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夫临门:萌狐要出嫁 第二十六章 引珠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10日

哥哥给我盖好被子,再在床上注入火灵力,看我脸色稍稍好些后,立刻用万里传音蝶,默念“纯儿已救回,但她为了你那长得与你一样的兄弟,吞了你兄弟的内丹,现在,小命又吊着了,你给我火速到丞相府,另外,你这兄弟身份可不一般,你还是自己过来解决吧。”说完,将话一封,传音蝶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

再转身对银念说“墨太子。”“不用这么拘束,叫我银念就好。”银念知道夏白炎是我(我是我自己的未婚夫)的哥哥,那自然也是一家人了(少年,你哪来的自信,夏白炎可不承认你这个半道上插进来的大哥,毕竟人家是正牌的)哥哥也没太在意“银念,等下会来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龙族。”银念一抖,一模一样,不会是父王告诉他的那个母亲抢夺了冰晶而保住的那个弟弟吧!

哥哥又接着说“不知道为何盛弟没有告诉你(肯定是上一次的试探让盛弟弟对此闭口不提的,提到母亲就让银念这么激动了)盛弟也与他一同长大,也是为了那家伙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冒险一次又一次的救你,而且这个人,对我而言也是有恩的,他也是我的师弟。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如何分开的,又为何在不同的种族,但我希望,你们两个见面,的时候不要太激动了,估计就那傻龙,他也是不会清楚事情的原委的,他虽然一天很讨厌(老是跟他抢妹妹)但实际上还挺仗义的(关键时候还是出来帮忙)。……”

正在海浪中翻滚前行的银天,接到了传音蝶的传达,他幻化人形,立于海浪之巅“这个臭丫头,又去哪给我找了个长得一样的的兄弟,莫怕是遭别人骗了哟。”(因为之前银念对他母亲的抵触,让我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你银天,他也是才知道。)但转念一想,他母后的确说过他有个同胞兄弟,不过不是失踪了吗?说不定还真是他双胞胎哥哥,不过对于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哥哥,眼下那臭丫头更加重要。(不过,他们见过之后,才明白双生子的血缘之力,只是一眼,便可知晓对方的想法。)他看着脖子上烫人的项链,该死的,快点让我到达她的身边啊!

银天化龙的速度极快,跟疾风马有得一拼,只是大海状况不断,这几天的风浪尤为凶猛,他只好在水底潜行,而且前几天距离太远了,根本使用不了传送符,不过眼下看来是可以了。他已经赶到了距离龙宫五十里的海草坡,这里正好设置有到狐族的传送门,他也掏出了高级传送符(这是我拿他试药,他便坑我的符令),在门界旁,将融有我一半血液的血珠靠近符令。

口中念念有词“传!”银天化成了一阵眩目的银光,不消片刻,这束光又出现在了狐族丞相府的哥哥的屋外,银天站立在门外,虽然隔着一层结界,但他却感觉今天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一样,就好像结界里面有什么能和她产生共鸣的东西。在结界里,银念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感觉,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而且随着银天一步步靠近,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银天脾气火爆,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很想打开门一探究竟,再加上臭丫头已经生命垂危“这个时候还设什么结界啊,这只臭狐狸。”说完,带着灵力的一脚将结界踢碎,硬生生闯了进来了,炎哥哥早已见怪不怪,然而银念是第一次遇到,他听到门外的动静,当即听声辩位,将一把长剑横在了银天脖子上,银天赶紧用内力弹开,只听“叮”地一声,上好的长剑被弹开。

我惊醒,看见他俩竟打了起来“给我住手,自己人打什么打?”有点激动,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哥哥一把扶住我,将我靠他身上,再向那呆愣的两人扔去个眼刀“银天,你也太急躁了,万一伤到盛弟弟怎么办?还有银念,你别紧张,能进来的都是自己人。”“银念?”

这个名字,银天向银念那个方向看去,当他看到银念的那张脸时,他只感觉呼吸一紧,浑身的血液好像都在沸腾。银念也感受到了对面人身体的灼热,他想要去扶起银天,却也感觉到了身体上的血液的沸腾,他们俩的身体竟然产生了共鸣,他们两个受不住,纷纷倒了下来。

哥哥将我放好,用灵力将他俩扶到椅子上,看来他俩真的是双生亲兄弟了,这样的血缘共鸣,是双生子所特有的。但为什么他们一个为龙,另一个又是蛟呢?这其中又有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龙族和蛟族的恩怨又是怎样来的……现下还是先将他们两个弄醒吧,哥哥给他们两个喂下了清心丹,将他们的共鸣产生的强大热量压制下去,不一会儿,他们两个都清醒了过来。

银天先开口了“我刚刚这是怎么了?这个家伙怎么又跟我长的一模一样?”你这脸不会是假的吧,他上去捏了捏,扯不下来,还真是真的。炎哥哥拍掉他的爪子“你们俩都经历了血缘共鸣了,他应就是你的亲哥哥了。”银天大骇“他真是我哥哥,我那个失踪已久的哥哥?怎么看起来呆呆的。”

银念心中一震“失踪,母亲,好理由,这个弟弟,怕就是母亲夺了冰晶而让他失去重见光明机会而存活下来的弟弟吧。”我见他悲伤起来,带些俏皮开口了“银念,现在你有真正的亲弟弟了!”他却高兴不起来“我只有你这个弟弟,没有别的弟弟。”

银天处于暴怒边缘,本来突然失踪的哥哥出现让他猝不及防,而这个家伙还看不起他“我的哥哥已经失踪多年,谁知道他是不是冒充的,反正我不会承认这家伙的。”看着他俩,我心中也焦急万分,他们明明都有血缘共鸣了,却还不肯认对方,到底怎么了,他们之间又有什么误会?(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之间的纠葛)因为我动了气,那颗银念的内丹开始剧烈地反抗起来,连火玉床的温度都有所下降了,“你们俩,够了,盛弟快撑不住了。”哥哥大声呵斥着他俩。

他们一听是我的事情,便齐刷刷的停火了。“怎么了,这臭丫”话音还未落,哥哥犀利的望向银天,今天才反应过来,他刚才好像说的是盛弟,难不成这臭丫头用的是盛红颜的身份。他赶紧改口“这个臭小子,又怎么了?”“这还不是拜你那个哥哥所赐,她吞了你哥哥的冰系内丹,如果不取出来的话,就会危及她的生命。现在只有我们联手,将他的内丹逼出来了。”

银念有些不解“盛弟不是火系的吗?怎还需这个水系龙族帮忙?”我撑起虚弱的身体,银念大哥,接下来的话,你要保证不传出去,要是世人知道了的话要是是知道了的话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他听出来了,我语气中的严肃,起身向我走来,滴了一滴血,在我的眉心,我发誓,今天我所听到的话,一句也不会泄露出去,如有违反,神魂俱灭。“谢谢银念大哥。”而旁边的两人心里早已敲响警钟,竟然可以发这样的毒誓,想必小师妹已经在他心中有很重要的位置了吧?

万一他们发现了小师妹是女的,不行,不行,不能让他发现。我虚弱的告诉了他我双属性的真实身份,他虽然有些惊讶,但很快冷静下来“天旋老人不也双属性吗,你也可以用水灵珠来代替啊?”“不,我还是白灵的宿主,如果使用了水灵珠便会激发出潜在的白灵之力,我会非常容易暴露的。”

银念倒吸了一口凉气“白灵宿主,想不到盛弟竟然是这样的身份,但他既然已经知道,就会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然后,也有理由留在他身边了呀。”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我的睫毛都开始结冰了。“银念,引珠的方法?”哥哥,焦急的开口问了。“其实方法还是很简单的,你们两个同时向他输送灵力”他俩点点头“只不过你们只能着里衣(也就是褒衣),不然会减弱灵力的效果的。“什么,只着褒衣。”

我惊呼出声,哥哥和银天也羞红了脸“只,只,只着褒衣。”“都性命攸关的时候了,几个大男人还在意这点小事?要不就用我开始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嘴对嘴吸出来。“不行”哥哥和银天异口同声,又不能跟他说这是他们的小师妹吧,真是憋屈。还好银念看不见,否则看见他俩脸上的红晕,又该生疑了。“咳咳,银念,你先出去为我们护法,我们为盛弟引珠。”待银念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门外了,推了推门,竟已设下结界“唉,他们也太害羞了吧,都是男的,有什么可防的。

视线转到房中,哥哥和银天面面相觑,我脸上的冰霜开始凝结,哥哥当机立断“必须给纯儿引珠了。(”这个结界有隔音效果,所以银念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些什么)我的脸上已经裹上了一层薄冰,不知是被冻的,还是被羞的,脸上红红的,透过冰,竟有一种别样的美。“哥哥,傲娇龙,这样你们以后还怎么找媳妇啊?”他们头上三根黑线,不应该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吗?哥哥和银天半开玩笑的说“如果以后找不到媳妇,就将你自己赔给我们。如何?”

我撇撇嘴“哼,我现在还不想找个人来管我呢,但是你们也不能占本姑娘的便宜,你们蒙上黑布吧。我也不占你们便宜了,把我也蒙上黑布吧!”银天听到这有些恼怒“你那身无二两肉,谁稀罕呢?”哥哥却站在我这一边“就算身无二两也不许看。”银天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嘴上还是固执“不看就不看。”哥哥先帮银天系上了黑布,还狠狠地打了个死结“轻点,臭狐狸。”

哥哥并不理会他,自己也绑上了黑布。看到他俩都绑上黑布之后,我脱掉了自己的外衣中衣,剩下褒衣在身上,他们俩也很快脱得只剩下褒衣了,他俩在我前后一米距离。哥哥给外面的银念发个信号,示意他们开始了,银念也开始为他们护法。他们开始输送灵力了,我将双手平起,与他们掌对掌,左掌是银天带有一些剑茧却很安心的手掌,右掌则是哥哥宽大而温暖的手掌,火灵力与水灵力在我身体里融合,并极力排斥着那一颗不属于我的内丹。

两股力量强烈的碰撞,让我的身体开始产生极大的痛苦,我身体上的冰已经融化了,全身像在火在烧一样,汗水已经浸透了我的衣裳,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好像被拆掉然后重组似的,又疼又热,我开始往水属性的银天那靠,“热啊,热啊!”我已经被热得糊涂了,直接脱离了他们两个构建的灵力通道,扑到银天身上。

他一下子慌了,不知道手该往哪放,我身上好闻的清香味直往他鼻子里钻。“臭,臭丫头,你,你快起来。”他都被吓到结巴了。我却直直地把他的腰抱住“好凉快,还有海的味道呢。”因为我的大力动作,我去,连着那个打着的死结将它的黑布扯下来,他入眼便是一张蒙着眼满脸通红的小脸,只着褒衣,正像只猫似地蹭着他的腰,他的脸红透了,他赶紧将我甩到一旁的黑布捡起来再套在眼上,掩盖住他慌乱的眼神,却掩不住他绯红的脸。

他的手却一直轻轻地扶住我,防止我掉下去。“纯儿,你在哪?”是哥哥在呼唤我。这时我体内的那个冰丹又开始作怪,我感觉像掉入了冰窖一般,我又循着声音,将哥哥扑倒,还傻乎乎的笑着“好热乎,好热乎。”哥哥想扶我起来,却不料听到“呲啦”一声,竟将我的衣服扯坏了,还掉了两颗扣子,我调皮地想要去抓哥哥,却又不小心抓到了他蒙眼的黑布,只见眼前妹妹的衣服少了两个扣子,里衣的带子显露,一双小手还不停地想抓他。

他也慌了,一颗心不受控制地飞快地跳动着,他也赶紧将掉在一旁的黑布重新系上。带着慌乱“银天,和我一起将纯儿捆起来,不然,得折腾死他们。”银天也知道这样下去可争能会让那只臭狐狸也尝到甜头(他已经尝到了,兄弟)“好!”他们用被子将我裹成了粽子,我承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煎熬,一会“好热啊!”,一会“太冷了!”哥哥摸了摸我的头,一边为我输送着灵力“一会就好啊!”银天也捏捏我的脸(谁叫我以前捏他脸呢?呜呜呜)“坚持,臭丫头。”

其实听到我痛苦的叫声,他们恨不得替我来抗,门外的银念也在默默祈祷着“盛弟,加油,你能抗过去的。”我努力与体内的那股极寒抗争,一会儿身体里的那种不适开始渐渐消退,喉头突然一腥,我吐出一口血来,里面还夹了个莹白的珠子,那珠子“嗖”地一声穿过结界出了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