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为竭 第3章_星兇寛闊的小说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5日

第二卷少年时代里全是倔强

14岁,最是少年自清高时,身体蹭蹭地像雨后的竹笋一样窜着节的长,周屿在那时就已经是个身形欣长,面容清朗的少年。对周围的人礼貌却有自带疏离的气场,身边有的是女孩子偷递情书,送各种礼物,每次周屿都会婉拒,以同样的理由,而且是很正直的让人无可回击“学业为重”。

每个女孩子都铩羽而归,除了姜骁,名如其人,在其他女孩子看来就是一种飞扬跋扈,骄纵蛮横。那时的周屿唯一不会拒绝的就是姜骁,那时的姜骁就很懂得用青梅竹马这个词。那时少年周屿觉得如果没有‘横空出世’的江嘉陵,也许他会遵从爷爷的愿望,即使对姜骁没有爱情也依旧会结婚一起生活下去,而就是半路杀出的这个女孩子,她真的是’横空出世‘,转学而来的第一天就指着他身后的座位,清脆的声音就像夏天突如其来的大雨噼里啪啦砸在地上,原来那时的潜意识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生机勃勃的声音,她欢脱的指着他,对老师说”老师!我就坐在那个侧脸很好看的男生后面好啦~“

因为个子较高,周屿主动申请坐到了教室后空着的倒数第二排,她倒好,小小个头,还非得要坐在他身后。自那以后,他的身后就多了个明朗的声音,和时不时的小动作,与此多起来的还有老师不断的恨铁不成钢声。

再后来,慢慢地他习惯了身后的调皮,不回应,不反感,任由她整天的古灵精怪。那时,她也只有12岁,班里最小最不像女孩子的女孩。是什么时候,小姑娘突然长开了情豆,萌出了芽。

一个暑假的时间没有见,江嘉陵突然就长开了,脸颊上的婴儿肥不见了,原本圆圆的滴溜溜转的鹿眼变得安静了起来,本是一直留着的短发已然扎起了马尾,细长的脖颈上挂着一条红绳,不知坠着什么物件,个头也猛窜了一大截,隐约看得见少女曲线。只是性格依旧很炸毛,哪个不小心一惹着她,就像小狮子一样咬着不松口。也就这时候,她开始和姜骁各种不对付,各种找茬,彼此看不过眼。

这天,周屿一如既往的骑车前往书店,看见了对面的音像店里两个争执的身影,放好车子,再仔细一看,又是那两个冤家。周屿转头准备去书店,就听见姜骁喊他,“周屿,快来评评理”周屿很想装做听不见的样子转身走开,但架不住接二连三的喊声,走进音像店,两个女孩子都紧紧的抓着一张专辑,谁都不肯松手。“周屿,帮帮我!”姜骁看着他的眼睛,却发现他并没有在意她的话,而是看着专辑,但好像又不是在看着它。确实,一打进音像店,周屿几乎大半个注意力全放在了江嘉陵的身上。

夏末初秋的晚光依旧很强烈,音像店里摆放的海报,各种专辑,音箱里放着当下最流行的歌。周屿记得很清楚,那是97年,香港刚刚回归祖国的怀抱,大街小巷都放着诸如《东方之珠》之类的歌,那年也有个少年带着不加修饰的,特有的清新声息席卷了香港乐坛,那张专辑上的少年穿着简单的格子衬衫坐在台阶上,整个封面是凌晨将亮的微微灰蓝色,少年带着桀骜不驯的眼神,就那样坐着,却有着那么自然的歌声。

抓着专辑的手指因为而微微泛白,那个长开了眉眼面容的小姑娘咬着牙,死撑着身体往自己这边扯着,晚光照进了店铺,照在小姑娘的脸上,他看见那圆圆的鹿眼上弯弯长长的睫毛,像拂尘弹过积尘,他的心也开始漂浮起了微尘,似乎每一粒都清晰可见,带着暖光,打着转,就是不肯落下来,心跳有点乱,有点噪。

“姜骁,松开手。”“凭什么啊,是我先拿到的。”姜骁一脸不可置信的‘你竟然帮她’的表情。“再拿一个不行么?””不行,就剩下这最后一张了。“姜骁又使劲儿拽了拽专辑,江嘉陵力气不及姜骁,被拉着打了趔趄,还好又稳稳站住,不吭一声,只是用明澄澄的眼睛定定看着他,刚刚因为他的话而露出一点笑意的眼睛却在下一秒错愕。他说,“姜骁,别闹,过几天让二叔从香港再寄一张给你就好。””真的么?!“姜骁立马松开手,满心欢喜,雀跃着转而拉着周屿的胳膊,撒娇的晃着他的手臂,“那,我要谢霆锋的亲笔签名海报可以么?””嗯。“周屿闷闷应了一声,他看见那双鹿眼错愕后的失落,然后又带着那么明显的自嘲。被姜骁拉拽着走向对面书店的周屿转头看了一眼江嘉陵,看见她抿着嘴角付完钱,拿着专辑的手垂在身侧无意识的晃啊晃。

第二天,直到放学,周屿发现江嘉陵都没有在自己身后做小动作,反之,她好像端正了学习态度似的,连一向挑刺的数学老师都表扬了她一句。教室的同学渐渐走光了,被姜骁缠着的周屿也走出了校门。

骑车到音像店时,周屿突然刹住车,跟姜骁说,“我忘了拿笔记,你先回大院。””我陪你去取吧?“”不用。””可周爷爷还在等我们一起回家吃饭啊,今天周五,你别忘了~“周屿掉过车头,没再理会姜骁,蹬着车子向学校方向骑去。傍晚的风带着街巷间飘出烟火味,饭菜香,下班时人们的疲累,马路上飞扬起灰尘,树上的枝叶已经有了变红的痕迹,一个少年骑在这杂乱的风里,背影中带着隐约的焦虑和担心。

果不其然,周屿气喘吁吁的跑到教室门口,就看到教室最后的那个角落,江嘉陵趴在课桌上,脑袋蒙在两臂间,扎起的马尾也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发尾稍稍翘起一个弯。这时天光已然暗淡了下来,他走进教室,除了还未调息过来的喘促声,教室里一片寂静,好像,好像连江嘉陵的呼吸声都听不到。周屿一阵心惊,快步走向江嘉陵,手指轻轻戳了下她的肩膀,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周屿有点慌,两手将江嘉陵从课桌上拉起,发现她脸色惨白,嘴唇也没有任何血色。情急之下,他背起江嘉陵就往医院跑,还好学校离市医院不算远,还好自己一向有锻炼身体。急诊科,挂号,看病,付钱,取药,然后守在病床边。很快点滴起了药效,江嘉陵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看来胃绞痛应该有缓解吧。江嘉陵彻底清醒过来 ,发现了周屿背对着自己和医生说着些什么。

“你妹妹有点低血糖,以后得按时吃饭,不然小姑娘以后胃有的受,胃绞痛,还是很严重的。你们家长呢?”医生的话语有点严厉,周屿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说,好我知道了。医生又嘱咐了几句就离开病房。周屿转过身,发现江嘉陵已经醒了,只是依旧不说话。“江嘉陵,你家电话号多少,我帮你联系家人,今晚你得留院观察。”话音未落,江嘉陵掀开被子,龇着牙扯掉手臂上的点滴,跳下病床,身体徐晃了一下,她稳住身体,”我要回家。“”你不能走,医生说了……”周屿急忙张开手臂拦住想要跑的江嘉陵,刚及他肩膀的小姑娘一下子恼火了,狠命的咬了一口碍事的胳膊,周屿一声不吭的忍着,一时僵持不下,江嘉陵退了几步坐回病床,有点沮丧,有点着急,“妈妈会担心的。”委屈的声音带着病房消毒水特有的味道钻进他耳朵,好像其他的声音都被屏蔽掉了,耳膜上蒙着一层纱,只有她的声音溜了进来。认了命似的叹了口气,”那,我送你回家吧。“”好哇~“本来病怏怏的没有神采的眼睛有滴溜溜的转了起来,病房的白炽灯光都比不过她眼瞳里流动的光。

于是,周屿第一次送江嘉陵回家,第一次因为晚回家挨了爷爷一通说教,第一次见到江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