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季 第2章 尝试_辛子尧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02日

Chapter 2

晚上,为了买些必需品,秦茵自己走去附近的商场。走着走着,突然脚踩到某些东西,感觉到是软软的像是人的脚,秦茵把脚下的劲儿放松,导致整个人往前一倒。担心伤着了人,忍着腿上隐隐的疼痛,她走过去询问被她踩到的人。

“先生,请问我刚刚有伤到你吗?”

可是那个被她踩到的人却没有回答她,反而看着她呵呵地笑了。当她看到他周围的酒瓶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个喝醉了倒在地上的人。

看来是个喝得烂醉的人,她想,既然他没事,那她可以走了吧!

谁料到,那个人却突然整个人倒下去了。见死不救不是秦茵的风格,于是她马上在马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帮忙把他抬上去并把他送去医院。

经过了一番折腾,终于把他安顿好了。幸好他只是喝多了有点酒精中毒,经过医生的处理已经没有大碍了。

秦茵在他身上找到了钱包,知道了他的名字叫陈建轩,但是并没有找到电话,大概是掉在某个地方了,也因此秦茵没办法联系他的亲人朋友。

没办法放下他一个人,于是她只好打电话给家人说明情况,然后留下来守着他直到他醒来。

醒来的时候,望着白白的天花板,陈建轩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努力地整理自己的思绪,却没有办法记起喝醉之后的事情来。

他缓缓地坐了起来,看向左边,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坐在凳子上睡着了。她的头垂了下来,几乎到胸前,两手交叠在大腿上,似乎已经睡沉了。

突然女孩的头往下一坠,把她整个人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她打了个呵欠,把垂下来的发丝弄好,抬头往床上看去。

“噢,你醒了呀。”

“嗯…请问你是?”

“我叫秦茵。你昨晚喝醉了,倒在了街头,我遇见了就把你送到医院来,医生说你喝太多了,有些酒精中毒,不过现在没事了。不过我没有找到你的手机,所以没办法通知你的亲人过来,所以就在这里等你醒过来。”

陈建轩有些羞赧地笑了笑,“谢谢你。”

轻轻地点了点头,秦茵说:“你看起来还很年轻呀,下次就不要喝这么多了,万一再出了什么事,可不一定能像这次一样有人及时救了你。”

陈建轩苦笑,然后把头转向一边,“不喝酒,我无法忘记生活的无奈与痛苦。”

听了这话,秦茵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试探性地问他:“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一说吗?当然,如果你不想说,就不必说了。”

“如果你愿意听,我当然不介意说。只不过,你不要嫌我说得又长又臭就好。”

“我不会这样的,而且说了出来,你自己也会好过一些。”

“那我就开始说了,我的名字叫陈建轩,是一名新手制作人。我是从离这里比较远的地方过来工作的,我工作的地方是星影娱乐有限公司。”

“啊!我知道这家公司,很多有名的艺人都是他们这里出来的。”

“嗯。可是,我没有后台,也不太会去讨好上司,同我一起进来公司工作的几个都是有后台的。他们的各方面可能都没有我好,可是他们却总有各种机会,他们写的歌经常会给当红的歌手唱,负责担任的也是公司正在捧的非常有潜力的艺人。我空有一身才华,却无法施展。昨天我的上司告诉我,我下个月就要收拾包袱走人了。我心里有各种情绪,无法释怀,就只好去借酒浇愁。然后,就是你所遇到的。我的家人不在我的身边,在这里也没有认识多少个朋友,所以没有人能让我倾诉,也没有地方能让我释放这些情绪。”

陈建轩的脸,随着他说话逐渐黯淡下去,不过也让他有种稍稍缓和的感觉,因为他把这些都说了出来,虽然不知道听的人能不能理解他。

“虽然我并不能切身体会,可是我也知道娱乐圈里就是这样子的。而你的处境,让我同情你。”秦茵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只能说这些话。

“你能听我说这些,我已经很感激你了。真的很谢谢你。”陈建轩勉强挤出笑脸来说这些话,不过秦茵也看出了他眼中深深的绝望与痛苦。不知道为什么,秦茵很想帮他。

“我…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帮你,或许你能试试当我的制作人,让我将你的歌传唱出去?”说出这话的下一秒,秦茵就有点后悔了,她是不是有点太看得起自己了?虽然她平时很喜欢唱歌,周围的邻居也夸她唱得好,可是未必能登大雅之堂啊。

陈建轩听了这句话,呆了两三秒,又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最后点了点头,“或许可以试试,不过我要先听你唱一下,才能做决定。”

由于陈建轩的情况并不严重,所以他当天中午就可以出院了。而秦茵也回家了一趟,跟父母说明清楚昨晚的事,并洗了一个澡,然后出门到了跟陈建轩约定好的地方。

陈建轩把秦茵带到了他的家里。他的房间里有一套齐全的设施,让秦茵在这里试着录音是没有问题的。

“你选择一首你觉得自己拿手的歌吧。”陈建轩说。

“那,我选择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恰似你的温柔》吧。”秦茵突然觉得有些害羞了,还是第一次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唱歌。

音乐播放出来,秦茵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地唱出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地来

让它好好地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秦茵唱得很投入,陈建轩听完了以后不禁拍手说好。“怎么没人发现你唱得这么好呢,你不出道简直是浪费人才啦!”

秦茵脸有些发烫,“真的吗?虽然身边的阿姨婆婆们也会夸我,可是被你这样的专业人士称赞让我觉得好高兴哦。”

“你愿意让我当你的制作人,唱我为你写的歌吗?”突然,陈建轩正经了起来,蹲下来与秦茵平视,认真地看着她。

看见这样的陈建轩,秦茵露出了一个微笑,“我非常乐意,合作愉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