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湾 第21章 港湾八_唐童的小说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5日

怡文姨两条腿的知觉越来越弱,这让怡文姨心里变得越加的恐惧,没有一个人告诉她实情她的肢体的感知只会变得越加弱,换句话说怡文姨再也不能站起来了。而这又是怡文姨心中希望的支撑,怡文姨总会笑着说等到她在站起来时要穿上最美丽的婚纱嫁给马三。每当听到怡文姨这样的说马三总会笑着在心里流泪把最温暖的怀抱给怡文姨。可是在怎么拖延谎言毕竟只能是谎言掩盖的善意的面纱最终也将会被无情地风吹落只剩下痛苦的真实。该来的怎么逃避都没有作用,怡文姨始终都要面对这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甚至还会变得更加糟糕的的结果的。这段善意的谎言编织了怡文姨对明天美丽的梦,再美丽的梦在梦醒的时候就会像小时候吹起的彩色泡沫轻轻触碰’砰’一声变得粉碎。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怡文姨对自己身体情况越加担忧,看着大家面对她鼓励时偷偷隐藏的担忧怡文姨好像明白了什么。怡文姨变得沉默了好多,也许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太过于担心自己便不再文任何的关于自己病情的话题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病人。很难想象这对于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突如其来的意外带来的是怎么样的一种心理煎熬和彷徨,怡文姨却表现出来一种毫无负担的乐观。也许只有马三知道多少个夜晚怡文姨伏在床上抱着枕头偷偷地哭泣。即使有所猜测怡文姨依旧希望听到有个人告诉她实情,面对怡文姨那双平静的充满坚定的眼睛马三在也装不出一切都会好的刚强,马三默默地点了点头告诉了怡文姨所有的一切眼里变得一片晶莹。马三捧着怡文姨的脸颊轻声温柔的说:“不管怎么样任何时候都有我不是吗。”怡文姨抱着马三哭了起来充满了无尽的委屈,每一声的哭泣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马三的心房。

怡文姨和马三决定去欺瞒所有的人,怡文姨仿佛忘却了自己再也无法站立的事实,房间里不时地时常响起悦耳的钢琴的弹奏声。

两个月后马三在征得福叔的同意后向怡文姨求婚了,招数是马三向钟叔请教的为此他们两个还商量了好久。星期天家人都在,一起吃过午饭后收拾好餐桌好像每个人都借故离开了大厅只剩下怡文姨,怡文姨只是觉得大家的表现怪怪的却也没有太过在意突然间就看到马三背着手带着标准的淡淡的笑容缓缓地向自己走来,怡文姨小声的嗔怪着说:“这是搞什么鬼。”怡文姨侧着头用充满疑问的眼神看着马三。马三缓缓的走到怡文姨面前蹲了下来眼睛充满感情的直勾勾的盯着怡文姨也不说话,怡文姨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忐忑的左右看了看用手轻轻地拍打了一下马三说:

“别这样看我,都在家里呢。”

“我就喜欢就这样看着你,真漂亮。”好肉麻的一句话马三说得如此深情。

怡文姨变得更不好意思了脸颊红彤彤的像一个熟透的苹果笑骂着说:“你行了,现在怎么像钟子那么油嘴滑舌的呢”不过怡文姨显然很高兴。

“怡文,嫁给我吧,我说过不怎么样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要陪你一起变老。”马三缓缓地拿出了背后藏着的一束火红的玫瑰花送到了怡文姨面前,“答应我好吗。”

怡文姨显然惊呆了,用手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我不是说过吗,无论任何时候我都会在你身旁,在这里从来都不曾有人嫌弃过什么不是吗,怡文我想过无论今后会迎来什么我都愿意和你一起面对这辈子你就是我唯一的妻子,答应我。”马三一只腿单跪在地板上。

“恩…..恩…..”怡文姨哽咽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一把抱住了马三的脖子。

不知何时房间里想起了掌声,悄无声息的福叔的妻子和福叔还有钟叔出现在他们身旁也许是他们太过动情竟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看着拥抱着的他们钟叔不住的向马三眨着眼睛。怡文姨发现了其他人连忙的推开了马三急忙的擦着眼睛上挂着的泪水,一面抱怨着:“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怡文姨的母亲抱着怡文姨的肩膀和蔼地说:“傻孩子,这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怎么还落泪了呢”一面替怡文姨擦着脸上的泪痕。

“妈,看你还说,又在嘲笑我”怡文姨害羞的低着头甚至不敢看大家。

然后大家便哈哈的笑了起来,马三站在一呆呆的站着傻笑着幸福的地看着怡文姨。在我的认识里那样的一段日子里这便是怡文姨最为快乐的时刻。即使一直有心爱的人的陪伴也远不及心爱的人彻底的走进自己的生活,一起细说着柴米油盐的琐碎。再亲密的恋人在婚姻之前也会存在着一丝对于未来的不安,婚姻永远是恋爱停靠的最为温暖的港湾,哪怕怡文姨知道马三深深地爱着自己,哪怕怡文姨深知自己的身体情况不愿意给马三一份负担,但是怡文姨终究只是一个柔弱的普通的女人,当温情的语言像星星一般把自己的夜空点缀的多彩斑斓,当柔情的花束绽放在心间,怡文姨的心融化成了一条流淌的河充溢着满满的幸福。

没过多久怡文姨便如愿的穿上了最美的嫁衣,马三知道怡文姨喜欢白色几乎转遍了半座城市才买来了那件白色的婚纱,穿上婚纱后的怡文姨像一朵绽放的白色百合,淡泊、轻柔、充满着对新生活的向往。马三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站在怡文姨的身后和怡文姨一起接受长辈和好友们的祝福。

结婚后马三从钟叔的房间搬进了和怡文姨的婚房,怡文姨的精神相比于之前好了很多,再也不会无端的陷入烦恼和忧伤。对生活对未来怡文姨重新换起了由衷的喜悦并且充满着期待。虽然回不到了校园,但是却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家里没有人的时候怡文姨就摆弄一下小院里花草,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书。怡文姨瞒着马三让钟叔买来毛线和书偷偷地学起织毛衣来。落日的余辉映在怡文姨的脸上闪烁着一种叫做母性的光芒。马三轻易地发现了怡文姨藏着的小秘密,在粉红色的枕头下面马三发现了这个秘密,身为一个传统性男生马三对这样的枕头还是颇为无奈的,在婚房装饰的问题上怡文姨获得了毫无悬念的完胜。在舒适的大床上怡文姨趴在马三的胸膛上,马三把拥着怡文姨的背还让怡文姨更为舒适,另一只手轻轻拍打着怡文姨的手有些怪罪的说:“没事自己好好歇着呗还做这些费心费力的事情干嘛。”

“反正我也是闲着没有事情吗,”怡文姨仰起头看了一下马三得意地说着,“等我们有了宝宝我什么都不会该怎么办,我想要让他出生的时候穿上我亲手织的衣服呢”

“哈哈哈”马三欢快的笑着一面调侃着怡文姨:“我估计他才不要穿呢,你看你织的好丑”

“让你说,让你嘲笑我”怡文姨从马三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来狠狠地拍着马三,只是那里有什么力度。

“让你打我,看我不教训你,你不是说想要一个宝宝吗”马三笑着翻过身来顺势把怡文姨搂在怀里低下头吻上了那薄薄的唇,一手摸着熄了灯。怡文姨呜呜的反抗着面对突如其来的深深一吻,反抗不久便没有气力和意义。

马三每天按时的去上班没有什么事情便会早早的回家,同事门调侃他有了老婆便工作也顾不得太多了他也丝毫不在意,工作和怡文姨便是马三的全部,回到家中时候马三便会推着怡文姨出去转转,去吃街边的小吃,跑好远买来怡文姨喜欢吃的糖葫芦,两个人就这样说着笑着走在充满落叶的街头真希望这样的安逸与幸福没有尽头让怡文姨和马三相伴着能够一起走下去。

世事总不是人为所能够预料的,没有谁能够预测下一秒我们的生活将发生什么,我们所能够做的只能是默默地承受所发生的一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