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飞仙恩怨录 第六十四章_兔死狗烹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4日

叶圣捂着疼痛的胸口看了一眼桌子上那还剩半壶的桃花酒,毒肯定是在酒中的,但是,自己为什么会跟他们一样中毒发作呢?因为,恋娘给予自己服下的药丸,根本就不是这毒酒的解药!

好一个恶毒的女人!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感觉到胸腔之中的灼热,叶圣只怕自己整个人都要着火烧死了。痛苦的躺在地上抬起下巴,叶圣便看到了恋娘素色长裙下那双穿着绣花鞋的三寸金莲。恋娘撑着伞站在门槛外,笑盈盈的开口询问,“几位这是怎么了?才喝了半壶酒,就醉的不省人事了?”

“酒中有毒!”牛大郎眼睛一瞪,他抬起手手指着恋娘,身体虚弱的开口还没等说完接下来的话,脑袋便已经撞在地板上断了气。孙鹤瞧着恋娘完好无损的站在门口处,心中震惊,捂着肚子,断断续续的说道,“黑白双煞两位大侠既然……既然都是姬城主请来帮我……我等的同行,那为什么又要下毒自相残杀?甚至连你的夫君都不放过!”

“哦?听你所言极是,只不过,地上躺着的不是我的夫君,我们二人,也不是姬无力请来的帮手。”恋娘笑盈盈的将牛大郎写的那封信递出,然后丢在了地板上,“你的信已经被我们截住了,这才使得我们有机会以假乱真!”

“这么说!你是那天大鸿米店袭击我的那个娘们!”许巍捂着肚子和胸口,整个人痛苦蜷缩成一团,汗流浃背,那天乱战之中,清一色的男爷们之中只有一女子那娇媚柔弱的身影,所以,使得许巍过目难忘,“你究竟是谁!我们无冤无仇,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既然已经活不长,叶圣也没了替恋娘保密的心思,这个恶毒的女人想要连自己一并抹杀,那么自己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叶圣翻身,忍着胸口的剧痛,仰头倒瞧着恋娘,一字一句的说道,“她就是明教中人,也是怡红院的花魁恋娘!”

众人震惊,谁能想到,青楼之中供男人玩乐的玩物,竟有如此杀伐大权!只不过,即使得知了这个消息也没用。孙鹤等四人相继断气闭上了眼睛。死人,是不会泄露秘密的。眼见身份曝光,恋娘丝毫不介意,双手抱胸,笑盈盈的瞥了地上的叶圣一眼,道,“夫君倒也是嘴快,奴家本还想要故作神秘一番呢!”

恋娘依旧戴着斗笠和面纱,从腰间抽出了雪亮锋利的软剑,剑尖抵在了许巍的脖子上。许巍叹息,狼狈落寞的他握紧拳头,一双怨恨的眼眸直勾勾盯着恋娘,“老子不得不承认你们明教声大势大!为了杀人灭口!竟然死死咬着老子不放!老子服了!”

毒发的疼痛让许巍的实现开始变得模糊,在昏昏沉沉之中,许巍躺在这冰凉的地板上,,用最后的声音怒喊道,“明教异徒在此!明教江南分舵的舵主,乃是……”许巍话还没有说完,恋娘手中软剑便已经快速凌厉的割断了他的喉咙。

雪白剑芒一闪而过,许巍的咽喉处多了一丝血痕,瞪大眼睛满是不甘的许巍,即使断气,也是死不瞑目。许巍身体僵硬的躺在地板上,然后缓缓化为灰尘,星芒光亮之后,地板上只有他遗留下来的衣物。

叶圣瞧着许巍的死态惨烈,心中惆怅,知道自己的死期也近了一步。不过,没想到许巍口中关于明教的机密,竟然是知晓明教江南分舵舵主之事!明教分舵舵主身兼主导推动的责任,地位不可小觑。被许巍知道了分舵舵主的身份,对明教来说,确实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只不过,这人是谁呢?叶圣好奇,瞧着许巍喊叫的神态,明教江南分舵舵主,仿佛是一个大家都知晓却又令人出乎意料的人物。

任务完成,恋娘松了一口气,弯腰捡起许巍的遗物收入腰带之中,恋娘侧头,看着还在地上垂死挣扎的叶圣,轻笑一下,“夫君脸色怎这么难看?莫不是中了毒?”“你自己心知肚明!”叶圣咬牙,肠胃如火烧,“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臭婊·子!”

“夫君怎说出如此难听粗鄙之语!”恋娘心情正好,逢场作戏演的正起劲,娇滴滴的用袖口轻擦眼睛,恋娘眨巴着一双明媚如水的眼眸,委屈说道,“难道是奴家做错了什么?这才惹得夫君大动肝火?”

叶圣冷冷的盯着这个故作姿态的女人,口中又喷出些许鲜血,然后他咳嗽一声,不解问道,“你给我服用的药丸,根本不是解药,对吧!”“你自己心知肚明呀。”恋娘弯腰蹲下身,笑眯眯的半跪在叶圣面前,一只手轻轻撩拨着他的头发,“你这个憨厚愚蠢的傻猴子。”

“酒中毒名为一线红,是我找徐来福现配的毒药,你所吃的健脑丸,有滋补精血,健脑益智之用,却不能解一线红之毒。”恋娘笑的如同一只狐狸精,狡黠的拍了拍叶圣的脸,问道,“夫君如此可清楚了?还有遗言否?”

叶圣叹气,不再多做挣扎,他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躺在地板上认命了,“终究是输你一筹,你杀了我吧,给个痛快。”“夫君莫要记恨我!暗杀许巍之事,断不能走漏风声,不然得罪了姬无力,你我都没好果子吃。”恋娘笑眯眯的伸出手,手指探在了叶圣脖子筋脉上,“不要怪奴家杀人灭口哦。”

恋娘不打算用剑,因为她的剑不够快,杀死叶圣的一瞬间还是能够让他感受到痛苦。所以,恋娘的两根手指搭在了叶圣脖子的脉窦穴上,这样一来,叶圣就能毫无痛苦的死去。

瞧着叶圣这安静假寐的侧脸,恋娘眯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小声说道,“与夫君共事,奴家很惬意舒心。”说罢,恋娘手指用力压在脉窦穴上。这样一来,叶圣便会立刻昏睡而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机之际,一声轻咳在这针落有声的院内响起,如平地惊雷!恋娘惊慌,收回手扭头看去,院子中央,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黄昏之中,他就那么笔直的站在那里,像是一把刀,锋锐逼人。

“谁!”恋娘起身,冷声询问,她素白小手已经摸在了腰间,以保证第一时间能出剑杀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