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水流年 学总裁耍帅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08日

梁生在后面扯着嘴嫌弃道“啧啧啧,这简直了,才刚开始就是一轮秀,我真是甘拜下风啊!”

“你也别说,你还有海乔,颜柚长的帅又有钱,就剩我和于航偃两个搓穷鬼,我们才是受到暴击好吗?”迟皎说着那叫一个委屈。

“是你搓穷,我觉得我还不错。”于航偃不留情面,迟皎更是扎了一刀。

“我觉得就迟皎这开朗的性格,应该还是很多人喜欢的。”徐海乔说的也不假。

迟皎幽默,乐观开朗绅士风度也是很好,长的也是非常小可爱,看着就单纯。

就是有时候反射弧特别长。脑回路简直被砸过。

“切...”于航偃斜斜撇了一眼迟皎,一脸不屑,许是还记着迟皎说他搓穷的事。

“颜柚,你一直盯着他们,是不是觉得他们真的特别配。”徐海乔走进了几步,就在颜柚旁边,看向乔镜他们两,角度非常好,笑容眼神看的一清二楚。

颜柚有些恍惚“嗯,是非常配,流年爱玩闹说不定能把乔镜也带成话唠。两个人性格互补,蛮好的。”

“看乔学长现在就有点话唠,看他们两就知道,一直在讲话。”迟皎撇嘴,极为嫌弃和不乐意。

.....

在之后的一阵子,乔镜和慕流年在一起的消息传遍了学校。

甜蜜的恋爱...

高调的告白,深情的告白,让大部分女学生都迷上了乔镜这种淡淡的儒雅。

喜欢乔镜这种告白起来毫不犹豫的个性。

慕流年也是和乔镜像之前一样相处,只不过,话多了些,相处时间多了些,有了主动权霸道的宣告。

终于,在乔镜有选修课时,慕流年特别找了借口脱身。

待到了约定地点时。

颜柚已经靠在树下等她了。

轻轻的一步步徘徊,没有焦急的意思,只是浅浅的温柔的看着脚下,来回慢慢的走。

“柚哥,你来多久了?”慕流年看颜柚总是低着头看着脚下,一步步徘徊莫名的心酸。

“没多久啊!这些日子跟乔镜相处还好吧!柚哥这阵子有很多事,很少看到我,想过我没有?”颜柚轻轻抬头,靠在大树上,一如往常带着调侃的语气。

“很多瞬间,还是想过柚哥为什么不在的,总说你有事,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确实是有很多杂事,这么急着找我,怎么了,乔镜欺负你了?”

想也不可能,乔镜不可能欺负慕流年。

多此一举的问只是想确切的知道。

“怎么可能,就乔镜?要说欺负肯定是我欺负他,来,柚哥,坐,坐下说!”

慕流年见他提乔镜,有些小害羞。

双腿盘坐在大樟树下,摆着手也让颜柚坐下。

“怎么这么急着找我?”颜柚轻弯着一双长腿也如慕流年一样和尚的盘坐。

“就是最近总有点事想跟你说!”

“你说说看。”

“我最近跟乔镜一起,乔镜对我特别好,什么都为我准备好,我喜欢什么他都知道,你也知道,我这人脑子有点缺心眼,总觉得怪怪的,感觉迟皎和航偃哥有小秘密,就连梁生和海乔也总小心翼翼的跟乔镜说悄悄话,还不让我听。

我又不好意思问乔镜,免得他说我不相信他。问海乔她也不说,问迟皎他说是乔镜的人生大事...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

但是,跟他们有小秘密的不是我吗?我都有点怀疑你们是不是在我背后做了什么小动作。”

颜柚背后有些凉意,眯了眯眼“别想多了,现在乔镜对你那么好,你们在一起也特别开心,最多就是他们嫉妒你有乔镜这么好一个你男朋友,所以故意拉着乔镜来气气你吧!

不要介意,也不要多想。”颜柚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下他们那一群人,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慕流年都问了,还不收敛些,跟乔镜有什么好说的?

“柚哥你说的这个理由好苍白。我觉得我真的会相信吗?”

颜柚刻意咳了几次,撇嘴也是有点尴尬,这年代,用这种理由骗小姑娘都不管用了。

嫉妒那都是情敌才有的事...

两人靠在树的两边,一颗大树的树荫挡住他们的太阳,微微有些树影因分在他们身上晃动。

随便的聊了一些刚遇见时各不待见的情况,说起了颜柚那暴脾气的母亲和那一直忍受暴脾气却依旧混的风生水起的父亲。

慕流年从来没有听颜柚说过他的父母。

这还是第一次,她一直以为颜柚这种不羁的浪子气息,看似玩世不恭却很细心的人会有一个不太好的家庭。

一般好的家庭里,教出来的孩子都是非常书呆子,虽然,也有很多例子,比如颜柚。

有一个完美无缺的家庭,没有学成书呆子,反而行为大胆,做事决断。

想必,也不是所以的家人都喜欢孩子学成书呆子。

“流年你是不知道,我爸啊!他在外面一直拽里拽气的,每天公司里板着个脸,回家之后被骂的狗血淋头却还不敢说什么。”

“这样的家庭我总觉得很温暖,我爸妈吵架都比较少,无法体会你的感觉。”

颜柚抬眼,往远处望去“流年你知道吗?我问过我爸,他为什么这样都忍,因为我妈的暴脾气我都觉得特别受不了,我爸说的是:娶都娶了,你都那么大了,我们也老了,能怎么办,难道还要跟你妈计较闹到离婚吗?你妈也就嘴欠,听听就好了,毕竟她的青春都付出在我身上,我年轻时就没把她怎么样,现在都老了难道要闹的她不开心吗?

当时,我听到之后也是大概懂,我总觉得我爸说话时的无奈是因为懒得计较的意思,后来才知道,那是责任,也是一种认命。”

“...认命?”慕流年听着其实不太懂。

总觉得,这样的忍受颜叔叔肯定是憋屈的。

“嗯,大概就是认命吧!谁让他当初要娶我妈呢?有了责任心,尽量都顺着我妈,我觉得等到以后,你要是和乔镜结婚,你肯定也是我妈那样,一个劲的骂乔镜,而乔镜还会当做什么事也没有一样依旧为你做饭。”

颜柚侧身看着慕流年,眸光流转着,缓缓一眼...柔和,有些无奈。

慕流年听到颜柚说的以后结婚一事,竟也脸红着低下头,抿嘴笑着。

“说什么结婚啊!那还太早!说的我还蛮害羞的,我觉得我开始觉得乔镜有小秘密真是对不起乔镜,有小秘密就有呗!不跟我说也许是为了我好,也许是真的非常重要,或者是其他人让他保密,反正,我以后也不会这样怀疑乔镜了!”慕流年抬头,望着远方,浅笑着有些释然和理解。

她该相信乔镜,乔镜那种闷骚的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些表白的话就可以证明乔镜对她,是完全用心的。

毕竟乔镜脸皮太薄了...

“明白了?还是有点智商的。”

“那当然...”顿时,铃声响了,乔镜那堂课也该下了“柚哥,不说了,我得走了,不然乔镜会找我的。”

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就打算走。

颜柚连说一句的时间都没有,慕流年就小跑起来,往教学楼的方向去。

“会幸福的吧!”

轻轻喃喃自语,她会幸福的,有乔镜宠她,怕是会上天,这辈子也下不了地狱。

站着望了那栋教学楼许久才转身离去。

倨傲,高傲,抬头有着自己的个性。

以后,就别躲了,也别逃避了,和原来一样不好吗?

和原来一样...

————

乔镜刚走出门就看到慕流年气喘嘘嘘的往他的方向跑。

整理了一下衣服,特别解开了衬衫的两个扣子,把刘海往一边挪开,微微扯了扯嘴角,眯了眯眼将表情变得僵硬无比。

一脸见仇人的模样,眼睛更是凶恶无比。

慕流年在五米处停下。

扯了扯嘴角看着乔镜这种表情,只觉得不可能,乔镜不可能小气成这样。

看着他的表情,又不太对???

这...解锁的新功能?

“那还是解释一下吧!”慕流年大步向前,拉着乔镜就走,偷偷撇了一眼乔镜的脸,那表情更是可怕。

拉到一个比较暗的楼梯间,舔舔唇角还有点紧张“乔镜,你别用这样的脸对我...我...”

“不帅吗?”

慕流年话没说完,乔镜就接了下去。

慕流年蓦然抬头,现在乔镜没有那种仇人一样有点扭曲的脸面,而是睁着大眼睛求证,无辜的小模样,仿佛什么都不懂的小天使。

“???什么意思!”慕流年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难道真的被荼毒了?

“就刚才那样,不帅吗?”还是一脸无辜的问,有点小茫然。

慕流年挠了挠眼皮,靠着墙壁坐在了阶梯上。

“又看什么小说了?又是谁让你看的?”

“...没谁?你自己不说很帅吗?我就去看看而已。”乔镜被揭开了心事,还有点小害羞。

默默的坐在了慕流年的旁边。

“别吓我,就你刚才那表情,我还以为你把我当仇人,凶恶残暴的眼神我还以为我干什么了。”慕流年拍拍胸口。

“小说里说什么深邃的眼神想黑洞一样会让人沉沦,嘴角总勾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更加邪魅。不是挺好的吗?你之前也说喜欢这样的。”

乔镜有点无语的看着慕流年,在此同时,轻轻侧下头靠在慕流年的肩膀上。

“什么黑洞深邃都是假的,我眼珠子也黑的,深邃什么的那是欧美人的眼睛,你一个中国人就别瞎凑合了。”简直可怕,慕流年无法否认,看到乔镜那眼神的一瞬间还以为乔镜有什么事生什么大气了。

“都是骗人的吗?那我看的一堆评论都在说那霸道总裁很帅怎么的,看我,还特地解开扣子耍个帅,结果我女朋友还不喜欢,什么破小说,浪费我流量,我等下就去删掉。”

乔镜浅浅笑了,闭着眼睛靠在慕流年的肩膀上总觉得幸福,温暖...

“你也别学了,学不来的,霸道总裁我还是喜欢,只是你只能当小白脸,就你这样,当不了霸道总裁。”

慕流年毫不犹豫打击。

乔镜有自己的味道,默默的陪伴,安心的感觉不是谁都能模仿的,然而那些禁欲系的总裁他也学不来。

虽然知道他也只是闹着玩,但是,知道他费尽心机学他之前就不屑的人物,总觉得委屈他了。

“你这话说的我真生气,小白脸能形容我的吗?起码是条真汉子的我怎么能是小白脸呢?”

乔镜把头一翘,抬得老高。

“我也是看了不少小说的大佬了,小说里的男主角,校园里是校草,有钱帅气,公司里是总裁,身高起码一米八五,八块腹肌不能少,脸庞帅气刚毅不能少,你呢?最近吃胖了吧!确定现在肚子上不是肥肉。”

慕流年歪着头笑着,眉毛一跳一跳的貌似很开心。

“我还是个学生,什么总裁什么的那还真的不适合我。”乔镜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赞同。

仿佛之前学总裁差点脸抽的人不是他。

“那校园里呢?我记得每年都有校草评选的,去年是谁?”

慕流年这种八卦之人,像什么校花校草什么的肯定不会放过,自然是知道的。

乔镜脸色一顿,有点无奈“得得得,不是校草,去年是颜柚,我都不知道排多少名,谁喜欢那些东西啊!还不是那阵子颜柚总是在我们面前说,多荣幸似的。”

乔镜还是撇着嘴有点小小的不开心。

“柚哥这是自信,现在小姑娘都迷柚哥那种带着邪气的少年,所谓的那一句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可幸运了,我居然喜欢你!”

慕流年用力拍了拍乔镜的背,让他感受一下他多荣幸。

“那可真荣幸。以后我可就当小白脸了,你得养着我。”

“乔镜,你话真多,说的我能养活自己一样,这还是要靠你。我比较喜欢当在家躺着睡觉的小富婆。”

“我还没说什么,你就想当我的小富婆,是不是,早就想要嫁我了。”乔镜噗嗤一声,难掩笑意。

慕流年一顿...“明明,明明是你说要我养的,是你想的好吧!”

“是啊!我是想啊!我就是想娶你啊!所以你也说了要当我的小富婆就是你也想嫁我!没毛病啊!”

慕流年抬头望着楼梯间的小窗,看着外面透进来的点点阳光。

“...好像真的没毛病!我怎么就觉得奇奇怪怪的...你开始说的话是句句带套啊!骗我跳进去。”慕流年好不容易才相信乔镜这种骚包的人也会套路人。

“你自己说的怪我咯,我又没有拿刀威胁你,说都说了也不能反悔,等我有能力,你就安心的当小富婆就好。”

乔镜抬眼,浅笑望着慕流年的侧脸。

刚好偏头,慕流年就莫名碰上了乔镜那宠溺却感觉套路满满的眼睛。

立马把头偏回来,双手捂脸趴在自己的双腿膝盖上“你这么说的我还挺不好意思的!”

乔镜再也不是浅笑,噗嗤一声捂着自己的嘴巴,看着这有点可爱故意造作的慕流年。

还真是...各种扭捏,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趁着她还在装害羞,乔镜悄悄站起,往上走了一节台阶,双腿放在慕流年那节台阶的两边,坐下去之后...

乔镜两手就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慕流年的两只耳朵,有控制的力道往上拉。

慕流年突然抬起头,明显听到乔镜在背后咯咯的笑声。

“乔镜,你干什么?”知道他是闹着玩的,也没动没反抗,毕竟力道很小。

“看你要装可爱装害羞忽悠我,我就来逗逗你。”乔镜的头已经伸到了慕流年的左边。

磁性有点沙哑的声线,慕流年听着只觉心跳加快。

慕流年把头一偏,正好碰上乔镜,两人的脸很进,听得到他的呼吸声。

她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莫名觉得,乔镜又变帅了,怕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一时间,这一刻,感觉世界都静止了。

本是美好的时刻,慕流年也沉浸无法自拔。

然而,乔镜歪着头,眼睛笑的弯弯的,突然撅起嘴巴“怎么,要亲亲吗?”

慕流年的美好瞬间被打断,翻了一个白眼就挪正了头,只是乔镜总是不放过,一步步离得更近,呼吸的气息都吐在慕流年脖子上,只觉得痒痒的。

“闹什么?自觉点坐回来。”慕流年有点心绪不宁,说话有点冲,左手用力拍着旁边的台阶。

下手狠了手心都疼。

慕流年有点小委屈 坐下之后还是靠在慕流年的肩膀上,双手拉过她的手。

抚开她的手掌,看着手心里红彤彤,有点心疼的看着,轻轻抚摸。

慕流年这可真是害羞,这样的乔镜,又是一种帅气。

“活该!自己要那么用力。”乔镜把慕流年的手搁在她自己的膝盖上,一脸嫌弃。

慕流年斜着眼睛愣愣的盯着乔镜“我以为你会心疼我!”装的一副小委屈。

其实手并不疼,只是想逗一下乔镜。

“来吧来吧!亲亲抱抱举高高。”乔镜摊开双臂,慕流年一转头,只差一步就入怀了。

慕流年默默的挪动屁股。

“就你,这样了还惦记着嫦娥,活该你被丢到人间来。”完全胡扯的一句话。

只是暗暗的气气乔镜。

乔镜收回双臂,淡淡笑道“我是猪八戒惦记嫦娥,那跟我在一起的你是谁,高老庄的小姐,还是...嫦娥?”

“那当然是...”本来条件反射就要说最美的一个,可是,一看到乔镜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觉得怪怪的。

突然想起,猪八戒只是惦记嫦娥,却是和尚,最后成佛了...

“是什么?”

“是你身上的肥肉。”实在没得说了,永远跟着猪八戒的只有一身的肥肉,没有其他的。

“我好喜欢你!”乔镜温情相望,喃喃开口就是这么一句心里话。

他最近总觉得,慕流年做什么都很可爱,他都会觉得心跳都快的受不了。

“哦哦哦...我听到了,听到了!”慕流年食指指着乔镜惊讶了半天。

猝不及防的告白心里还有点小甜蜜。

“听到了就听到了呗!吵吵什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