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祸世 > 第159章:逃神矢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5日

身体挣扎扑腾,宛如溺水。

而玄中世更为惨然。

在少女的面前,他第一次如此柔弱--她会不会嫌弃他?而且,会嫌弃死。

他的耳朵内,也是小锤在一下下地打击。

但是,这种力道很直接,很霸气。

眼前几乎是浮光掠影。

他的脑子迅速疼痛,涡旋撕扯着什么,让玄中世心力交瘁。

他想挽回些什么,最终只想冷笑一声--“颌天,她已抛弃他了吧?”

“她?她叫什么。”

想到许许多多的方面,玄中世更是觉得心底瘀堵。

他还没有想到吐血,就已经开始咳血。

“咳咳咳……”

转瞬之间,他的身体靠在树下,而剧烈颤抖起来。

因为这些咳嗽,他的气息被打乱,毒素趁虚而入,也不知侵犯到他身体的“多少层”。

深层次了,挽回不了了。

他的血,肯定再度泛滥成灾了?

他的身上,是冰火两重天!她不看罢了。

玄中世在讽刺自己,但是读不懂颌天的心。

她的心思温婉,而恰到好处地体现在少女的安慰上。

一只手,直接触碰到了他的后背上。

而那淡淡的暖意,玄中世居然被吓到了,他无从下手!他眼前的实木,这就是铁疙瘩。

但少女的手,是绕指柔。

他沉沉地随着自己的意愿走。

一团乱的脑子,也逐渐因为她安抚力量的一只手,“阵痛”被按压了下去。

这一阵阵疼痛,是毫无征兆而来的,是不间断的力道,是不可告人的隐秘

渗入自己内心的最深处。

而这些“拷打”和“折磨”,在不断地摧残玄中世的理智。

她的手宛如清风徐来,柳枝浮水。

少女眉目流盼传情,眼前是娇媚的风景。

玄中世只觉自己似一个傀儡,被她牵着鼻子走,只不过自己心甘情愿。

但是她给自己输血,就不同了。

“刺啦”一声,他仿佛听闻到些什么,眼中夹杂一抹探究。

他的眼底,仅为阴翳。

阴鸷的风,缓缓掺和眼前一汪清流,怒吼着,周围的野草也东倒西歪。

起风了。

“扑簌簌”的嫩叶落下,夹杂着松针,还有枯干的老叶。

他的口中,也不知道是什么灵药。

颌天已经为玄中世,做出多大的牺牲?何尝不是对少年濒死的悲哀,对突破命运的决心呢。

少女精细地注入血液。

她的伤口,何人知晓,刺得多深!

“嘶嘶……但是,为了玄中世,我要给他多少血?”

少女的眉宇间,满是痛苦之色。

她单手握着逐月剑柄,左腕上,一道划破细嫩肌肤的剑痕,早已顺其自然地,释放一片的血腥味。

这个会不会引来“花鸟虫鱼”?

乌合之众,变态。

不由自主,而狠心的颌天,她叹息一声。

“这伤口还不够深。”

随手,轻而易举地唤来于心不忍的逐月剑。

逐月剑的身体,是白银色的。

玄中世自然在它的身上,洒过血。

今日,颌天偶遇那威力撼天的逐月剑,心生好感,直接夺去。

是玄中世的,她怎么会意识到?

“这剑不错,居然没有人署名,是不是傻了?正合我意。”

她的声音,慵懒而温润。

“什么剑?”

他没有问出声。

因为血腥味。

他最喜清静,而血色,成为玄中世微微抵触的颜色。

不知为何。

不过他的眼前,是喂血给他的少女。

颌天别别扭扭地握住了逐月剑。

她的神情,可爱娇俏。

而逐月剑也没有办法,不去遵循少女的想法,从而保护颌天的芊芊玉手。

“玄中世,我给你更多的血喝。”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白。

玄中世不明所以,“呃呃”几声,在颌天听来,他也算是答应了,只不过一片迷蒙而已。

逐月剑往手腕上一劈,流光溢彩,剑术精湛的少女,也不知不觉地想了些什么。

“啊,我是不是下手狠了点?”

她方才发现,逐月剑被她的右手一丢,到左臂上,是很暴戾的,也是血性的随性。

不过,她真的可以改变玄中世的命运?他早已是奄奄一息了,不知道该怎么去挽回他。

颌天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她的伤口,怕什么?

还不如玄中世的重伤,致死率大。

血液迷漫而来。

她的身体内,感知冒出。

以及被砍断了大动脉的冰凉,一时间的心慌,都让颌天一动不动地候在原地,意味深长地望着玄中世。

血因为她这样一割,马上滚滚长江东逝水,变作一条溪流,很快顺顺溜溜地淌下,是赤红色的淙淙!

这是颌天满不在乎“玩一玩”后,获得的成果。

最终居然成为眼前的样子,血雾喷射。

血气荡胸,颌天“啊”地一声,自己的身上,玄中世赐予的那一块玉,照旧产生反应。

命中注定的修复,它和颌天,也好似立誓,羊脂玉价格不菲,可不是吹出来的。

而它瞬间,化作了一层泛白的奶色光晕,是玄中世最熟悉不过的光环了。

他发现口中血液温度恒定,而身上更似被暖融融的东西包围,很让他安心起来。

最终则并无犹豫。

“这是谁--是你吗,逐月?”

逐月?

颌天莫名其妙地瞅了瞅手上那宝剑,还有自己。

他……他这是看错人了吧。

“逐月是谁?”

她没有半点的醉态,眼也夹杂了一抹清明,对准眼前莫名其妙发话的少年。

“嗯,就是--就是你啊。”

他语无伦次,声音也产生一种魍魉魑魅的感觉,调子很是怪异。

而好似鬼哭狼嚎的笑,他的脸成为了大花脸,容颜被掩盖在油彩内,越发显得自己与众不同。

颌天心一软。

“这是什么逐月,我不该去管。反正,他不是我的仇人。”

玄中世救下了她--但是,他为什么吐出一个名字,是……是某个少女的?

他是什么身份?

若她和他,已经在一起。

自己不得好死。

为玄中世输血,将初吻献给他,和少年产生暧昧关系。

这一切,她都在干什么?给玄中世带去了什么?

“逐月,她是不是一个少女?”

有些愠怒,但是颌天自始至终,不敢对玄中世狠心。

她即将为他寻药,还要救下他来着。

他中的,可是剧毒?

那么,她该“讨要”报酬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