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面瘫 第十七章_秋之恺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5日

袁辰祁又一次在酒吧里找到了萧钧扬,他看着喝的酩酊大醉怀里搂着个男孩,嘴里却在不断的喊‘书易’的男人,他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上去扯开那个年轻的男孩。

他揪住萧钧扬的领口恨声骂道:“书易书易,你就知道书易,当初是你自己不要他的,现在你又后悔个什么劲儿!我不好吗?你不是说爱我吗?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天天喝酒买醉回家耍酒疯?天天嘴里念叨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萧钧扬看着面色狰狞的袁辰祁,仿佛第一次认识他,原来袁辰祁也不是一味的柔弱可怜啊,他低低笑了起来,伸手抚摸袁辰祁的脸蛋:“辰祁,原来你也会生气啊!”

“是啊,我受够了,天天跟你缠绵的时候听你喊另外一个人的名字,我真他妈受够了!”袁辰祁狠狠的将他的手扯开,“你是不是在怨恨我为什么要再次出现,为什么要让你犹豫不决无法跟你的书易结婚,我告诉你,这不是我的错,我只是出现了,是你选择了我!”

“是啊,是我选择了你,”萧钧扬捂着眼睛,“对不起,我也耽搁了你的时间。”

袁辰祁坐下来拎起一瓶酒咕咚咕咚喝下去,喝完抹抹嘴说道:“钧扬哥,我不是燕书易,你既然选择了我,你就别想放手。”除非我先放手,袁辰祁在心里默默的说。

“辰祁,你到底爱我什么呢?”萧钧扬轻声问,

“这个问题你当年就问过我。”袁辰祁嘴角一抹讽刺的笑容,“你忘了我爱吃什么,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我承认当初是我先离开你的,可那是你母亲逼我的,她觉得我是一个□□的孩子配不上你。你知道我在国外经历过什么吗?你知道你母亲为什么总是骂我贱货吗?”

萧钧扬捂着脸看不出神色,然而他的动作有些僵硬。

袁辰祁靠过去,轻轻说道:“你母亲给了我两百万,帮我办了出国手续,可是我一出国就发生了车祸,两百万正好用来看病了。”

萧钧扬呼吸都轻缓了,他突然不想听袁辰祁说接下来的话了,可是袁辰祁死死的按住他一边的肩膀,继续用那种很轻很轻的语调说:“我没有钱了,干过很多活儿,后来啊,有个富二代看上我了,他有些特殊的癖好,我一个人孤身在外怎么斗得过他呢,强取豪夺自古以来都存在的啊,你知道吗,整整一年我过的生不如死,等到他厌倦了我才得以逃脱那个牢笼,庆幸的是那是个大度的主儿,我得了好大一笔奖励钱呢。”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我代我母亲向你道歉。”萧钧扬觉得无比的愧疚,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用道歉,我承认我是卑鄙,我将我们上床的视频传给燕书易了,我就是要你们分手。”袁辰祁轻笑,“钧扬哥,我本来可以安稳的在国内生活,是你们一家毁了我,我也不报复你们,但你只能跟我在一起。”

萧钧扬沉默,半晌,他说:“辰祁,我可以给你一笔钱,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两个人都会很痛苦,你去寻找属于你的幸福吧。”

“我寻找过了呀。”袁辰祁轻飘飘的说,“在那个富二代之后,我又谈了两个外国男朋友,不过都不合适嘛,一个个的都想着我的钱,你知道吗,我现在不差钱,我遇上的那是个超级富二代,我现在也是个小富豪呢。”

萧钧扬不知道他该怎么劝袁辰祁了,可是他们的关系已经很不适合继续一起生活了,这样下去两个人都会过的不痛快,何必呢?

“回去吧,钧扬哥。”袁辰祁将他拉起来,“除非我放手,不然你只能跟我在一起,不要逼我钧扬哥。”

萧钧扬很想问逼你又如何,可是袁辰祁接下来的话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其实现在对很多东西都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唯一的执念就是想看看在没有人阻止的情况下,我跟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是不是像你母亲所说的,我们真的不合适?”袁辰祁淡淡的说,“如果连这一个执念都达不成,那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萧钧扬身子一僵,袁辰祁这话不是威胁,他真的是在述说一个事实,然而正是这样的事实却让萧钧扬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被袁辰祁扯开的年轻男孩翻着白眼,他觉得今天真是运气不好,他在旁边听到全程了,他真心觉得这两个人都不太正常,都不是啥好货。

婚礼很快到来,在应柏笙的坚决下,燕书易没有去住到其他地方等待婚车,两人一同在婚房里待着,等着车子来接。

“我们这是最独特的婚礼了吧。”燕书易笑着说,“真省事,直接一起出发去婚礼现场。”

“我一刻也不想跟你分开。”应柏笙亲了亲他的额头,更何况按照传统的方式,他们得一夜不能见。

燕书易搂着应柏笙的脖子抬头给了他一个亲吻,他笑着说:“你真是有魔力,当我放开心扉的那刻,我觉得你每时每刻都在吸引我,我想,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不够。”应柏笙看着那双笑意盈然的眼睛,“我要你爱上我。”

燕书易笑眯了眼,爱,也许并不远了,这么好的男人他觉得每一天相处都会更喜欢他多一点。

应柏歌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人正你侬我侬的深情对视。

“咳咳——,可以出发了吧,把正事办完之后随便你们深情对视多久,没人打扰你们。”

燕书易的手还环着应柏笙的脖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放下手,然而应柏笙却搂着他的腰将他往怀里紧紧一抱。

“哥你嫉妒不?”应柏笙语气里的嘚瑟都快溢出来了,“我都要结婚了,你还是个大光棍!”

应柏歌简直不想看他那张面瘫也挡不住的嘚瑟样子,撇撇嘴:“奶奶说了我的姻缘时间到了自会出现,只要慢慢等着就行了。”可是等到现在他还没等到人,不过他也不急,反正他还不太理解爱情到底是什么滋味,现在这样浪荡着也蛮好的。

燕书易忍不住提点道:“大哥,未来大嫂肯定会介意你之前有这么多床伴的。”没有谁这么大方吧,燕书易没说的是看到这是个浪荡子,谁还敢放心爱上他呀,他私心里真觉得应柏歌将来追老婆绝对不容易。

应柏歌笑的一脸妖孽:“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应该过好当下。”

应柏笙对燕书易说:“比跟他说,反正以后吃苦头的是他,我们等着看好戏就行了。”他牵着燕书易的手走出去,外面客厅里还有着一堆的人,总共来了十六辆车,大部分车都是排场。应家所有直系的年轻一辈都来了,张二也到了。不过大家都默契的在客厅里等着,看到出来的两人都纷纷赞叹,精致的西服配上俊美的面庞,真是两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

“恭喜恭喜啊!”

“为什么这么好看的人会看上笙笙哥啊,其实我也不错的,书易哥你看看我,我也很帅的!”应二叔家的儿子今年刚刚二十,一看到书易就黏上来了,“哎呀,天下又少了一个可以选择的优质男,笙笙哥太有福气了。”

应柏笙黑着脸将这小子推开,居然敢觊觎他的人,欠扁。

张二这个时候倒是没跟应柏笙斗嘴,他走上前,眼里满是高兴:“书易,恭喜你,祝你们幸福。”他拥抱了燕书易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一定会幸福的,应家一家子都不错,你做的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张二,谢谢你,”燕书易说,“我最好的兄弟。”也是他心底里唯一的亲人,没有血缘胜似血缘的亲人。

应柏笙在张二肩上敲了敲,张二抬头看过去,

“抱够了吧?”应柏笙眼神示意,

要不是今天是好兄弟的婚礼,张二真想喷应柏笙一脸,娘的这是哪里来的醋坛子,多抱一会儿都不准,改天他一定要拉着兄弟去旅游,丢应老二一个人在家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