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花颜之凡女帝妃 第十五章 朝朝暮暮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15日

闻人九见着她一脸地乖巧柔媚,心下有几分喜欢,便笑着看她,慕兰也微微一笑,谦虚有礼地福身,“姐姐好。”

这个称呼不大妥当,她一直唤大公子为大哥,照理也该随二公子唤一声嫂嫂。不过她和二公子毕竟男未婚女未嫁,身为一个名门淑女,要这样喊她一声嫂嫂确实显得有些轻浮。

这么一想,闻人九便释怀了。

“慕兰妹妹果真如我想的一般,月神玉骨秋水为姿,倾城佳人啊。”

慕兰低头浅笑:“姐姐谬赞了,不过是些庸俗的脂粉色,哪能和姐姐雍容气度比。”

大公子适时道:“好了,有什么话坐下来说。”又对闻人九说,“站着说话也不嫌累,待会儿听我话,跟我早点回去。”罢了挽着她往倚罗香苑走去。

二公子自然而然地接过慕兰手中伞,与她一同跟了进去。

倚罗香苑是大公子平时常去的地方,他尤爱楼顶观景台,站在观景台可俯瞰大半个靖阳城,风景独好。只是腊月隆冬地上观景台,浪漫虽浪漫,却是能冻死人的浪漫,因此他只订了个包厢。

四人落座,酒菜早已备好了。慕兰仪态万千地坐好,一抬头正对上大公子,她扫了一圈酒菜,都十分地清淡,以素食为主。

“姐姐几个月了?肚子那么大,一定很辛苦。”

她的声音温柔地好像溪水流过,闻人九听着很是顺耳,她道:“快六个月了。”她见慕兰乖顺的模样,心道这样的女子若真嫁给二公子,不知是否会和自己一样幸运。

她问起慕兰和二公子的相遇,说来有几分巧合,也浪漫。

那时还是中秋佳节,街上热闹非凡,慕兰带了侍女上街溜达,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歪风,打着卷儿擦过她的衣袂,吹飞了她的手绢。那是她最喜爱的手帕,她紧忙追上去,却见那手帕在空中转了几圈,歪歪斜斜地飘落在一个年轻男子的手里。

那年轻男子自然就是二公子。

人们常说一见钟情便是如此。

闻人九笑了:“这哪是什么歪风,分明是一场错了时节的桃花风。”

慕兰不胜娇羞地低下头去,二公子也有几分的赧然,桌上唯有大公子始终一言不发,不时夹菜给闻人九。

“大哥……可是心情不佳?”慕兰轻声地问。

大公子放下筷子,“不是,昨夜未睡好,有些倦。”

闻人九略不满意地责备他:“昨夜叫你早些睡觉,总是看那些闲书。”又十分地关切,“哪里不舒服?”

二公子无不艳羡,“真是羡慕大哥,有嫂嫂这样关心,什么时候我也有人这样关心就好了。”说罢暗示性地看了一眼慕兰,然而慕兰却充耳不闻,目光在闻人九和大公子身上,十分地善解人意道:“大哥若是乏了不如在这里小憩一下,梅花节一年一度,是靖阳城最热闹的节日,尤其是夜晚,花灯如潮冷风也暖,若是错过实在可惜。”

大公子却兴趣缺缺,他仅拿余光瞥一眼她,对二公子说,“回头我和阿九先回,你们好好逛逛。”

“好。”

他们吃过饭就散了,天色渐迟,街上有了几分热闹的薄影。闻人九和他单独往回踱,想起方才在席间他的态度,觉得他有些太过冷淡,“慕兰有些不大开心,你总是板着脸,也不笑笑。”

大公子搂着她的肩往怀里带,“有什么好笑的。”

“你怎么了?”

他说倦了,外人看不出来,她身为妻子,怎么会察觉不出他有心事。

“没什么。”

他不愿说,闻人九也从不多问什么。说实话,虽然她常常觉得自己无比幸运,可很多时候她感觉自己根本无法走进大公子的心,他虽待她温柔体贴,可越是极致的宠爱就越让她心慌,就像站在无处下脚的高空,唯有他一手牵着,一旦他放手,她将摔得万劫不覆。

她暗暗叹口气,与他一道安静走着。

察觉到闻人九情绪低落,大公子搂了搂她的肩,转而往江南大街走去,“难得出来一趟,我们好好走走。前些天我路过三宝楼,觉得里面的三宝鸭不错,我带你去尝尝。回头再到处走走,现在还不到时候,估计过了辰时就热闹了。”

闻人九道:“才刚吃过饭,你没吃饱?”

大公子捏捏她的脸,“我们俩单独相处,你不乐意?”

闻人九低眉笑了。

过了辰时,街上果然真正开始热闹起来,家家户户红灯高悬,路两旁的梅树上飘满了祈愿的红丝带,放眼望去,整条街萼红含雪,重重影影之间飘香而过。

闻人九撩起一片红绸,用娟秀的字写着一行字。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她轻轻念着,抬头轻轻瞥了一眼大公子,“我倒想起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大公子牵着她的手,“朝朝暮暮才好,时时刻刻看着你,我才高兴。”

“我也高兴。”她低头轻应,更紧了握住了他的手。

虽腊月降薄雪,却暖风飘红带,不知哪里的香风撩动,拨动大公子的心有暖流,他拥住闻人九的肩,低头在她额头轻轻一的吻。

二公子携慕兰路过,一眼就看到了他们,不由笑道:“原来大哥说累了,竟是想和嫂嫂单独在一起,倒显得我们碍事了。”

慕兰也看到了,一向爱笑的她语气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到失落:“是啊。”

月上西楼,天上缀满了星星,千万颗或明或暗的星光遥遥映照着地上万家灯火,大公子带了闻人九坐在高楼屋顶上。

“这里灯火少,看星星最好。”

闻人九谨慎地往地上看一眼,下意识地靠近大公子,如今她是个孕妇,跑屋顶上看星星这种事怎么想怎么危险。

大公子顺势紧紧搂住她的肩,另一手捉住她的手臂,道:“别怕,靠着我。”又说,“抬头,你看……”

天空黑得发蓝,静得没有一丝云,十五的月光十分地明亮,周围散着微微的月晕,因月光太过明亮,倒显得星星不那么多,不过在远离月光的夜空,星霜璀璨,加之远处平野广阔,从高处望去就像星空倾坠下来。

“若是在夏夜,会更美……”大公子低低说,“那才是真正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壶天镜很久前一直都是不分昼夜的,直到帝君为了宠妃清姬划分十二时辰,初时他是不在意的,十二时辰划分不划分对他的修行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就是多了一块大幕布遮在头顶——因为这块幕布的缘故,抬头别说日月,连一颗星星都看不到。后来他认识了璇玑,璇玑从小就在人间长大,后来才随了姑姑来到壶天镜,她虽生性沉静,可刚来壶天镜时也不能适应那里枯燥的生活,偶尔会偷溜出去玩。他爱慕她,自然也跟着她瞎跑,记得七夕佳节,他随她爬上一座小山,抬头就是中天千亿星霜璀璨,那时是夏夜,然而辽阔平原一眼望去犹如蒙了一层淡淡的霜华。

也是在那时,璇玑抛去羞怯,第一次对他说喜欢……

他收紧了拥着闻人九的手,目光变得深沉。

“……”闻人九不知何时已经不再看星空,她放软了身子,伏在他胸口,慢慢闭上了眼。

他的心跳很慢,比常人要慢得多,她仔细听着。

“你,喜欢我吗?”

闻人九睁开了眼,没有片刻的犹疑:“喜欢,很喜欢。”心却微微地一揪。

——究竟什么时候,他的心才能真正为自己而跳……

回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二公子早就送完慕兰回了家,看到他们忍不住揶揄道,“哥哥嫂嫂真是的,如果想单独相处,直说就是,何必说谎又偷偷地去溜达。”

大公子轻轻一笑:“也是临时起意的,太早回来有些可惜。”

二公子显然心情好得很,随口说了几句话便哼着小曲回自己房间去了。闻人九站在大公子旁边,小声地嘀咕:“这人真是……他都看不出这府里有人不喜欢他吗?”

大公子伸出食指在她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并摇了摇头。

闻人九倦极了,回到卧室随便洗了把脸便倒下睡觉,不多时就已熟睡。大公子却毫无睡意,坐在床头沉默着看她的睡容。

累了反而睡觉不老实,一只手伸在外面也不晓得冷,大公子轻轻拿起她的手放进被中,手指继而在她脸颊边轻抚,一点点沿着她的轮廓描着,最后停留在她的眼睛上。

她一双眼睛是最像璇玑,也是最不像她的地方。她像她的形,低眉顺眼的模样尤其与璇玑肖似,然而她少了璇玑的明媚,少了看他时的热烈。她就像涓涓流动的细水,不似万丈瀑布的激烈,也没有大江湖海的壮澜,却始终缓缓地流着不停歇,那独有的温柔,早已随着日复一日的相处,慢慢浸入他的四肢百骸,啃食着他的心。

他以为世上无璇玑,再无一心人。可也许……大错特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