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下乃愁仲夏满愁 第三章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11日

(五)

自从冬冬打人一事过去之后,他倒是有些收敛了,可害得我再也不能走到她家门口了,只能隔着湖看着,而她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看我一眼。

已经进入盛夏的八月,天气实在热地不像话,好在家里以前就装有空调,估计是这镇上装的第一台空调,虽然家里有冷气,但我还是喜欢往外边跑,像个一直长不大的小男孩,老鬼叔也是时常叮嘱我要小心防晒,可别中暑了。

我还是跟往常一样,跟着我的那些小哥们走街串巷的,虽然有时会受到一些大人异样的目光,但我不在乎,我跟他们计较干嘛?久而久之,我皮肤都被晒黑了,跟个乡下人无异。那个童大少爷早就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这天下午,我跟他们在孟氏祠堂门口喝完了我掏钱买的果汁。

“英哥,要不要去泡妞啊,田处那里有很多美女哦。”一个个头不大小哥们招呼着我。

“呵,有多美啊?”我好奇地问着。

“反正有那个孟浛美就是了,去不去啊。”

“OK.Let'go!”边说着我还将拳头向前方打了出去。

“雷死狗!!”那群小孩子糊弄着大叫了起来,真不知道要是被他们的英语老师知道了,估计非得抽他们几下不可。

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到了田处,离我家不远的地方。在田处的宽广的巷子里也见到了正在乘凉的他们所谓比孟浛还漂亮的美女,可在我眼里,没人比她漂亮!

再一次悻悻而归,在进家里之前我习惯性地看了那户人家一眼,大门敞开着,可不见她家里的人。

闲着无聊没事干,我还跟我的小哥们一起做着小时候常做的事情,比如到海边钓鱼,抓蛐蛐,到深山冒险,也至于老鬼叔也说我都老大不小了,还跟个小孩子似得。还有,一个阔别了十二年的坏习惯,我又重新染上了。

这天下午,我跟他们刚踢完球,正走在回家的路上,由于喝了太多水的缘故,我独自涨得不行,一下子竟有些憋不住,于是便找了个没人的小路,四周都有房子挡住的,当我在解决的时候,隐约听到有脚步声,可是不确定会不会走到这里来,因为声音很小,不像是在这周围的。可正当我快完事的时候,一声女人短暂的尖叫,打破了这条小路的宁静,我急急忙忙拉上拉链,转头定睛一看,天啊,居然是她,完了,我彻底完了。

“恶心!”她丢下一句带着贬义词的话就跑走了,从我这个被她骂恶心的人身旁跑了过去。

我低头丧气地走回了家,一进门我便赶紧洗了个澡,我拼命地想洗掉我身上的脏秽,从而让她知道我一点儿也不恶心的。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在外头随地方便了。

最近我认识了一个住在她家附近的初中生,叫孟犊,是在别的镇上读的书,是一个既喜欢玩又喜欢读书的小男孩,听他说他家跟她家还是远房的亲戚,于是我应承他一到晚上便到他家里帮他复习功课,因为牛犊子要上初三了,所以报了山城的补习班。虽然他的父母或多或少知道了我是冬冬的叔子,可是听说我是大学生之后,原先不冷不热的态度来了个360度大转变,央求着我一定要好好地帮下他们的犊子,我也欣然答应了。

果不其然,孟浛跟牛犊子他家走得很近,在二楼教他功课的时候,我有时能听到她路过牛犊子家时,会跟晚上总是在外边泡茶喝的牛犊子父母打招呼。我也从牛犊子口中得知,她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喜欢宅在家里,不是看书就是帮忙做家务,除了出来买东西,很少出来走动,而且她并没有喜欢的人。现在的我是近水楼台了!

(六)

又是一晚无聊的辅导,已经快十天了,依然没有什么突破,丝毫找不到一丝的契机,要看着都快要开学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英哥,这道题这么做?”

“还燕舞呢,我看看。”我十分乏味地拿过牛犊子手中的书本。

“这样这样……知道了吗,这道题比较灵活……”算了,就当是在做善事吧,我认真地给他讲解着。以至于身后有人都不知道。

“孟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我不敢相信的转过头去。

“孟浛姐,你怎么过来了。”孟犊兴奋地问着。

“我听阿婶说有个大学生当你的老师,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是这个人。”心情无比激动的我看出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些许的不屑。

“孟浛姐你也认识英哥吗?”

“不认识,不过这个人真是读过大学的?”她小声地问牛犊子。

什么嘛,觉得我不像大学生?开什么玩笑,难不成还得弄几道微积分吓吓她才行?

“咳咳,我叫童守英,今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读的是经济学专业,而且我跟徐明冬不熟的。”我带着莫名的冲动隆重地介绍了自己,还顺带跟我的小侄子撇清关系,这也是我第二次跟她说话。

“清华大学的?哥,我怎么没听你说过。”我转头瞪了牛犊子一眼,该惊讶的不是你,好吗?

“我……我先走了。”

就这样,机会又从我身边溜走了,不怨别人,只怨我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渣了。回到家后的我决定重新整理了下形象,必须收起过往的跅弛不羁,做一个有气质的文艺青年!

好,接下来五天,我准备蹲守在牛犊子他家,我估摸她肯定会跑来请教于我的,虽说才刚要上初三,可在乡下的人要么不想读书,要么拼了命的读书,而且我可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呢!

果不其然,在第三天的时候,她就有些难为情地过来问我问题了,兴许还真是碰上难题了。

“这道题,你会不会做啊……”

而好在我已经下定决心改掉渣男的形象了,我拿过她的书本,认真地给她讲解了起来,还帮她画了一些重点,以及告诉她将来要读的高三的一些知识。兴许是我认真负责的态度,她貌似有对我另眼相看,要是在一旁吵着要我帮他划重点的牛犊子能消失一会,那该有多好啊!

这夜,我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爱情的向往,以满空的星星为灯,月色为路,踏上了回家的途中。

翌日,死鬼老爸一大早就打来了很多电话,那时候我还在睡觉呢。

“喂,老爸,干嘛?”我恶声恶气地问着。

“守英啊,你如果觉得老家太无聊了,要不你就搬来北京住吧,我给你物色好了地方……”

“不必了!”我说后便挂了电话。哼,无聊?我看他说这话才无聊吧!

也许是她觉得我的年纪较大,又也许是觉得我为人较为正直,再加上我见多识广,她接二连三的来请教我,也逐渐没有了当初的顾忌和羞涩,竟还有些活泼可爱,比如会取笑我,牛犊子惹她生气的时候她会打牛犊子的手臂。就好像一颗卷心菜,当一层一层的菜叶被剥开后,剩下的也就是菜的那颗心,也是她的那颗心。

“对了,童老师,你当初是多少分考上清华的?”因为我也算是她半个老师了,所以她干脆叫我童老师。

“理科671,文科704”我自豪地回答着。

“你不是说你是理科高材生吗,怎么文科还高过理科啊。”她会觉得奇怪,我更觉得很奇怪啊!

“呵呵,意外,意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