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舞天下 第1019章_太牵心她了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03日

第1019章太牵心她了

九儿一把拍在他手背上“啪”的一声脆响,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手,恼声质问。

即墨傲雄赶紧收敛了一下心神,同时也收回自己的手,愣愣的望着九儿,下意识的开口:“是你么?为什么明明就在我眼前,却不肯与我相认?多年前是我对不起你,让你一次次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九儿……”

听着他梦呓般的话语,九儿不禁浑身一颤,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迅速调整心态笑着道:“元帅您……这是怎么了?”

听到九儿的话,即墨傲雄似乎回过神来,他望着九儿严肃的脸,不禁苦笑这摇摇头:“刚才的那一刹那,我错以为你是我曾经的一位故人!是我,太牵心她了,你……”

他想了想,后面的话终是没有问出来!

因为他知道,若真的是她,她不会在自己身边这么久都无动于衷;若不是她,问了,也是徒增伤感罢了。

“这獒犬,还真是厉害的紧啊!”他转而对着任然在一边警惕望着他的小然然,转移了话题。

“那可不,若刚才不是我拦着,你……此刻只怕凶多吉少了。”九儿闻言,看向一边的大獒犬,不禁好奇的问道,“刚才你不是回去了么?为什么去而复返、还对我动手?”

“呃,”即墨傲雄笑了,“就是想试试你如今的武功长进了多少!”

“放心,绝对不会影响了攻克洛城的大计。”

九儿望着他,似笑非笑。

即墨傲雄在她的笑容里忽然觉得十分的狼狈,他回身逃也是的离开了高台,往自己的营帐疾步而去。

九儿来在高台边沿上,双目望着远去之人的背影,不仅长长一声叹息:“小跟班,你我已经是两条路上的人了,虽对面却终是不能相认。你有付青莲,而我,也有了甘心为我守候的悠然哥哥,他……才是我最终的归宿吧?”

她的脸上,有历经沧桑后的悲伤,也掺杂了几分欣慰。

“呜呜……”

小然然的脑袋在她身边蹭了蹭,嘴里呜呜的低声叫着,仿佛在提醒她,勿要忘了还有他这个庞大的宠物在身边呢。

“小然然,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你永远都是我最爱最爱的小然然哦!”

九儿弯下腰,双手在獒犬大脑袋上重重的揉着,眼底不禁晕开了一抹笑意,脸上的温柔就像冬日里和煦的暖阳,能够暖化每一寸冰霜。

即墨傲雄狼狈的离开了校场,他没有直接回自己的营帐,而是打马出了辕门,直奔远处那个小树林。

如今已经是冬天了,树林中早已经没有了夏日里的清脆,也不再有鸟语和青草,只有后面那条小河依旧在潺潺流淌,还未被冬日里的冷气冻结。

丢开马缰,他弯腰蹲在小溪边掬起一捧溪水洒在脸上,冰冷的水惊得他打了一个激灵,又连着捧起一捧再次泼在脸上。

望着溪水中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他不禁愣愣的瞅着,心中再次浮现出数年前那张憨憨的脸庞和灵动的眸子:“小跟班……”

仿佛,有个轻轻柔柔的声音这样叫着自己!

“九儿,你在哪儿?若你真的活着,便该知道我即墨傲雄已经造反了,为何不来军营找我呢?我知道你怨我,可你若是真的怨我的话,来找我兴师问罪也好啊,不管你让我怎么恕罪,我都毫无怨言!”

“小跟班,多年前错过了,就真的是错过了!”一个柔柔的声音在他脑海中不断的说着,“你我终究缘分不够深,有缘遇见却无缘相守……”

“不……”

阿雄潺潺不断的溪水,那里,不知何时已然映出一张女子可爱娇俏的脸,那双明眸让他心底酸酸的:“我们的缘分不该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对不对?我打回洛城,铲除海家逆贼,为我们的家人报仇雪恨,然后,你就会原谅我了对吧?我们不是说好了,会一起驰骋疆场、保家卫国的不是么?”

他长长的手指轻轻触碰着水中那张远远的脸,眼睁睁看着那张脸就此碎了,消失在他眼前:“不要,不要离开!”

他再捧起一碰水,敷上自己的脸颊,冰的透彻心扉。

闭了眼许久,等到再次睁开往向水中,那里竟然出现了一张盈盈笑脸:“阿雄,你这是在干嘛?”

“阿九?你怎么……”

他急忙回头,却发现身后并未有人;水中,也早就失了刚才那张俏脸!

即墨傲雄觉得,自己的心好乱好乱!

九儿刚才在高台上那轻快而明媚的笑声,就像一把致命的刀子剖开了他尘封已久的心,那里面满是他对曾经那场年少时风花雪月的回忆。

可今日,他却清楚的感觉,这个俊俏瘦弱的少年一下子敲开了他的心门,将原本封印在心底的东西全部释放。

“为什么会这样?他明明就是个少年,为何我……总是有一种错觉,对他莫名的好感与亲近感?难不成……”

那个词儿腾的一下窜出了他的脑海:“断袖!”

“不!”

他下意识的想将它摇头甩出去,可那俩字儿真的很是醒目,醒目到他眼前都是那俩字儿:“断袖”!

“天啊,海凝霜,你究竟对我下了什么咒?为何这么些年了,我终是对你放不下?也许,是我太执着于你的生死了?对,一定是这样!”

他再次洗了几把脸,撩起衣襟擦了擦,回身上马直迅速往大营而去:“若是我身边有了牵心的人,那么,我便不会再想你、念你了,一定是这样!”

战马扬起满地的灰尘,就像此刻他的心一样,扑簌簌扬起却难以平复。

这样,付青莲被顺理成章的调到了中军大帐听候调遣。

范氏本来打算将之前没来得及说完的话一并找机会和阿雄说了,却不想他却做出这样的决定,她知道暂时将心里的话压了下来。

“也许,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吧?”

范氏想着,毕竟,她也算是一个可怜之人了。

这个由夏中兴引起的骚乱,在九儿与南玉儿回来之后便烟消云散了。

一切,再次归于平静。

与海家的决战一触即发。

百里彦带着自家的敢死队数百名和粮草,从百里山庄一路来在陆州地界,驻扎在即墨军附近,只等决战开启,便加入战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