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王爷的冲喜妃 第4章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5日

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映入眼帘的却一个让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恐惧中颤抖的面容。

“……”

惊恐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眸,苍白的手指绞紧身下的被子。

身下传来的撕裂般的痛楚。

这里难道是地狱吗?

为啥死了还不能摆脱这样残酷的生活?!

“给我滚远点!”拼尽身体最后一丝的力气怒吼出一句有气无力的五个字。

男人的动作一滞,如同被碰触了逆鳞的饕餮,嗜血的双眸瞬间迸发出血雨腥风,冰冷的薄唇带着天崩地裂的狠厉,啃咬着自己的面颊,似乎要和着她的骨血一起拆吞入腹。

“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连死了……都要……折磨我……”沐箐歌痛到麻木,有气无力的喃呢着。

“因为,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

耳边漂浮着若有似无的男人低沉暗哑的声音,如同枷锁一般将她的灵魂禁锢住了,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一点点陷入了昏迷……

……

空气中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阳光想母亲的怀抱,温暖地照射在一个没有灵魂的“尸体”上,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慢慢地睁开双眸,惬意而贪婪地呼吸着难得的舒爽的空气。

下一秒,沐箐歌的神经陡然紧张了起来。

“还打算逃走吗?”耳边传来一股毛骨悚然的声音。

强大的压迫感随着腰间陡然收紧的手臂而变得难以呼吸,她就像一个抱枕,被男人搂在怀里。

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液,紧张地一动不动,眼巴巴地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似乎被自己看得心情很好,目光漏出些许温柔,翻身垂眸,一点点轻柔的亲吻着她的双唇、下巴、脖颈……

男人的呼吸随着他在她身上的亲吻,逐渐变得粗重灼热,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发出极为危险的信号。

但是沐箐歌却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尽可能蜷缩着身体躲在角落里。

这样战战兢兢的时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有些餍足地松开她。

半裸着身体走下了床,修长的身形搭配倒三角的肌肉,无比旖旎的画面倒映在沐箐歌的双眸中,脸上不禁浮上一抹红晕。

男人并没有停留,随手打开柜门,取出一件中衣套在了身上,遮挡着他性感的身材。

明明就是一只凶狠的野兽,却偏偏长了一副如玉般的俊美脸庞,却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吱……嘎——

随着关门声的消失,沐箐歌的神经才算放松了下来。

打量着周围的陈设,感觉一切陌生而熟悉。

床边的梳妆台上的铜镜里倒映出一个青涩的小姑娘,满脸油彩因为被啃噬而花了妆,眼中泪水或是汗水随着油彩在脸上流出一道道的水印,布满青紫色吻痕的脖颈彰显着昨晚的激烈。

是啊,曾经十八岁的她一心迷恋学堂里的师兄,只因为他说不喜欢自己的娇颜被别人看到,从而每天都涂着油彩,带着面纱……

看着铜镜里的人儿,都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发现铜镜里的人也跟着摸了摸脸颊。

睁大了双眸试图擦亮眼睛再去看镜中的那个小人儿……

却发现,镜中的那个人竟然真的是自己。

她竟然回到了十八岁……

恐惧几乎一个瞬间就席卷了她整个身体,绝望的气息几乎让她窒息。

她想起来了,十八岁那晚,她因为想从他的身边逃走,去参加师兄的生辰宴会,结果,逃跑未遂,还被他强占了身子!

为什么……为什么让她重温这场噩梦!

失去了最爱的人,最亲的人,甚至尊严,还有希望,现在老天连让我死的权利都给剥夺回去,为什么!!

难道这一切的痛楚还不够痛彻心扉?

哦,不!既然老天选择让我重活一世,那么我也绝对不走老路!

眼角再次划过无声的眼泪,重活一世,我要怎么活?!

呵呵……

洛阡宸捏死自己跟捏死蚂蚁没啥区别!更可笑的是上辈子,自己逃了一辈子,最后还是在他死后自己才逃出去的。

现在就连想起这样的场景,痛入骨髓的恐惧还是只要一个呼吸就足以让她为之颤抖。

不!一定有办法!

至少,现在的自己的灵魂已经褪去青涩,成熟稳重了许多。再也不要被人摆布,被人玩弄再鼓掌之间。

“箐歌!你这是怎么了……”

痛入骨髓的声音让沐箐歌的不自觉的皱眉,冰冷地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是她?!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白莲花,却让她吃尽了苦头。

萧雪薇?恨!只恨当年自己眼瞎为何到最后还把她当成自己最好的闺蜜!痛楚再次顺着心脏延展到四肢百骸。

“箐歌,洛王爷怎么可以这么对你!”萧雪薇一把抓住她的小手,目光似乎震惊地落在凌乱的场景跟她满身青紫的吻痕上。

沐箐歌冷眼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绿茶婊心疼自己的模样,却没错过她眼中一闪而逝的轻蔑神情。

“箐歌,你怎么不说吧?若是真的难受,靠在我肩膀哭出来!不要像现在这样没精神啊!”萧雪薇被她看的有些心虚,故作关心地把她抱在怀里。

“你走吧,我没事儿!”藏起来的泛白的手指绞紧了被褥,强忍着愤怒不动声色地开口道。

上辈子,自己被洛阡宸折磨的这么惨,萧雪薇可没少推波助澜!

自己最难过的时候,萧雪薇一直陪在自己身边,还以为自己拥有了世间最伟大的友谊,结果却是自己引狼入室,最后他俩走到了一起。

而他最终都没有发现,还傻兮兮的认为她是自己最好的闺蜜。

看着铜镜里映出来的那个傻子,她不由得苦笑出来。

“别这样,我看着难受!箐歌,我一定会帮你的。一定会!”萧雪薇看似一副情深义重的好闺蜜样子。

看着如此喜欢做戏的萧雪薇,沐箐歌心中更是鄙视自己上辈子是有多眼瞎,这么拙劣的表演,自己愣是没看出来!

偏偏上辈子自己犟的像头牛,却唯独对她的话言听计从,一次又一次落入她的诡计之中,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对,家仇未报,父亲母亲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大哥也还没有放弃自己。

“我想静一静,你先离开吧。”随机闭上双眼,躺在床上。

“箐歌,你……好吧,我明天再来看你!”自顾自说了一堆虚情假意的话,似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刚出房间,没关门就到处寻找什么……

哼!这么迫不及待地去找洛阡宸?!沐箐歌双眸微眯,嘲讽自己上辈子是如何的眼瞎。

看来,她还真是不作死不罢休!那就好,自己还有机会!

只是这次看谁能活到最后!

洛阡宸,祖母活着时候是自己的未婚夫,却在祖母仙逝的当天解除了婚约。反而,在自己跟师兄定亲的当日把自己强行带走,并且软禁了起来……

让自己的人生看起来像是一个笑话。

就在沐箐歌自我嘲讽的时候,脑袋里突然响起了一声——

叮咚!~~~

傲娇7号锦鲤系统正是启动!确认主人——沐箐歌!

“主人,您好,我是锦鲤,欢迎主人回归!”

什么声音?

“主人,我在你脑海里,我是锦鲤,你喜欢叫我小鲤鱼。”

“那我重生,是你帮的忙了?”

“……算,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抱歉主人,由于遇到了时空风暴,我现在受损严重,好多程序无法启动。”

“哦,那我怎么才能帮你修复呢。”

“只要主人集齐99颗小爱心,我就可以修复了啊!”

“看起来不难啊,可我去哪里搞小爱心给你啊?”

“只要跟命定恋人亲亲就好了啊。”

“那我怎么才能知道哪一个是我的命定两人啊?”

“你都过了一辈子了,连个命定两人都没搞到手??你是猪吗?”

“……”话说还真没搞清楚,明明是被大魔王囚禁了一辈子,但是最后被杀手索命的时候却用自己的命抵了她的命;明明已经定了亲的竹马君,却娶了自己的嫡亲姐姐,就连当成定亲的婚书写的都是嫡亲姐姐的名字;明明是最爱自己的父亲大人,破口大骂自己是杂种,还在自己面凶残地捅死了自己的母亲;明明是那么要好的闺蜜,最后亲手把自己手腕切开,用她流出来的血祭天,祈求得到神灵的庇佑……

殊不知,虽然她没开口讲话,小锦鲤依然能知晓她的全部心思。

“主人,你上辈子可真惨啊,被人囚禁,最爱的跟最近的人在一起,还是个杂种,最后死了还被放干了血!……”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得见你想的啥啊!你其实不用说话,直接用意念,就可以跟我交流了啊。”

“不早说!”

“笨~我在你脑海里。算了算了,看你这么惨,又这么失望的份儿上,以后有真爱出现,本系统提醒你就是了。”

“……”你说出来,我觉得我更惨了。

沐箐歌就这样在床上像个提线木偶般躺了无数个日夜,众人都以为她傻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整理前世残留的记忆。

洛阡宸这些日子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下人一个个除了必要的喂饭、换洗,极少跟她说话,更不敢轻易靠近她身边。

偌大的一个庄园,却冷清的像一座孤坟。

今夜满月,透过窗户,沐箐歌看到窗外月色正好,十五,他都会回来。

随机穿好衣服来到园中,微风轻轻摇摆,让这个记忆里痛彻心扉的金边牢笼,显得有些温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