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鬼怪别过来 第137章 一步之差_魍魉姬*蓝雪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03日

卡其色的长袍,对就是这件卡其色的长袍,江月肯定这个是黄菲的东西。虽然只是见黄菲穿过几次,但是这是一件防御性的法器,还被梵旸拿来当实例专门给他讲过,所以他绝对不会看错的。

不过,现在是二十年前,黄菲这小丫头还没有出生,那穿着这袍子的应该是……

“兮语!”

“娘,你什么都别说了,我对长生不死,斩妖除魔,一切的一切都没兴趣,我要做一个可以哭可以笑的普通人!我要和国良结婚。”

江月的心里在不停的琢磨,而此时他再听那对母女的争执,忽然便明白了。这个叛逆的女儿是黄菲她妈,而那个苦口婆心的是黄菲的外婆!

所以那件属于木家的袍子穿在年老的女人身上是在正常不过的。

“木兮语!你是要气死娘么?斩妖除魔是木家女人的宿命,你以为你逃得掉么?”

“逃?对,我就是要逃!人家闺女从小玩的是布娃娃,而我呢?我从小看到的就是妖魔鬼怪,玩的就是自己的命!”

争执已经到了白热化,不过那母女却是越走越远。

而江月此时回转过头去看那两道身影,心里却想的是:好险好险,这要是二十年后遇到了,不知道这对母女会不会掐死自己。

心有余悸的舒了口气,江月是没想到他在这里会遇到黄菲她妈和黄菲的外婆,不过万幸此时她们还遇见不到二十年后的事情,不然他恐怕又要被威胁了。

收了回看的目光,江月又把精力都放在前路上,毕竟他还要给梵旸去找药。

…… ……

折腾到后半夜,江月才回了昝云这里。而真的和他想的一样,这二十年前的斟鄩城是穷的叮当响,他是拿着灵石都买不到灵药。

不过回了昝云的家,江月却见梵旸的气色又变得好了,好像已经脱离了危险。

“你怎么不休息?我今天什么都没找到,看来明天要扩大范围了。”进了主屋,江月见梵旸坐在灯下,没有调息,更没有好好的躺着,便嘟囔着说了自己的情况。

“你今天给我喝了多少血?”

而听到江月的声音,梵旸缓缓的抬起眼。

在那刹时间,江月似乎看到一抹金光从其眼眸中闪过。

“血?额,记不清了,你喝了几口吧!”

摆摆手,自己也坐下来。江月这么折腾一天真的是累了,再加上这来来去去都靠辟谷丹撑着,现在他离成仙也就差一步了。

“别找了,我的伤在恢复,看来你的血起作用了。”江月有多大的本事,梵旸在清楚不过。所有这么在外面折腾一天,真的是要了他的命。

“我的……血?”

坐下来直接向后靠在椅背上,江月听到梵旸的话,侧头过去问道:“有用?”

其实自己的血到底能起多大作用,江月是根本拿不准。毕竟之前也就是给小碧、小可疗伤用过,这真要说和救命的灵药比起来效果还不太好说。

但梵旸说有用总比没用好,毕竟他一天跑下来,心气儿都没了。真去更远的地方找灵药,他也是没把握。

“是的,虽然恢复的比较慢,但是我能感觉的到,被震断的经脉已经开始恢复了。”

经脉都断了,对修士来说是很要命的。不过喝了江月的血之后,梵旸身上却是真的有一点点的好转。而现在也看出来了,莹紫的眼光真的不一般,那时只见了江月一面而已,便知道他的血有多‘贵’。

“我靠,早说啊!早说我早放血了!”家规不家规的现在都是浮云了,没头没脑的乱撞便让江月疲惫不堪,所以现在别说放血了,就是割肉他都考虑。“看来我的血比极品灵药管用啊!以后没钱了就卖血好了。”

听到梵旸说有好转,江月是真的松了口气。毕竟长这么大,他第一次对一件事既无力又不甘。

“你傻是么?说了多少次,这件事儿不能被其他人知道。”而看着江月放松下来,梵旸则乜斜着眼道:“你想当唐僧是么?”

关心江月的人都怕他这个秘密被泄露出去,因为那必然让其死无葬身之地。

“好的,知道了,知道了,比我妈还唠叨……”把头扭到另外一边,从早上吐过血之后江月便觉得心里难受,不过不习惯于表现的他只是忍着当没事儿。

“你说什么?”而梵旸见江月扭开头,还以为他是又皮痒了,便冷冷的问道:“谁妈怎么了?”

“哦!我是说我今天看到了黄菲她妈!”心口又是一阵翻腾,不过江月这次忍住了没有吐,还本能的岔开了话题,不敢让梵旸过多的关注他。

“木家的女人?”

在看梵旸,一听说江月遇到而来木家的人,立时便沉了心思琢磨起来。

“是啊!我晚上去斜井的时候遇到的,也偏巧了,当时黄菲她妈正和她外婆吵架,谁都没注意到我。”压了几口气,江月才把那丝不适给压下去,然后又细细的将自己听到的话都和梵旸说了。

“你确认你见到的是木家的人?”

掐算着时间,花了全部心思去想事情的梵旸又问道:“不会看错?”

“当然了,黄菲不是有件卡其色的土袍子么!我今儿见她外婆正穿着呢!”身体的不适被完全压下了,江月便开始和梵旸说斜井那边遇到的状况。

“走,我们去找人。”

可不想他还没说几句,梵旸竟然拖着病体站起来了。

“哎?什么?”弄得屁股在椅子上还没坐热的江月一愣,然后道:“你还有伤呢!”

不过江月就是喊出大天儿也没用,因为梵旸根本不听劝,这个时候硬是拉着他向外走,好像是遇到了在意的事儿。

…… ……

离了昝云这里,梵旸便扯着江月向斜井那边赶路。

“木家的女人之前的确在这里,不过我们来晚了,我现在捕捉不到她们的气息了。”可是到了地方,梵旸却是完了一步,怎么也找不到木家的人了。

“找她们干嘛?你这还有伤,我们回去吧!”

身体的不适之前好不容易才被压下的,可是梵旸带着这么一跑,江月又开始觉得难受了。

“记得当初我们给你画咒用的金魇墨么?我问过黄菲,她说那是她母亲二十年前在斟鄩城得到的,后来送给了她。”找寻不到任何信息了,梵旸便停下来解释。

“而我们都觉得这金魇墨来的太轻松,恐怕当初黄菲的母亲也是被人算计的。”

虽然以这种方式回到了二十年前,着实让人郁闷。但是如果能够找到些真相,也不算是白来了。

“什么?金魇墨?难道你怀疑那个算计我的人……”

低头平了两口气,江月却不觉得现在是个追查的好时候。

“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和黄菲的母亲交易,如果没有,我想我们应该能够看到他的真面目。”

江月感觉越来越难以压制身体里的不适,而梵旸还想着那金魇墨的事情,她是实在难以咽下被人算计的那口气。所以这次是一个机会,也许他们就能找到那个幕后之人了。

“有没有交易都无所谓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还是回去吧!”

抬手搭上梵旸的肩膀,江月觉得他眼前开始变得模糊。而最重要的是梵旸此时也没有恢复实力,就算他们找到对方,也等于是送死。

“江月!?”

而感觉到搭上自己肩膀的手似乎很无力,梵旸则慢慢的转头,与强打着精神的江月对上,“你受伤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梵旸其实便开始特别的注意江月。而这还是第一次,江月受伤了,她却没有发现。

“回去吧!”

单手挡住嘴巴,江月知道自己的脸色应该特别难看,不过他除了吃多了灵药,就没有做过其他的了,怎么觉得都应该不会死。

“我……先回去吧。”

而本想说自己去追查,让江月放心的梵旸,此时看到那张脸,却不知怎的便改了口,点头同意了江月的话。

“梵旸。”再待往回走的时候,江月想了又想,还是问道:“不可惜么?”

梵旸的脾气,江月也是了解了七八分,所以这个时候让她不去追查那个给众人下套儿的人,真的是挺难为她了。

“本来就晚了一步,木家的人应该已经离开斟鄩城了。”

低垂下眼眸,妖,她的确是妖,所以她不习惯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她现在不想去寻什么仇家,因为她心里那天枰歪了,有一边多压了东西。

“也是,我当时要是想多点儿,直接跟上去,也许还有希望。”

一步之差,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够见到那个人了。不过今天也没什么可惜的,毕竟就算

见到了也是没用,他和梵旸此时都是强弩之末,去送死的可能反而更大一些。

所以叹了一句之后,江月到是不后悔,就这么与那人擦身而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