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公子的身体密码 第三章_圣宝攻知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10日

贾侯爷虽年事已高,雄姿却不减当年,次日便振作精神,召集府内军师王宣商议出兵黑虎帮。为鸿公子报仇。

王宣为人诡计多端,说话阴气十足,当年在侯府就一直倾慕鸿大公子。只是贾越鸿见他处事阴险,善于心计,便刻意与之疏远。可尽管如此,王宣依然对鸿公子情有独钟。今听贾侯爷说鸿公子被黑虎帮杀害于黑风林,心中万分难过无法言表。只故意平复说:“这黑虎帮常驻黑风林西侧荆棘山上。曾在北郊扬名一时,如今是三代钟威扬掌舵,手下兄弟似财狼虎豹。此一战不可轻敌。”

贾侯爷听罢怒说:“难不成我侯府就无精兵良将能将这班野寇踏平?”

王宣拂须回道:“老爷莫急。我向老爷推崇一人。此人老爷也曾见过。他便是老爷早年身边岳护卫的儿子岳启光。这岳启光如今年芳27,身形魁梧,八尺高身段均匀挺拔,相貌刚直,浑身上下一股英气逼人。17岁便得其父亲传授赤阳神功,七尺内外人不得近身。而且他幼年感染瘟疫,还是老爷请来京城名医段方来,才保全性命。老爷对他有恩在前,如今因这等家事请他来,他岂有不全力以赴之理。”

贾侯爷忙说:“快快将人请来。”

两日后,岳启光带精兵三千出征黑虎帮。王宣也请缨随行。行至黑风林天已傍晚,王宣提议先安营休息,待夜色正浓时,飞速攻上荆棘山,杀他个措手不及。

岳启光皱眉说:“这样不好,有失君子所为。”

王宣回道:“这实为兵不厌诈而已。”

岳启光刚欲反驳,又想这王宣乃是恩人贾侯爷身边之人,今随我出征必是老爷所托,便不好强反驳了去。于是便随王宣安营于荆棘山下半里处,待时机成熟杀上山去。

谁知山上这边玉城翔正独自卧床思索。一面是惨死的父亲,一面是和自己兄弟情浓的龙弟,又想起龙弟白日还微笑活泼的脸,愁眉便又上额头。

正纠结时,忽然听到窗外有响动。玉城翔立刻屏气坐起看去,只见窗户缓缓打开,琼一龙和钟师明伸头出来轻声说:“哥哥可否睡了?”

玉城翔看去原来是他二人,说:“有什么事吗?快进来。”

师明小声说:“我昨天替师傅到城内办事,经过城边莺语楼时,里面歌舞升平,甚是热闹。我们不妨今晚偷偷去玩耍一会儿,明儿提早回来,爹和师傅也不能得知。”

玉城翔正苦恼着,哪有心思玩耍。可还不等城翔回答,一龙便从窗外一跃进来笑着乞求说:“哥哥就同我们玩耍一回吧。”

玉城翔本就觉得心中有愧龙弟,看一龙央求的样子衬着月光甚是可爱。便点头和一龙、师明二人偷偷溜下山去。

只见一轮冷月悬于天上,暖风吹起,兄弟间谈笑正欢,独城翔闷闷有所心事。刚行到半山腰,忽然一龙停住低声说道:“别动!”

师明和城翔警惕着随一龙往远处一望,山脚下半公里处有点点烛火涌动。

师明说:“好像有大批人马,看不太真切。”

于是三人更改路线,小心着从荆棘山的隐蔽山路下行。刚到山脚下便躲在高草堆后面细细观察。定睛一看,果然有大概几千人埋伏于半公里处。

一龙低声说:“这批人马个个配有兵器,深夜埋伏于此,定有原因。”又接着问向师明说:“你平日常下山办事,这方圆百里可还有什么人家、城池吗?

师明回道:“这黑风林周围千里都是我帮行动之处,从不曾有什么城池人家。”

一龙立刻说道:“不好,这人马定是来偷袭我黑虎帮的。”

城翔也深感前方敌意汹汹便说:“这样吧,龙弟你速速回寨通报师傅和义父备好人马。我和师明在此伺机而动。”

一龙观前方精兵千人,恐怕城翔留守有所危险,便说:“师明的腿功最强,此事不能耽搁。师明你快回去。我与哥哥在此。”

师明听罢也念及兄弟安危不忍离去。

谁知岳启光那边也正为深夜偷袭不为英雄所为而纠结,又不想与王宣独处,便叫上自家堂弟神射手岳含一同往山脚处观察地形。刚行至几百米,忽然发现前方草丛处有人。

岳含道:“这深夜怎会有良民,定是贼寇,看我将他射死。”说着便一只冷箭射去。

这边三兄弟正因谁都不肯临阵离开而有所争执,忽见一道冷光往玉城翔胸□□去。一龙见势迅速运功跃起把城翔一推。冷箭正中一龙右臂。一龙厉声说道:“师明,你还不快走。快走!”

城翔也催促师明快走。师明无奈,只好转头飞速往山寨而去。

一龙向岳启光说道:“你们是何人,深夜埋伏这里,冷箭伤人。”

岳启光见一龙和城翔两人相貌不凡,穿着又不像平民,心想定是山寨中人。便回说:“我今日就是为踏平你们这些贼寇而来。”

城翔听罢厉声回道:“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接着运功打出九格剑法功向岳启光击去。

这岳启光也不示弱,使出赤阳神功迎战。剑气与厉拳你来我往,竟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一龙那边右臂受伤,便用离山真气护体,与岳含对阵起来。那岳含善用弓箭远攻。可一龙轻功了得,移形换位如火纯青,几步飞跃便逼近岳含。岳含近身无力招架正节节败退。

一龙忽然感觉脚步有显沉重,而且越加明显。便知右臂一箭定是有毒,如今毒性发作,视觉也模糊起来。一龙无法在攻击,只好保存实力,以退为进。

玉城翔观一龙战势有些不支,心想龙弟武功平日不在我之下,而且移形换位之术无人能比,恐怕是箭上有毒。便想不可在此耗下去。于是拼命全力打出九格剑法最后一式剑舞九天。只见岳启光和岳含处顿时无数剑气光影环绕百米不散。玉城翔乘机拖起一龙便往山中奔去。

岳启光有神功护体还可强支。可岳含早已无法抵制剑气,浑身上下被击中百处,倒地身亡。岳启光见堂弟身亡于此,那还有心上山追赶,只伤心的将岳含尸首带回营中。

玉城翔开始还拖着一龙快步前行,只见一龙身体越来越软,直到无法支撑自己。城翔见状,直接将一龙抱入怀中,继续前行。

怀中一龙强睁开眼断断续续的说:“哥哥不要管我,自己速速回去。”

城翔听得这话,便更加难过,想着龙弟明明是为了我才身挡毒箭。眼泪便不停的流。几滴落在一龙脸上。

一龙撑着说:“哥哥,我如今什么都看不见。可否是下雨了。荆棘山雨天有大雾。他们怕是不会攻山了。”

城翔边走边哭道:“龙弟不要忧心,有哥哥在。”

一龙说:“我与哥哥情谊太短,但请哥哥不要忘了我,我便知足。”刚刚说罢便一只手臂滑下,口中再无进气。

城翔得知怀中一龙已经离去,又不忍相信事实,只拼了命的抱紧一龙向前赶路。嘴里说着:“龙弟你看,我们就要到家了。。。。。我们就要到家了。。。。。。”

此时冷月当空,城翔仿佛看到上面印着一龙平日淡淡的笑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