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赤长歌 第十三章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08日

这样晴好的天气,微风徐来,吹起了墙头少女乌黑的发丝。微风中,淡淡芳香扑鼻。而这股香气不浓不淡,雅致清新,沁人心脾,让人为之陶醉沉迷。正像这墙头的少女,鹅黄色修身仕女步莲裙,腰间松松垮垮的环着绿绮丝带,远远望去,小莲碧玉,清影丽人。

来人正是笑玉,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轻一吸气,嘴中念念有词,只见临近湖边“咻”的一声一窜湖水破水而出,紧绕其周围,旋转如一阵风似的瞬间将她缓缓送至墙下。

而这种异技只是前几天发现的。

偶然间的发现,让她知道了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正是这种与她人的异别,使得笑玉更加谨慎起来,不能在人多的地方使用,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否则,那将会有大麻烦。但另她最高兴的是,离天很近了,确切的说是:很快会见到爹娘了。

“啊丫丫”她使劲的伸展开胳膊,一展刚才的愁眉,眉开眼笑起来:“可算是出来了。”

街上的人与往常不同,很少。淅淅沥沥,家家大门紧闭。远处传来闷闷的木头压在青石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她顺着声音走过去,确实生生吓了一大跳。

远处走来一个满脸腮胡、身着古铜色上衣,下着墨绿肥裆裤的男人,冲着她挑了挑眉毛,那脸上的腮肉仿佛都开始动情的舞蹈,越发欢呼起来。笑玉皱了皱眉头,确实装作未曾见到般,小步走过囚车。

“处子是不是很香呢?老子尝过很多,不过还是细妹子好,这个好,这个好!哈哈哈哈”

污秽的话语残绕在笑玉的耳边,她装作没听见,幽然走过街角。

“ 这小丫头片子,哪家的?”郝一仇斜眼问周围下人。

“回大人,小人不知。”下人恭恭敬敬的一鞠躬。

“噢~~”郝一仇故意拉长音,囚车队伍中一人突然消失,接着闪进了街角。

无人的街角里,几个影子在晃动。不仔细看来,真的会以为是地上那风吹柳枝的影子,飘来飘去。

暗黑里,郝一仇在空个中快速而狠戾的比划了两下,两个手下点头随即便消失了踪影。八月,这空荡荡的巷子里,唯独这囚车在俨然前行。空气中不时飘荡着混杂腐臭和铁水似的血腥味,笑玉觉得恶心而又同情那囚车里的人。究竟是犯了什么错,到折磨一个人到这种程度?笑玉暗暗想着,突然眼前一片漆黑… …

睁开眼来,环顾四周。这是一个破败的木屋,抬头这床的纱帘什么的已经破败不堪,到处是蜘蛛网和灰尘,右手边是一个大缸,里面早已是空已经是很久没人空如也,显然这屋子是很久没人住了… … 随着她的头上仰45度角,一声尖叫,打破了一切。

面前有三个黑色蒙面人,她的手和脚早已被悉数捆绑在床上,迷药让她的四肢早已失去知觉和行动的能力,她眼睛一转,想起爹爹的话来,凡事不可着急,要智取!“对!智取!”

她眨了眨眼睛问道:“请问你们是?”

其中一个体型较胖的蒙面人并未作答,只见他使了个眼色,其他两个转眼便消失了。“一会,你就会明白。”蒙面人沙哑道。

他越走越近,甚至欺身下来狠狠的压在了笑玉的身上。未等她反应来,一把将自己准备好的黑布蒙在了她的眼睛上,并摘下面布堵了笑玉的嘴。

“这货竟是个采花贼!是我大意了!力量没法施展,药力尚未散去,可怎么办?!“笑玉暗自想着,急的呜呜乱叫。

也就几秒的功夫,采花贼手已经开始动作起来,几下就除了笑玉的外衣,只剩了中衣,望着皎月般的皮肤,郝一仇不禁感叹…“自己都近四十了,一直没娶个漂亮姑娘,如今…“他美滋滋的想着,手上顺滑的感觉让他不禁身体一震。

“公子,您看,都这样了,您还不帮忙吗?“房梁上的池念珠斜眼死劲瞪着柳奚之。

”眼见此景,我却有些后悔了。“他不慌不忙道 ”早知道这样的场景,今天不应该跟来。“

不待他续说,只见池念珠早已经飞身下去。

多美的春色也未吞噬郝一仇的一丝理智,眼角见有一阵剑光晃来,本能的他一个翻身躲了过去,池念珠一刀砍在了床板上。

“贼人!哪里去!“池念珠猛大吼一声,回头一个重山蹈海式剑花使了过去。郝一仇瞬间清醒,赶忙吹起哨子招呼同伙赶来帮忙。

看这姑娘的招式身手不凡,”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材烧!可惜了我的美人啊!“郝一仇得得瑟瑟内心翻江倒海,痛心疾首的扔下手下们一个飞身飞出木屋。

“你这是要去哪呢?“

眼跟前是一个穿着蓝袍的俊美青年,郝一仇瞬间迷惘了“这面容不比闺中少女差啊!可惜是个男人。“他不答话,不想生是非,准备继续抽身离开。奈何面前这家伙寸步不让,郝一仇大吼一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闯。今日,老子让你见识见识!”

只见刀光剑影中,郝一仇感觉空中的气氛逐渐压抑下来,他左挥一刀,右轮一下。奇怪的是竟然总也不砍不到真人。不久,月亮渐渐攀到枝头,仿佛自己被黑暗吞噬了般,一阵冷瘦瘦的小风吹来,一位着白色纱衣的长发飘人款款落至自己眼前。

“喂!你你你小子搞什么鬼?”他轻挑起浓眉,不以为然的把剑在手中上下颠重把玩着。“告诉你,大爷我只对女色起兴,至于男色嘛”他一脸淫相的奸笑着。

这长发飘人渐渐回转身来,郝一仇的眼中从满是惊讶不信到深度的恐慌,最后浑身竟然抽搐吐起白沫来,咕咕噜噜从高高的房顶跌落。

屋内,两个手下听到闷响后,疑主子生变,一个抽身向外逃去。

池念珠正要赶着追去,蓝衣公子一步挡在了她面前。“没必要去追了,他活不了多长时间。”蓝衣公子轻言道。

“可是,他们差点差点毁了这姑娘的名节啊!”池念珠右握剑的手青筋暴雷,好似一条条蚯蚓一般缓缓的爬满了她的胳膊,让人不寒而栗。

“不是没毁吗”

“念珠,以前的事要忘记,尤其是不好的回忆。对你和对其他人都好。”蓝衣公子说着转过身开始向外走去。

池念珠抖了抖她那浓密的睫毛,半天无一响。

“他中了幻术,你明白的”蓝衣公子又道。

池念珠深呼一口气,一剑解开了李笑玉身上的绳索,望着床上熟睡的笑玉,她口中吐出了几个字:“你真幸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