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娇养指南 第287章_别出心裁

一攻多受 2019年12月09日

“我是去年夏末就到春明城的,从时间上并非追逐他而来。他对我的怀疑可能减少,但不会消失。”燕三郎静静道,“我是个孩子,最容易受人怂恿和利用。他还会怀疑背后有人利用我,但最好的办法还是顺藤摸瓜,暗中监视我,找出他要对付的人。”

倘若风立晚抱着这个想法,就不会跟燕三郎较劲儿了,只需要监控他,等待幕后人露出马脚。

“否则他何必在我身上拍下风鸣籽?”

黄大一听:“啊?还怀疑我们哪?我还以为一劳那个什么逸了。”他挠了挠脑袋,“那今晚小主人为什么找他来?”

“找他来大庭广众之下,总好过他去春深堂寻我们晦气。只要稳住他,不让他跟我们正面起冲突,也就可以了。”千岁冷冷道,“以后我们出行,身后少不得要跟几条尾巴。我倒无妨,你们这几头黄鼠狼才是麻烦!”

黄鼠狼白天是人,夜里就变回本体。要是春深堂被风立晚派人监视,这秘密能保守多久?她也不清楚。

黄大一听,浑身皮毛炸起。他只想切断赵丰和风立晚的姻缘,却不想给老爹和弟弟妹妹惹麻烦呀。并且他虽然还有几分懵懂,却觉得这事情好似越来越麻烦,原本他只不过想向赵丰报恩,现在却连小主人也被拖下水,自己一家人更要受到监视。

冥冥中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事件进程一步一步扭成了现时这样。

他磕磕巴巴道:“能、能不能杀掉风立晚?”

回到他惹下的麻烦,鸳鸯谱把赵丰和风立晚两人绑定在一起。那么现在风立晚如果暴毙,是不是赵丰的姻缘就要另牵,这件事就解决了呢?

千岁笑吟吟地:“好,好极,这想法当真不错。”

黄大难得被她夸上一次,赧然道:“您过、过奖了。”

“你觉得,这法子我和小三不曾想过?”千岁的声音一下转冷,仿佛零下十几度,“还是你比我们更聪明,嗯?”

黄大大惊:“没,不敢!”

“既然我们打算纠手鸳鸯谱产生的错乱,就不可能不跟风立晚、赵丰这两人产生交集。你已经用过两次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了,还没认清后果吗!”虽说一饮一啄未必前定,但世事因果纠缠,那真叫千丝万缕,直接杀掉风立晚会造成什么后果,她和燕三郎都不清楚。

但这绝不是木铃铛的主人该做的事。

他们要补合因果,而不是破坏它,令它的裂缝越来越大。

黄大瞠目:“两次?不就这么一回吗?”也就是自作主张给风立晚泼了桶脏水……而已,哪来的第二次?

“撕扯鸳鸯谱也算一次。”燕三郎洞悉千岁的算法,好心给他解答,“你一个动作就解决掉风立晚和赵丰各自原有的姻缘,还不够粗暴么?”

“至于你——”她说的是黄大,“给我们惹出来这样的麻烦,回去再跟你算账!”

黄大顿时苦了脸,他还以为这事儿已经翻篇了哩。

¥¥¥¥¥

离上巳节不到五天。

春明城里的杂货店和赵丰的灯笼铺子都是顾客盈门,只愁灯笼没得卖,就没有卖不掉的。

赵丰更是加班加点,直到亥时中才打烊。

这天送完店里最后一个客人,他正要去取门板,却见外头施施然走进来一人。

这个身影,他已经相当熟悉了。

风灵昭。

“九小姐。”赵丰笑着打了声招呼。微寒的夜晚见到这个人,他心头就涌上一股暖流。

风灵昭在街角站了好一会儿,看他店里灯火通明,人来客往。有个孩子看中一盏灯,母亲带的钱少了,赵丰也很爽快地折价卖给她。

这么做生意,不亏么?风灵昭摇了摇头,这才走了过来。“你的手怎么了?”

“手?”赵丰今日忙得晕头转向,顺着她目光抬起左手,见到食指上切入皮肉三分的伤口,才赧然道:“削竹条子,不小心。”

时间太紧,他只做了止血处理,这会儿伤口上的血早就凝固,又沾了点灰,变成紫黑一片。

风灵昭从腰间掏出一只玉瓶,塞进他手里:“伤药,好用得很。”

“多谢。”赵丰把门板合得只剩两片,这才返身去后堂打水洗净伤口。涂上药,伤口清凉一片,抽痛的感觉瞬间被压下。

果然是好药。

他的手指修长而灵活,有薄茧。抹药时,风灵昭就在一边看着:“看你生意极好,是不是也有我的功劳?”

赵丰抬头,见她笑靥如花,少了平日的凝重,多了几分爽朗,不禁脱口而出:“那是自然。”

这家铺子是风家出租给他的,若无风灵昭去找风老爷子说道,他哪里能拣到这样的旺铺?

风灵昭原本只是逗他,见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下意识掩口一笑:“那你怎么感谢我?”

赵丰想也不想即道:“我请你吃饭。”

“地点任选?”她知道他本质上还是个穷光蛋。

赵丰用力点头:“对,地点任选。”

“那么现在就兑现吧。”风灵昭侧头看着他,“正好我饿了。”

“我这就关店。”赵丰心里欢喜,从后堂取出一盏提灯递给她,“提着走罢。”

佳节将至,春明城人已开始提灯夜游,水岸边星星点点,俱是灯光。

赵丰的制工一如既往的精细,但这盏灯并不是时人讲究的喜庆造型,不是花儿肥鱼,也不是棱瓜或者六角的宫灯,而是一只有角有獠牙的怪兽。可它的造型抽象,身子滚圆,三分威猛之外还有七分可爱,就连原本瞪圆的巨眼、狰狞的爪牙,看起来也格外招人稀罕。

这盏灯太特别,风灵昭拿在手里,眼睛就移不开了。她从未见过这样奇特但吸睛的花灯,可以想见上巳节那天,谁能提着它在水边走一圈,一定就是街上最靓的崽。

这么一盏灯,光是打样都不容易,何况赵丰还把细部都做到尽善尽美。这也是他生意比其他灯笼铺子都好的原因:匠心独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