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神棍 第23章 红莲业火_大年初壹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5日

烈焰染红了半边天,熊熊烈火燃烧下的村庄竟有种近乎残酷的美,此起彼伏的呼叫声不断,穿透四肢百骸渗透灵魂般让人惊悚到颤抖。

陆少商赶到村子里的时候,赤红的焰火已经包围住了村子,远远的有村民自火海中冲了出来,一路直奔村口而去,身上燃着大火,像是怎么也扑不灭,越燃越旺。

他想也没想地就迅速脱下了身上的军大衣,迎上去想帮那人灭火,然而还没等到那人来到他面前,只见那顶着熊熊大火的人忽然软绵绵地倒了下去,顷刻间就在陆少商眼前化为了灰烬。

不知从哪来的冷风吹过,那地上焦黑的灰烬便缱绻着散了。

是业火!地狱的红莲业火!

他心头狠狠一震,像是忽然被人敲了一击,而后拔腿就往里跑,所过之处的房子里惨叫声不绝于耳,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才叫人间地狱。

原来真的有一种罪孽,让上天也看不下去,势必要将其洗刷干净,于是降下了这不灭的红莲业火,焚尽一切有罪之人。

终于找到了那所房子,业火将其紧紧包裹,火舌袭上屋顶,建筑燃烧的噼啪声让他胆战心惊。面对着能焚尽一切罪孽的红莲业火,陆少商心里有那一瞬间的胆寒,然而在想到边少泽还在里面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

他重新披上军大衣,硬着头皮就往里闯,红莲业火带着滚烫的温度包裹住他的身体,阻拦着他的视线,人影霎时间就淹没在了火海中。

“少泽!少泽!!!”

他大声喊着,眼前却是通红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身处这种情形下,他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他有罪,他的罪孽甚至不比村庄里的任何一个人浅。所以,他怕……他陆少商也怕业火。

在此之前边少泽守在屋里寸步不移,他听着陆少商的话好好看守刘寡妇的鬼魂,等她身上的符咒被消耗得差不多了,又老老实实地补上几张。

起初一切风平浪静,哪怕是待在死了好几个人的屋子里,他也并没有觉得怎么害怕,只是在单纯的想到陆少商的时候,莫名其妙萌生出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来。

就在他兀自出神的时候,屋子里的尸体上忽然窜起了火光,起初只是心口的位置,艳红的火光像是一朵红莲开在人心上,却在眨眼间消磨尽了它的艳丽,张牙舞爪地席卷开来,瞬间就将那几具尸体吞没了。

他吓了一跳,再回头去看昏迷的妇人,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刺破耳膜的惨叫声。

他眼睁睁的,看到一朵红莲从活人心上绽开,就好像是藏在人心里的火苗簇地突然冒了个头,眨眼间像是浇了油一样越燃越旺,直到将整个活人包裹在了火红的光中。

似火,但他却感觉不到烫。

才稍稍一愣神的功夫,整个房子都被火光覆盖住了,唯一一个活着的妇人顶着满身的大火朝他扑来,双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臂,嗓子里不断叫着变了调的“救我,救我”,可他却怎么也扑不灭对方身上的火。直到最后那呼救声越来越小,紧紧抓住他手臂的手慢慢变得焦黑,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突然被烧成了灰烬。

边少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甚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整个脑子里像是被灌满了浆糊,怎么也想不通。

不过顷刻间,地上的几具尸体、前一刻还活着的妇人,以及刘寡妇,全部被那夺目的火焰吞没,化作了一堆灰烬。

他站在原地,傻了一样地瞪眼瞧着四周,独身被困在了这“火牢”之中。

“少泽!少泽!!!”

一道声音把他叫回了现实,在眼前一片模糊的火光中,他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进来,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

那个身影并不伟岸,也不够结实,可他知道这个人永远是他最坚实的依靠。

陆少商身上覆着一层火,虽然没有把他烧成一个火人,但这炽热的温度鞭烤灵魂般地,让他疼到撕心裂肺,灵魂受到极大的煎熬,眼眶里顿时布满了血丝。

边少泽看到那个人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红光,穿过火墙来到他身边,大声呼叫着他的名字。

站在原地的他忽然有种泪目的感觉,直接扑向了陆少商,抓紧了他的救命稻草。

“我在这里。”

他抬头看着双眼里满是血丝的男人,心疼到难以附加。对方身上微弱的火光忽然悄无声息地灭了,在他身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真切感觉到了怀里的人,陆少商心里的石头就这么落了下来,如释负重地笑了,而后紧紧抓着边少泽的手,闭着眼冲了出去。

业火沾着他的衣服冒起点点火光,又像是遇到不可燃之物悄无声息地熄灭,边少泽讶然地看着这一切,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察觉到了边少泽的目光,陆少商心里忽然一紧,心如擂鼓。然而面对着熊熊的烈火,他仍然心有余悸,那种灼痛灵魂的滋味并不好受,足以见得活人被活生生烧成灰烬是受了多大的折磨和煎熬。

劫后余生让他意识到自己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不惧死亡,如果那业火在他身上再烧得旺些,兴许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他了。

紧紧搂着怀里的孩子,千言万语闷在心里竟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站在狭窄的村路中,看着延绵至远处尽头的大火,不禁泪目。

他捂着脸不想让自己哭得很难看,不想让边少泽看到他最窝囊不堪的模样,哭腔阵阵,“我救不了……我救不了他们……”

他埋头自责地痛哭着,深深体会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一切尽收边少泽眼底,心里的种子在不断地发芽、长大……

这世上最了解陆少商的人莫过于边少泽,不需要对方说一句话,他就能猜到对方心中所想,所以他能体会陆少商的心情。

在地狱里苦苦挣扎的不是村里人,也不是刘寡妇,更不是小宝,从始至终地狱里只有陆少商一人。他抬头仰望着头顶那些有罪的人们,心里明明知道他们都是罪不可恕的罪人,都该死,却还是不忍看那么多人枉死。他自身难保,因为身处地狱,所以不愿别人也落入地狱。

即便是那些人都得到了该有的报应,处在其中的陆少商依旧觉得自己没有尽力,他总以为自己很强大,强大到能庇护所有人,唯独忘了他自己。

边少泽回过身冷冷看着被业火包围的村庄,两侧的火光印在他眼里,那两团跳动的火焰在他眼中却冰冷到了极致。

他仿佛看到眼前行走着无数身披烈火的人,从他们的胸膛处开出了红色的莲花,艳丽的色彩终于把黑到骨子里的东西焚尽,有一种让人胆寒的快意。

“他们该死。”近乎残酷的话从他口中而出,从一个看着只有十岁出头的孩子口中所出,让人瞬间感到骨子里发寒。

陆少商忽然停住了颤抖,难以置信地看着边少泽,对方身上冰冷的气息让他觉得十分陌生。

继而看到小小的孩子转过身,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眸中的冷意尚未褪去。

“业火只烧有罪之人,他们该死,神仙也救不回来。”

这场大火持续燃烧了一整夜,天将破晓的时候才逐渐熄灭,整个村庄几乎都化为了腐朽,袅袅轻烟升腾着离去,像是带走了那些数不尽的罪孽和同样腐朽的灵魂。

陆少商呆呆地看着死寂一样的村子,一个晚上的功夫,那些熟悉的场景熟悉的人,全数化为了灰烬。

“哇啊~~~哇————”

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这死寂,旭日渐起,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陆少商突然回神,蓦地松开了边少泽的手,朝着婴儿哭声的方向跑去,在经过一处处被烧成焦炭的房子后,他终于看到了一间完好无损的房子,房门紧闭,声声婴儿的啼哭不断向外传来。

边少泽跟在他身后,看着他踌躇不决地站在门外,伸出手上前推开了那扇门进去,回头深深望了他一眼,而后敲了敲房门,不一会儿就有人把门打开了。

那身影高大,身上十分狼狈地粘着许多灰烬,眼眶通红,像是哭了很久。陆少商看着男人漆黑的手以及袖子上的灰烬,心中了然。

从屋里怯怯地走出三个年龄不一的女孩儿,躲在大闯身后胆怯地看着边少泽,以及不远处的陆少商。

陆少商不敢触及他们的目光,扭头跑出了门外,恰见几个人从小巷里走出来,来自不同的方向,有老有少,然而他们都是满面沧桑,眼神中无一例外地透露出着无限的悲凉。

“一个晚上,全烧光了。造孽啊,报应啊!”

走路颤巍巍的老人看着四处被烧得干净的房子,老泪纵横。一个村子不大不小,百十来户人家,眨眼间就被烧了个一干二净,仅剩下了小几十个人。

边少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静悄悄地来到了陆少商身边,抬起微红的眼眶,怯怯地叫了声“哥”。

陆少商像是懵了,眼神有些呆愣,全然没有听到边少泽的声音。他只知道,这么多年了,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惨烈的事件。天灾、人祸,再也没有比来自地狱的红莲业火焚村更加惨烈。

人从一降世开始,心中就被放进了两颗种子,一种叫善,一种叫恶。无论是用眼泪还是血液浇灌,都能让他们发芽长大,只是最后的果实藏在人心里,除却他们自己,谁也不知道。于是除却这两颗种子,神还在他们心头的位置留下了一样东西——红莲业火。

红莲业火焚尽一切有罪之人,罪大恶极者心中恶念的种子一旦结出果实,红莲业火就会从他们心口处开花,用最艳丽的色彩焚尽一切带走他们罪恶的灵魂……

人把这叫做报应,神将这叫做神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