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 第9章 风起_菁小九

一对一宠 2020年02月10日

几个月前,建木之主的辞世在大荒之中引起一片沸腾。大荒各国国主皆为神族,神族天寿尽时会飞升,回归天界。神族天寿未尽却死于非命就无法再回归天界,那是真正的“辞世”,便是灰飞烟灭了。千年来人界由神族治理得井井有条,互不相犯,神族间也和睦为邻,并未发生过争斗。建木之主是盘古大帝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位辞世的神族。

据说,建木国的神木受邪气污染,几欲垂死,这邪气来的莫名其妙,却来势凶猛,致使建木国遭遇罕见的疫情,建木百姓受尽了折磨。疫情爆发没两个月,就传来国主的死讯,具体死因没人清楚,王位匆匆由其独女玄姬继承。巧的是雷神恰逢此时向建木提亲,其子宓羲亲自前往建木求婚,不但救活了建木,还赢得了玄姬的芳心。更有传闻说,宓羲已经将建木国的兵权在握。

这些传闻不知从哪里开始,却传播得飞快,几乎成了每个大荒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南海一家小酒馆里。

“这雷泽的宓羲不但相貌在神族数一数二,才能也绝对算得了上乘,建木国本来民不聊生,新国主又太过柔弱,完全沉浸在丧父之痛中不可自拔,幸亏宓羲去得及时,第二天便制住了建木的疫情,这才救了建木一国啊。”几个年轻人围坐一桌,其中一个正在高谈阔论,其他几个都“啧啧”附和。

“听说宓羲不但制住了疫情,还帮助建木重整军队,教新国主治理之道,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就使建木重整旗鼓,上下打理得井然有序,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角落里一个绿裙少女正端茶欲饮,听到这里不禁“嗤”了一声。

声音不大却在酒馆里显得尤为突兀,引得周围人都向她看来。

那桌年轻人更是不爽,刚才高谈阔论的那个大声说:“这位姑娘,请问对刚才在下的话有何见解?”

绿裙少女的小脸被茶碗遮住,只露出一头乌黑的秀发,半晌才悠悠把茶碗放下,一双狡黠的大眼睛眨了两下,众人不由惋惜,这样一双美目却长在一张平淡无奇的脸上。

“公子刚才说一个叫宓羲的神族救了建木,大家都知道此次建木受邪气污染,神体受损严重,岂是一神之力就能挽救,这当中当然需要一件天家宝物作为引子,雷神的宝物天锤向来是好战之物,又怎会有治愈神木的能力呢?华胥国的水玉倒是有救治之效,就是不知这雷泽神子有什么本事能拿到华胥水玉来救治建木,所以啊,这功劳万万不可能是这宓羲的。”

年轻人语塞,少女又说的在理,只觉得不能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狡辩道:“也许……也许就是借来的……”

绿裙少女莞尔:“神族向来视宝物为珍,又怎会轻易借与他人,我看着建木一定是华胥氏救的。”

年轻人不服:“敢问姑娘又是如何知道这些天家之事?”

少女举茶的手顿了顿。

“我……我也只是听说……”

年轻人顿觉底气回归,提高声音道:“听说之事又岂能当真?在下刚才所说却是九天中人带来的消息!半点不假的。”

众人本来暗自思索,听闻此言又完全站到了年轻人一边,纷纷点头附和。

年轻人面露得意之色。

少女郁闷地小声喃喃:“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雷泽的地盘呢!明明是南海的百姓,却处处为那雷神之子说话,哎!”

隔壁桌的一位老者好心提醒道:“姑娘有所不知,南海国主修炼火术,百姓也属火灵,其实说来这火术,正是千年前雷神教与先主的,祝融小主继位后十分尊重雷神,此次建木与雷泽联姻,小主也是乐见其成的。”

“原来是这样,多谢老伯告知,小女途经此处,不了解情况,刚才言语中多有得罪。”少女忙谢道。

老者捻须一笑,“呵呵呵,无妨无妨,都是年轻人,难免气盛,姑娘也别在意。”

少女是阿希无疑。救活建木后她并没有立刻原路返回,建木的情况让她心里难过,玄姬悲痛的眼神又刺在心上始终挥之不去,她暗自揣测建木之主的辞世也许与建木此次大难有关,心下更是不能平静。如果真正如此,母亲为何不告诉自己实情,或者派一名修行卓越的神族前去建木呢?母亲说这世间险恶,自小告诫自己不要走出华胥,这次为什么要把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一路走来,世间的一切也似乎与自己在华胥的听闻有着巨大的差异。大荒究竟是什么样子?阿康说的大灾难到底会不会发生?她只觉得应该继续走走,又不知道该去往何方,只好向华胥相反的方向行去,来到这南海小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