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世长歌 第48章 孟怀瑾之死_忆泉居士的小说

一对一宠 2019年12月08日

安歌进攻王城的消息传来,凯风便得知攻入鞍门城的时候不远了。为什么会这么想致安歌于死地?凯风自己也说不清楚。

只是每次见到那个少年漠视苍生的目光便心下不悦,只是每次看到文茵眼中的愤恨便跟着心疼。

没有理由的怨恨安歌,没有理由的想让他死。到如今三皇子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借口。

天子死于龙椅之上,安歌失踪。三皇子震怒,再不顾对安歌的最后一丝提防。下令凯风即刻攻下鞍门城,逼安歌现身。

不知是血液里对父亲的最后一丝眷恋,还是以为父亲死于安歌之手的颜面扫地,三皇子的震怒来的不明缘由却摄联天下。

一道孟怀瑾勾结叛军作乱被围困的消息传遍瑾国,没有了凌滨阁支撑的鞍门城再不复往日的繁荣生机。三皇子手下的护卫军与叛军的较量姗姗来迟,却终于假戏真做,兵戎相见。

孟怀瑾坐在北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沉默了一整天。早该猜到雅南心怀不轨,却让她在自己眼皮底下抽走了凌滨阁的势力。如今城中不足二十万的士兵,如何应对城外几十万大军?

该怎么做?听安歌的话撤退?如今自己还有何面目去见安歌!

战鼓声响,凯风已派人送来了战帖,后退这种事,他孟怀瑾从来不会做。凌滨阁已不在,自己拼死也要为安歌守住最后的领土与尊严。

向承宇从靳州以高家之名调兵三十万前至王城。安歌已退,偌大的王城只有詹依斐等人还在不停寻找着安歌的踪影。

“依斐,别找了。安歌那样的人,他若想躲,你们是找不到的。”向承宇跳下马,拍了拍詹依斐的肩膀,似是安慰。

“公子回来了,三皇子命依斐扣住安阁主,结果还是让他带着嬷嬷逃掉了。”

“他是带着嬷嬷来的?就他们两个人?”向承宇有点紧张的询问,呼吸都放缓生怕听不见詹依斐的回答。

“是啊,按理说女子不该进军营的,可安阁主身份特殊,那嬷嬷又年纪大了,我也没说什么。这一次安阁主跑掉了,连那嬷嬷我们竟也没能留住。”

向承宇听了詹依斐的话,呼吸抽紧。阿清没有跟着安歌行军?

“鞍门城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开战了,孟怀瑾的确是个难的将才,单凭二十万人死守了两天,不眠不休的。不过凯风公子带去的兵将多他三倍,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拿下。”

向承宇听了来不及多说,翻身上马便急忙向鞍门城的方向赶去。阿清不在安歌身边,或许她就留在鞍门城里。为什么自己在鞍门城住了那么久却没有看到她?她是在躲还是遇到了什么事?

来不及仔细分析,向承宇一心只想奔到鞍门城里看个究竟。若是城破阿清落在三皇子手中会是怎样的下场?以她的性格她会为自己安排什么样的下场?

向承宇心里慌乱着,不安着。自己亲自将安歌送进绝境,到如今安歌救不了自己又有谁能保护阿清?

孟怀瑾守了三日,身心俱疲。脸上被硝烟染满脏兮兮的烟尘,再也看不出往日俊郎的样子。身边的兵将已不足三万。凯风也像是在拖延时间一般始终没有全力进攻。

孟怀瑾知道,他们在等安歌。生平第一次这么期待安歌不要回来,不想安歌见到这满目疮痍的景象,也不知自己该如何面对安歌。孟怀瑾只觉得这场仗不能再拖延下去,若是必输无疑,至少在安歌赶回来之前就尽快了结。这样安歌也不必再露面了。

这世上有什么比安歌的安危更重要的?这世上有什么人比安歌更让自己惦念的?

不会再有了!

最后一战,孟怀瑾下令大开城门。任由凯风的兵马杀进城中。身边的三万人经历了如此艰难的一仗,也再难有什么士气。城门一开,逃离的,投降的,被杀的。

孟怀瑾握着长戟,维持着最后一点尊严宁死不降。凯风却一心想活捉孟怀瑾,逼安歌现身。

一道鲜红温热的液体喷洒在凯风脸上,孟怀瑾邪魅的笑映在眼前。像个恶作剧的孩子,慵懒的不怀好意的笑着。眼神中无声的轻视与嘲讽。

他是孟怀瑾,高傲不可一世,永远不会低头的孟怀瑾。他笑对天下,嘲讽众生,唯独对一人真心相待。

只是如今他再也无法站在她身侧守护。

“公子,孟怀瑾死了,怎么办?”

“悬尸城上,枭首示众。”

凯风冷冷的笑了一下,不复往日的温和,“我不信安歌会冷血到如此地步,连孟怀瑾的尸首都不收敛。”

向承宇赶到时,凯风正在派人清理战场。没有了伏尸百步的惨状却也从鲜血殷染的土地中看得到战争的景象。

“孟怀瑾呢?”向承宇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死了。”

“阿清呢?”

凯风愣了愣,“我没看到她。那女人似乎不在鞍门城里。”

向承宇松了一口气,紧绷的整个人瞬间瘫软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她不在能去哪?依斐说安歌出征时身边只带了秦嬷嬷,没有阿清的身影。”

凯风看着失了分寸的向承宇,心下快去思索。

“师兄,阿清姑娘的踪迹怕是只有安歌知道。如今凌滨阁也不再属于安歌,安歌再无反攻我们的机会,怕是阿清姑娘已经被安歌藏起来了,为了关键时刻从你下手,拿回什么。”

向承宇想了想,眉头紧皱。

“师兄,孟怀瑾在我们手上,安歌一定会来的。你若想知道阿清姑娘的去向,不如直接问他。”

“也好,不过,孟怀瑾毕竟是一代名将,枭首示众未免有些过了,将他好好棺敛了,以王侯之礼安葬了吧。”

“我知道了。”凯风应了声,将孟怀瑾迎进鞍门城。

曾经荣极一时的鞍门城如今换了主人。残破的孟字军旗倒在城下,被鲜血和泥土掩埋,再没有光亮的色彩。

也许终有一日再不会有人记得今日的纷乱,可总该有人为今日的亡人祭奠。用鲜血,用生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