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蛋定不能游网王 第9章 Ⅸ_各小伞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4日

遵守着从幼时便养成的生物钟,生田文佳的眼皮在时间走到七点的时候,吧啦睁开。

刚醒来的少女有些迷茫的转动着眼球,打量着并不熟悉的环境,动了动身体,发现全身都酸的要命。总算是明白过来,她昨天在好友家留宿了。

至于为什么会肌肉酸痛……生田文佳支起身体,看向在床上睡得甘甜的某人——昨天晚上她们好像是一起打游戏打到很晚,最后直接困的倒床上了,所以……她现在为什么是在地板上!

地上散落着零食包装袋、游戏手柄、漫画书、毛毯、遥控器等等各种杂物。

生田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一觉无梦的睡到天明。

捶着酸疼的腰,生田文佳决定先下楼喝点水来慰藉一下自己毛毛的嗓子。

令人意外的是餐桌上竟然铺满了早点。生田还在云里雾里,就听见身后一个亲切的声音传来:“啊啦嘛,小姐今天起这么早啊。”

生田诧异的转身,而那个亲切声音的主人在看见她的时候显然也惊讶了一下:“哎呀……不是小姐?”

体态微胖的女人笑眯眯的看着生田——

女孩子生了一张俏丽的脸蛋,五官精致的像是用上帝的画笔勾绘的一样。棕色的卷发慵懒的散在肩头,更是添了几分娇媚。

啊啦啊啦,真是一个可人儿。

“请问小姐您是……”

回忆起好友说过今天会有阿姨来整理卫生。生田迅速扫一眼变干净的屋子,看来就是这个阿姨没错了,于是对她微笑着点点头:“你好,我是梨夏的朋友生田文佳。”

举手投足间的大气和优雅无不显示着这个女孩子也是大户人家的闺女。

女人福了福身:“我是这幢房子的管家,冠了小姐的姓,鄙名枝子。”

阿勒?不是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么,还是管家来着?生田黑线,梨夏对自己家的事情忘得真够彻底。

“那个……该不会是我动静太大吵醒了生田小姐吧。”

“不是不是。”生田连连摆手,“我一直都这个时间起的。”从小就在这个时间被父亲拖起来练书法的她,一跪就是一个小时,已经是改不了的习惯了。

更何况,这个叫枝子的管家连走路都不带声的,被吵醒才会有鬼咧。

这样想来……她也是极宠梨夏的吧。

枝子当然没有放过生田脸上表情的变换,笑得温柔可掬:“不嫌弃的话,生田小姐可以先用早餐。”

“诶、可以吗?”少女的脸上这才多了抹孩子的稚气,“不用叫梨夏一起吗?”

“是,您可以先用。小姐一时半会儿还不会醒的。”

十分认同枝子女士的这个观点,生田毫不犹豫的坐下开始用餐。

喝饱喝足的少女立马拜倒在枝子的一双神手艺下,好感度直升,话也就多了起来。

“枝子桑,梨夏一直都是一个人住这里吗。”

“的确是呢……”枝子的语气里有丝遗憾,“小姐的父母都在国外……”

“恩,肯定很寂寞吧,梨夏。”

“不过现在小姐有了生田小姐这么个好朋友,一定很开心。”枝子掩嘴,“倒是小姐一直嫌一个人住啊太冷清,上次还说想养只小狗陪她来着。”

“那不挺好么,怎么没养?”

“哦呵呵,您真是爱说笑。小姐连花都养不活,怎么能让她养活物呢,那不是在制造死亡嘛。”

生田再次黑线。是她听错还是什么,怎么她从刚才起就觉得这位一直挂着亲切笑容的枝子阿姨在损自己的主人?

当阳光穿过落地窗撒进客厅的时候,枝子说自己该走了,并让生田替自己向小鸟游问好。

生田应着说一定。

打扫过后的屋子十分舒适,空气里还有淡淡的香气。

生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短暂的安静。

说短暂是因为没过几分钟屋子的正主就下楼来了。

小鸟游连拖鞋都没穿,晃晃悠悠的拖沓着步子,惺忪的睡眼被揉得红红的:“文佳……我头好晕……”

“不要揉眼睛!还有把鞋子穿上,头晕先坐下歇一会等不晕了再走动!”下完命令,生田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枝子阿姨温柔的表面下会隐藏着邪恶了。

谁遇见她能不头痛。偏偏又放不下,好吧她们其实都是在自找苦吃。

小鸟游晃到生田身边把自己丢进沙发里,因为刚睡醒的缘故,软软的声音带了点沙哑:“起来的时候房间变干净了哎,枝子阿姨来过了吧?”

“恩。早饭在餐厅桌上,叫我给你转达‘不要浪费大好青春在游戏上,多出去走动走动’,是这么说的。”

“嘿嘿。”小鸟游抱过靠枕乐呵呵的笑,“还是枝子阿姨了解我。”

生田看她毛毛虫一样扭过来把自己的腿当作枕头,手里的靠枕却当作装饰……哎,傻人有傻福。

“对了,听说你想养狗?”

“恩,不过只是想想而已。我肯定养不活的。”

“诶~你自己也知道啊。”

“不过我真的好喜欢狗的。”小鸟游抱着靠枕继续扭啊扭,“狗狗超可爱的。我还想如果以后有人拿只狗跟我求婚,我就嫁给他。”

没好气的推开她,生田文佳说:“你是嫁人还是嫁狗啊,别赖着不起了,去把饭吃了。”

悠闲的度过了一个上午,生田终于开始和小鸟游讨论正事了。

“下个星期回学校我们就要准备练习了。”

“练习啥?”

“乐、队、练、习。”

“诶?这么快就搞定了?”

“没错。只要找到鼓手把申请表填好交给学生会就行了。”

“顾问老师也找好了?”

“恩,拜托了榊老师说没有问题哦。”

“榊老师该不会是……那个网球部的……”

“恩,就是他!明明闲的要死还浪费我那么多口水。嘛,他也是音乐老师所以很适合啦。”

“那键盘手是……”

“二年级的凤长太郎。那孩子从小就弹钢琴了呢,所以键盘应该也没问题。啊——真是个好孩子啊,虽然好像有点为难不过还是答应下来了。”

“……”

“怎么了?”

“没、没什么。那贝斯手……”

“哼哼——”生田文佳骄傲的扬起下巴,那气势和迹部有的一拼,“我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