的那张恶心的脸直叫我反胃。“这么说你真的是个贱人。”我笑道。

“墨哥哥,你还不快封了她的狗嘴?”她攥紧了拳头羞愤的说。我一直未注意他身后的连墨。“师傅。。”“丫头啊,我对不住你。”他避开了孙苓向他伸来的手,径直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今日是非要杀了我不成?”心里没来由的疲惫。“丫头啊。。。”他重重叹了气,蹲下来扶我坐起:“不然有什么办法,解我身上的毒?”他的手轻抚上我的脖子,我浑身颤抖着,忽然想起了那个珠子,连忙大喊:“公子!公子!”连墨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向后看了看,并无人回应,我绝望了。

“师傅,我不是没有想过我是怎么死的。”他正用力的手顿住了。“我也许是饿死的,也有可能是冷死的。当然最好是病死的,老死的。但死在你手里,我是真的没有猜到。”我并没有哭,只是缓缓的说。“真应了那就话,欠债还钱,欠命还命,用在师傅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身形一颤,偏过头贴着我的耳根小声说:“丫头啊,师父怎会害你。”我正恍惚着,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便见孙苓直挺挺躺了下去。约莫是昏过去了。

连墨飞快起身,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我,我心里一暖。“雀儿!”来人正是公子。“公子公子!”我咳了两声。一把剑突然向连墨刺来,屋内空间太小,他来不及躲闪被生生刺穿了左肩。“师傅!”我着急的想起身,可恨浑身无力。“师傅?”公子一怔,将剑快速抽出,连墨肩头顿时血流成注,血的颜色,却中和着淡淡的黑。他连眉头都没蹙一下,转身对着我说:“是你的朋友啊。。”话音未落,便倒在我面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