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娇妻别太甜 第204章_谁?

一攻多受 2020年02月05日

第204章谁?

假装昏迷期间,何珊珊被带到了镇子里的边缘的一处住宅的地下室。

而这里的上面居住着一对看宅的老夫妻,如何看,也想像不到这会是一处藏人贩子与被拐被抓女孩的地方。

而此时的地下室中——

地下室正被一股黑暗笼罩着,哪怕上面是白天,地下室也永远是压抑的黑。

自进入口的地板缝里,有朦胧的光线透进来,好一会儿,何珊珊才能勉强看清大致轮廓。

地下室里很臭,就跟她在夏天时去茅房嗅到的味一模一样,令人受不了!

何珊珊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忍受不住了再喘几口气,然后这种臭味更浓了,越发令人受不了。

她承认她很娇气,忍受不了这样的环境,实在是太刺激人了!

“你越是故意压制,越是忍受不了这里的空气,”一个女气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说是女气?

何珊珊已经认出这声音的主人,不就是男扮女装的陈生吗?

她转头目光投向声音的来处,没再刻意的屏息。

过了一会儿,她鼻子对这薰人的味道麻木了,反而不觉得难受了。

陈生说完这句话后,就没再开口。

何珊珊却忍不住朝着陈生那里挪动。

结果前面也不知道什么拌了她一下,她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前扑去。

瞬间,气氛莫名的开始尴尬了。

何珊珊整个都是懵的,因为她头砸在了陈生的胸口,头部传来的触感……

黑暗中,她震惊的瞪大双眼,被头部传来的感激刺到了。

“你你你……”

脑海里是陈生男人的模样,然而刚才头撞到时,分明是……柔软的,是那样的真实,也就是说,其实陈生他……不是他,而是她?!

“离我远些,疼,”陈生手脚都是被束缚的。

何珊珊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她就是被恶意报复的,手脚自然也被束缚着,坐在地上挪,技术难度有些高。

“咳,”何磊落知道自己一开口就会暴露,所以他假咳一声。

何珊珊立马寻着这熟悉的声音开始挪,决心离陈生远些,太可怕了!

她可是清楚记得看见的陈生是有喉结的,结果刚才撞击的时候……

“二……姐,你怎么也在这里?”何珊珊硬生转个弯,尝试着将手自背后的绳子里抽出来。

“咳,”何磊落再次假咳一声,示意何珊珊别乱来。

这里虽然是混着被拐被抓被卖的女孩,可这里……还混着人贩子组织的人里面!

万一乱来,惊动了外面的人,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也都前功尽弃。

何珊珊用力一挣扎着手腕上的绳子,身子又是失去平衡的一歪,砸在何磊落胸口处。

何珊珊可以肯定,她二哥是男的!男的!男的!可是刚才头部撞到的触感……

“咳啊啊……”何磊落干脆装起了哑巴,学着村里的哑巴说话。

何珊珊趴在何磊落的胸口处抬头,呆呆傻傻的。

难道娘生的是女儿,是二姐,不是二哥?

“后面抓来的姑娘醒了没?”

外面传进来声音,随即就是地下室的门板被拉开的声音。

自木质楼梯上走下来一个男人。

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