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放话:老婆随便花 二、惨死街头 探明真相

一攻多受 2020年01月02日

过了一会,卷帘门伴着巨大的声响打开了,里面出来一个彪形大汉。彪形大汉揉了揉眼里,边走还边往地下着吐口水,看清是王峰后,笑眯眯的说“呦,峰哥,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王峰笑笑“西南风!”彪形大汉这时才看见旁边的多多“哟,真正哎,峰哥,你从哪找来的妞子”他悄悄附在王峰耳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了句“是情人吧!”

王峰一把推开他,“滚犊子,我初恋!”彪形大汉这才正了正身形,“哎哟,嫂子好!嫂子好”多多勉强了挤出了一丝笑,“不是嫂子……”

王峰不耐的说“卜哥在吗?”彪形大汉冲着楼上喊了声“卜哥,峰哥来了,还一特正点的妞子”。

这时,他们说的卜哥慢慢悠悠从楼下下来,“阿峰啊,你怎么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啊?我好迎接你啊!”卜哥看了看阿峰,又看了看多多,“这位是?”阿峰说“我初恋,这不走投无路了,想在你这找点干的!”卜哥错愕了一点,调侃到“你小子!可以啊”多多有点疑惑,但也没有多想。

阿峰说,多多,你也累了吧,你去二楼洗澡吧,你工作的事情我和卜哥说。

多多踏着沉重的步伐来了二楼,走进浴室,把门反锁,冲刷了一天的疲惫后,浴室内泛起了一层白白的雾气。她把镜子上的雾气擦干净,本来二十五岁那年发福了,长久的赌博拖垮了身体,又瘦了下来,娟秀的脸庞,乌黑的头发,就是眼睛里的红骗不了人,是杀红了眼的赌徒。她甩了甩头发,心里想,是不是给妈妈打个电话呢?本来今天说要给妈妈送钱的,爸爸的心脏病又严重了。本来是陈母躲在厨房里接的电话,陈爸可能是听到了,只听到电话那头陈爸的大喊“不要她来,不孝女!”多多当时眼睛就红了。

还是算了吧!这个月回不了家了。多多走出浴室,看到他们三个人一起看向她,她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借用了一下卜哥的浴室!”卜哥豪爽的说道“什么你的我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王峰笑着说“来,喝口水,洗了这么长时间澡!”多多温顺的拿过王峰递来的一瓶水直接喝了下去,一阵就没了直觉。她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里她还在赌博,杀红了眼,一阵又转到另一个场景,李多铭温柔的看着她说,多多不怕,我和你一起还账,以后不赌就好了!接着看到妈妈在哭,爸爸心脏病犯了,上了一辆救护车……很长很长的时间,她醒了,身上酸疼,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王峰的老婆,也就是王峰为了她和多多分手的那个女人就扑了上来,嘴里还喊着“贱蹄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别人的老公你都惦记,你怎么不去卖,3P,亏你也干的出来!”

多多看着床边垂着头的李峰,和正在劝架的卜哥,一阵头晕。疯女人还在继续撒泼,嘴里念着“你知不知道,你怎么染上赌瘾的,就是李峰,李多铭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他们一起拉你下水的,我当时还挺宽慰的,看来不是那么回事!”接着多多被晕晕呼呼的扔到了大街上,光着的,赤身裸体的,十二月的北方,凌晨四点,扔在了最繁华的街上,路边的垃圾堆旁边。她的头脑是清醒的,可是身体怎么也动弹不了。

带着一股深深的不甘心和仇恨,两个小时的时间,寒冷到麻木。她梦到了李多铭,他冲自己温暖的微笑“多多,累了吧,来找我吧!”接着就不直到怎么回事,身边突然温暖了起来,暖流像一个漩涡一直环绕着自己身体,一圈一圈的向上盘绕,她重生了!

第二天,当地有名的报纸社会版新闻头条新闻是“一赤身裸地女子 死于繁华闹市垃圾堆旁……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