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坐在神殿之上的人询问着。“她...正在受刑。”跪在地上的侍从回答。“哼,天罚二十四道,我看她能承受多少。天罚被她给人间担下了,那让他们感受一下天怒吧。”男人回头望了望站在一旁的女人。“是。”说完,女人双手合十像男人低下头后便向神殿外走去。“上...上神,”那侍从哆哆嗦嗦,“小的可..可不可以...”
“爸,那我的事!”顾南旭见顾振廷不再提及董事会的事情,原本妒忌的神色转变成慌张。  却只见顾振廷抬了抬手,威严的打断了他的话:“这件事先就此作罢,奕辰说的对,董事会的规矩不能乱,你先沉淀一段时间再说。”  短短的一句话,瞬间把顾南旭一行人打到了谷底,刚刚还洋溢在脸上的得意,此刻倏然变成了恨意,在慕念
一夜黑风高,吓坏某人    子璃起身,忽然觉得头疼,睡得不安稳。    小青过来,“小姐,醒啦,伤口可好了些?”  “额,不疼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倒是头有些疼,子璃没说后半句。  “巳时了,小姐,你这会睡得有点晚了,让小青帮你换药吧。”小青解开纱布,“小姐,你昨儿自个给自己上药了么?”    “没
第二章  高中生活吗无非就是那样,上课,聊天,打打闹闹,周而复始,却又层出不穷,这还伴随着三五花事,一二情爱。  “白芷你帮我把这个交给言言”祁凯手里拿了一盒精装小点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隔一两天祁凯便会要白芷交给言言一些好吃的,好玩的。有的时候也会跳过白芷,祁凯自己放到言言抽屉里。言言倒是大方
哈欠~为什么天天睡觉还是会这么困啊~  我哈欠连天地枕着笼子的门槛,往外瞄沙发上的姐姐和妈妈。  “哈欠~为什么每天睡觉还是会这么困啊~”哈哈,果然是一家人,说的话都一样啊~我在窝里钻在爪子里偷笑。  “睡觉吧睡觉吧!”妈妈把电视机关掉,姐姐和妈妈分别走进了房间。  刚刚还亮堂堂的客厅一下子黑了下来,路
“把你静静抱着,静静依赖着,静静的爱着。……”  病房里的气氛有点怪,沈佳妮并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回答陆子靠的问题。  却在听见陆子靠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以后,如释重负着。  陆子靠也没有想到,他在等沈佳妮回话的功夫,会接到管家的电话。  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在看完以后,他接起了电话。  “什么,晕倒了!”
又是一个周一。林安安终于把自己觉得满意的封面递给了顾明钧。顾明钧看了一眼,就放在一旁,满不在乎的说道:“行了,你去忙吧。”“等一等,总裁,是不是还不够好啊?”“已经可以了,你去忙其他的事吧。”顾明钧把她往外赶。林安安不出去,反到上前一步:“到底能不能用,你跟我说实话。”顾明钧把手里的事一放,认真的看
从安静的街道走进喧嚣的酒吧让蒙奇奇感觉很不爽,他不怎么喜欢去这种地方,但一进去就开心的不得了,闪烁的灯光,随意的男女,或许说不喜欢是他装好孩子的表现吧,他觉得自己是最乖的,从生下来就是,毋庸置疑,每个人都这么说。这种地方好孩子不应该来,但他自己却真的有点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每次回去又会很愧疚,以此来
三天之后,坐在圣甲虫秘殿军事楼里,柳治与阿玛奈特正在那里看着刚刚画好的地图。  这张半位面地图是柳治借用荷鲁斯之眼、自己拉夏之眼冥想法,再加上天空之眼等方法探查出来的。  同时莱托兹手下的刺客与间谍也打听到了许多的消息,总算是拼凑出了一个半于半位面情况的信息来。  看着画在地图上的那些信息,柳治脸色
周六的时候,顾希照着秦风信里的意思去了智慧广场的上海歌城。这大概是两年来,顾希第一次没有加班,远离工作的周末。  顾希想要一个答案,这些信到底是谁写的,又到底是谁寄的,秦风对她来说是如同家人一样的存在,那是无论现实中,关系如何淡化疏远,都无法改变的意义。无论如何,她都不允许任何人用秦风的事情来恶作剧
飞机飞跃在万尺高空之间!  秦锋三人此刻正在回归星城的途中,他这一次广源洞之行收获了一切,但对于慕晴雪来说,却丧失了一切!  她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女子,即便天塌下来她都要顽强地支撑着。此刻,她没有说话,没有哭泣,但一双红彤彤的眼睛,任凭谁都看的出来,这个女孩正处在极度的伤心之中。  慕晴雪依偎在秦锋的
第一章 我怀孕了  第一章我怀孕了  “沈小姐,恭喜你!从检查报告来看,你是怀孕了,而不是肠胃不舒服。”  怀孕了?真的吗?  “医生,你是说我怀孕了?”  许是医生已经见过太多类似的情况,便淡淡地回答,“是的,你怀孕了,而且已经一个月了。”  原来自己这一个月没来,是因为自己怀孕了,还以为是自己的身
三人说笑之间,已经走到了辰家旧地的区域。  这里,不少人在挖掘,辰家两位先祖留下的密室,没有被破坏。  那里的材质很奇异。  大魔可以肯定,纵然自己出世,也不会彻底的破坏那里,所以,  想要以此作为基础,开辟新的辰家。  实际上,大长老死去之后。  辰家没有发生太大的震动,有大魔在支撑辰家,这些未来
顾白泽所说的“下次”,溪念并没有在意,因为眼下的“这次”,已经让她目瞪口呆!    她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状况——    所到之处,是一处古朴简约的大院,锈迹斑斑的墙壁之上,几簇不知名的绿色藤蔓攀延而上,星星点点缀出几朵紫色花蕊。脚下暗淡无泽的石子路绵延幽深,通向不远处万绿丛中的宅楼。    溪念紧紧
任天堂很清楚,他们在128位游戏机上落后了,所以必须奋力追赶。当然,他们坚信联动模式,可以让他们掌机GBA发展的更快。  如今GBA的架构也完成的不错,年底就能进行开发平台招商,吸引更多的游戏厂商加入,做出更多更好玩的游戏。  但这时候任天堂忽然发现,他们十分缺少32位的游戏,之前他们并未推出过32位的游戏机。
“小辞,快醒醒,时间要来不及啦!”慕念辞躺在床上,听到声音,头痛欲裂得睁开双眼,待看到面前笑得一脸温柔的女人时,嘴角挂起了一抹笑,眼眶却发红道:“妈,你来接我了。”佟若晴皱了皱眉,用力地拍了拍慕念辞的脑袋,好笑道:“今天要去见顾家长辈,可不能迟到的。”慕念辞摸了摸发痛的脑袋,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用力
百里华容也会来这种地方?说实话这个认知让我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很不好。  那身白衣,那清淡的梅香,那面对我时不经意间露出的真诚,都无法让我将这个虽然身处泥潭但依然闪着微弱光芒的男子与眼前这肮脏透顶的场面联系在一起。这里根本不适合他。  百里华容走到顶层,闪进了一间贵宾包房。  我回头询问美女的声音被突来
开运七年  宜妃入青木微生清失踪梅妃出逃  开运八年  左烟入左家梅妃与龙断云成亲  开运九年  龙吟啸出生慕容珌成亲  开运十二  慕容黛出生  开运十五  长海之战龙家收养慕容黛  开运二十七年,平晏四年  慕容黛重伤遇左烟    平晏七年,天鉴三年  二月初六戴舞穿越  四月初八陆大娘丈夫失踪
“看样子我们是逛不成了,找个地方休息吧,吃完饭我们还是睡觉好了,明天一定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的。”弑浅殇摇了摇折扇,似乎有些不开心,毕竟没有找到乐子,不知道该玩些什么。 “说不定,浅浅你长得这么漂亮,肯定会发生很多事情的。”萧羽澈打趣道,他的视线扫过弑浅殇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整张脸,心底还是不由得一晃神。
格离是娇羞着无比呆萌的离开楚奕的寝室回去的。    学长是在干嘛啊节奏来的好快啊。    格离揉了揉自己发烧的脸颊心底嘀咕……有点承受不住。    喂喂喂格离你确定这个节奏很快吗?!    要知道穆浅的初衷可是把你送到楚奕那里然后让你被楚奕吃掉啊!    反正第二天穆浅知道他们俩啥都没发生的时候,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