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族长 第222章_夔雷部落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08日

“老兄,这是追什么呢?”

半身浮在水面上,夏拓出声对着旁边同样浮在水面上的一个武者问道。

“珞珈部落好像得了什么宝物。”

被问及的武者转头看了看夏拓,接着指着被上百人不断冲击的大船说道。

“看到没,这是珞珈部落的大船,珞珈族人刚刚在水底得了宝物,然后引起众怒了。”

“不会吧?”

看到夏拓一脸的惊骇,武者接着说道:“怎么不会,珞珈部落的珞山老头跋扈惯了,这下可有趣了。”

不会这么巧吧!

夏拓默默地对着珞珈部落赔了个礼,这么多船,自己怎么这么会选,就撞到了珞珈部落的船。

无巧不成双啊。

“可怜啊,这么多的武者冲击,珞珈部落这回是倒霉了。”

“嗯。”

回神过来的夏拓,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武者看着夏拓,不由得问道:“我看兄弟也是刚刚水底出来,怎么没有一道前往珞珈部落的大船。”

“我啊,太怂了。”

夏拓不好意思的说道。

望着夏拓一脸年轻的模样,武者顿时很有架势的说起来。

“兄弟我给你说,这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还年轻,想当年老哥我可是走过南闯过北,上等部落喝过水。”

“老哥你厉害。”

“嗨。”武者摆摆手,接着说道:“好汉不提当年勇,你看看咱们再厉害,也不跟人家化蛇伯部。”

武者这么一说,夏拓转头看到了化蛇部落的图腾旗帜。

没错,化蛇大船沉没了之后,风棱带着族人直接抢了别人的船,挂上了化蛇伯部的图腾旗帜。

“兄弟看见没,这才叫霸气。”武者转头,看到旁边没人了,轻吟道:“兄弟~~~?”

……

再次回到水底的夏拓,心中一点也不慌,刚刚看清楚他样子的可没几人,还好自己急中生智,将水之道符给藏了起来,不然可就真的要去逃命了。

不得不说化蛇伯部还真是牛x,船沉了,直接就抢别人的,当然这和他没啥关系,人家抢船是因为人家真的厉害,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己是如今还是装厉害。

回到水底后,再次朝着水底深处而去,碧水青莲还没有影子,本来这次就是奔着灵药来的,都说碧水青莲可以提高晋升神藏境的几率,夏拓自己如今也是天脉巅峰的武者了,刚好应景。

咕噜!咕噜!

水底不断有厮杀,夏拓在水下潜着,一道利箭破水而来,闪烁着寒芒,十多丈外,一位武者看到一击未中,手中的手弩再次抓出一根箭矢,朝着手弩中装去。

轰隆!

他哪里还会再给他机会,青光在拳头间绽放,缔结出来一枚青色蛟龙拳印,搅动水潮直接冲到了十多丈外。

刚刚还在装弩箭的家伙,直接被澎湃的水流击中,身子在水中横飞,然而水中的激流却没有尽头,一股接着一股,不断的撞到其身上,血水从嘴中喷出渲染了一片,一双大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如今,他的伏龙拳所打出来的拳劲,一共有九重,哪怕是如此,也不是一个普通天脉境武者所能承受的,水力直接将这个偷袭者五脏六腑震碎,死的不能再死。

夏拓来到这个偷袭者身前,看着其胸膛前的兽袍中鼓鼓的,可惜都被自己的拳劲给击的粉碎,只有一个小包袱中的一个兽头印玺没有碎裂。

这家伙应该是个路盗,他们也知道黑龙湖是个好地方。

将兽头印玺收起,他再次朝着下方潜去,至于这个家伙的尸骨,眨眼间就被一头凶兽给吞了。

……

黑龙湖中心之地,有一座数里方圆的泉眼,这口泉眼也是整个黑龙湖底最大的一口泉,多年以来,不知道吞了多少船只和武者。

而且这口泉,在黑龙湖周围地域还有着传说,号称魔鬼之眼,哪怕是湖中的凶兽,轻易间也不会靠近这口泉眼。

如今魔鬼之眼因为其恐怖的力量,让泉眼口外数里之地的水流都给挤了出去,化为了一片无水地带。

此刻,魔鬼之眼周围,立着一道道身影,浑身缭绕着煞气,相互之间迸溅着杀机。

嗡!

就在这一刻,一道湛蓝色流光从魔鬼之眼中飞出,如同一道游动的精灵,一经出现,顿时有数道身影横飞而起。

“这道水之精华是我的。”

一名壮汉从坐下荒猿上起身,手中一柄闪烁着猩红的大斧接连横劈而出。

噗!噗!噗!

顷刻间,同时起身争夺的数道身影,一个个被大斧劈出来的战气击中,倒飞出去。

湛蓝色的游龙,被壮汉抓在手中,而后重新回到了荒猿身上。

这一幕,让围在魔鬼之眼周围的武者,眼中露出了怒意,却敢怒不敢言,对于此壮汉不屑的朝着四周瞧着。

“软蛋!”

“铜斧也太霸道了,这水之精华总共才有多少,他都独霸三道了。”

“该死的,也就是大部落瞧不上,否则哪里有他铜斧放肆的资格。”

夏拓也来到了魔鬼之眼外围,先前壮汉抢夺蓝色水精华的一幕,他也看到了。

黑龙湖地下的泉眼,相互之间通过暗洞相连在一起,通到大地的更深处的水脉中,历经漫长岁月的孕育,凝聚出了水之精华。

所谓水之精华,是水之灵凝聚成宝液,蕴藏着水韵,可以用来提升实力。

而且因为是水中孕育而出的,温润精纯,武者可以一次性炼化很多,而无需担心自身承受的问题。

咕噜。

盘坐在五米高的白毛荒猿上的铜釜,将刚刚抓到的水之精华,毫无顾忌的吞进了自己的嘴中,顿时他的肌体表面有图腾神纹绽放,气息浮动,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铜斧的图腾神纹,在其赤着的上身胸膛处显化出来,而且布满了后背,是一柄有着九段斧柄的大斧头,斧头上刻画着一尊龇牙咧嘴的睚眦。

器形图腾,还是夏拓头一次见到,不免得多看了几眼。

咚!咚!

湖底无水之地震动,一头同样高大五米的白毛荒猿踏步走来,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着晶莹,背负着一名身材修长的身影。

吼!

嘭!嘭!嘭!

一时间,铜斧座下的荒猿咆哮,巨大的手掌敲击着自己的胸膛,声如擂鼓,令周围一些武者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铜大个,你还是这么霸道,当心哪一天被人砍了脑袋,到时候座下的荒猿就该还给我了。”

铜斧看着走来身影,直接无视。

很快,水底之下,一道道身影到来,有着骑乘着座兽,夏拓还看到了珞珈部落的珞山长老,带着一队武者出现,直接将一些散修赶走,在泉眼口占据了一个位置。

黑鸦部落也来了,是一位身穿黑色长袍,胸口绣着阴鸦的老者,应该是部落中的长老。

崤山南北的中等、上等部落几乎都来了,显现出来各式各样的身影,夏拓还看到化蛇伯部招揽的武者,还有三十多道身影齐聚在一起。

同样的这些人也看到了他,一个个眼中带着难以言明的眸光看着他。

如此多的武者到来,其目的不言而喻。

夏拓心中一动,难不成碧水青莲在魔鬼之眼中?

魔鬼之眼周围,人影闪烁,关系好的部落之间聚在一起,结成联盟,还有部落直接将族中的精锐战兵给带来了,强弩在手,闪烁着幽寒。

这就相当过分了。

上百战兵手持强弩,每一尊至少都是开山境战士,身负藏青甲胄,刻画巫阵阵纹,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银甲,手握银枪的青年武者。

观其兵阵中的旗帜图腾印记,是一尊独脚大牛,身负雷甲,头顶独角。

夔牛图腾!

上等夔雷部落。

这个部落可了不得,在方圆数万里之内很有名气,距离伯部也不过一线之遥,说是上等部落,实则很多部落都已经将其看成准伯部。

夔雷部落一经出现,哪怕是刚刚很是霸道的铜斧也老实的像个弟弟,他是散修,在小部落和散修面前还能耍耍威风,在夔雷部落面前,耍威风就是找死。

对于周围的眸光,夔甲视而不见,夔雷部落的所作所为,无需和他人交代,碧水青莲夔雷部落势在必得,这关乎部落晋升大计。

在边荒部落分封制度崩坏的时代,只要有实力就能够执掌大地,王庭已经管不到这片蛮荒荒野之地,只要有实力就可以开疆立族。

夏拓看着这队精锐族兵,不由得暗自点头,部落时代,个人勇武也需要在大部落面前低头,除非是强大到了可以镇压一切,否则大部落所拥有的力量,可以轻易的覆灭强者。

就看刚刚铜斧的表现,先前诸位未到,他行事狂野霸道,如今却乖得像是个宝宝,显然也是一个很懂局势的家伙,知道哪些不能得罪。

很快,夏拓看到在化蛇部落召集的诸多武者之中,有五道黑衣身影,身上的气息沉寂,若有若无之间的气息相融,有一种同根同源感觉。

这五道身影由兽脸覆面,看不到表情,站在其他武者的后面,并不引人注目。

嗡!

湖底轻震,一缕湛蓝色神光喷发而出,一下子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然而诸部降临,相互之间显得沉寂,互相忌惮,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出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