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到一只疯犬 第16章 被救_东方葫芦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07日

雨后的大地透出浓浓的生机,轻柔的微风吹过,碧水微澜,波光粼粼。

“驾……”一辆华丽的马车奔驰而过,突然察觉前方地面有东西,驾马的小厮情急之下,紧紧拽住牵引绳“吁……”

“啊……”从马车内传出女人的惊呼声,“亭子,你这是做什么?还会不会驾马了?回头让管事扒了你的皮……”那是一道如黄莺出谷的嗓音,即使说着难听的话语,也让人生不起恶感。

“阿碧姑娘……对不起……”亭子急切的道着歉。

“究竟发生了何事……”一双纤细而洁白无瑕的手从帘幔内伸出,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她的长相不过清秀而已,但是却有着一双娇艳的美眸,让人难以忘怀。身后一位俏.丽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亦步亦趋的跟着。

“妈妈……”亭子恭声道,“前方好像躺着一个人……”

“哦?那随我去看看吧……”妇人淡淡道。

“妈妈……可是咱们不是要去牡丹坊去借人吗?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阿碧小心翼翼的低语道。

妇人嗤笑了一声,“你以为牡丹真的会借人给我们红莲居吗?不过是些场面话,要不是咱们实在走投无路了,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妈妈……可是……可是……牡丹姐姐毕竟是从咱们红莲居出来的,总归是会念些旧情的吧?”小姑娘着急道。

“唉……你还小,世上的白眼狼……还少吗?”妇人无奈的扶了扶额。

“算了,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妇人眼神越发的坚定。

“咦……”亭子呆愣地盯着地上的人影,脸上浮出可疑的红晕。

原本正在谈话的两个人被他的惊呼声吸引,缓缓地走了过去。妇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地上的身影,入目的便是白.皙无瑕的颈脖锁骨,以她多年相看美人的经验来看,躺在地上的这个人,是从骨子里透出的美,根本不是牡丹那些庸脂俗粉能够比拟的。

妇人伸出手,抚开那人的乌发。妇人的眼神中透出惊叹,这样的良才,如果交给她调.教,不出一个月,必定能拿下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

“啊……这姑娘好生漂亮呀!比牡丹姐姐好看的多!”阿碧瞪大双眼惊呼道。

妇人紧皱秀眉,摸了摸少女的额头,烫的厉害,她急忙道:“阿碧,亭子,和我一起把这位姑娘扶到马车上,走……我们回去找大夫……”

“是……那牡丹阁还去吗?”阿碧支支吾吾问道。

“不去了……”

“驾………”马车加快速度往回赶。

“啊……这姑娘的腹部还有一道刀伤呢?”阿碧嘟着嘴,气愤道:“好过分,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伤成这样……这姑娘好生可怜……要是没有咱们,她搞不好就一个人孤单的死在那儿了!”

“唉……是个可怜的孩子……”

妇人不禁有些惊奇,即使这般狼狈,这个女子却依然美的让人心疼,在看到躺在泥泞中的她的时候,妇人还以为是看到一朵沉在淤泥之中的睡莲。

宽阔平坦的大道,笔直地通向远方。

“你说什么!”面具人低声呵斥道。

“对不起,老大……是我跟丢了……沈姑娘……”少年自责的跪在大厅内,眼眶有些发红。

面具人一掌拍向老幺,老幺的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撞向大厅内的柱子上。噗的一声,少年吐出一大口鲜血,颤颤巍巍的撑起身子,低着头,跪在大厅内。

过了好一会儿,面具人冷静了下来。

“说吧……当时发生了何事?”低沉暗哑的声音此刻显得有几分阴冷,沈惜琴是自己的逆鳞,犯者必诛。

少年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液,“不知怎么的,前面还相安无事,在快要到宜州的时候,出现了许多的蛊人,没办法,我只能将蛊人引开……后来……”

“后来……怎么了?”面具人漫不经心道。

少年咽了咽口水,“后来……等我再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看到了……满地的残肢断臂,还有一个经脉尽断的女人……”

“那个女人带回来了吗?”面具人紧抿下唇。

“带回来了……带回来了……正让老四给她医治呢!”少年急忙道。

“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面具人冷冷道。

少年耸拉着脑袋,“知道,情况不对的时候,我不该逞强,应该马上发送信号,请求支援……”

“暗房领罚吧……如有下次,绝不轻饶……”

“是……”少年龇牙咧嘴的扶着墙走出去了。

面具人走过长长的回廊,看到一个房门大开的屋子,走了进去。看到躺在床.上的冰儿,面具人眉头紧皱。

“怎么样了?老四!”面具人薄唇轻启。

娃娃脸紧皱眉头,“筋脉尽断,算是废了……”

“而且她应该还中了寒毒……”

面具人缓缓靠近床边,他瞟向床边挂着的那把剑,李冰的常用配剑,抽.出配剑,看到剑上沾染的血迹,他的表情却骤然僵住了……

这股气息是……玉芝金丹……过了这么久还没有消散。面具人握住剑的手隐约有些发颤,能留下如此浓郁的气息的只有一种可能,这把剑穿透了沈惜琴的身体。

面具人眼眶有些发红,黝.黑的眸子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芒,他狠狠地盯住床.上的身影。

“给我治好她,治好之后,关进暗牢!我有些问题要好好的问问她……”面具人那双阴翳冰冷的眸子如同嗜血般可怕,不留一丝.情感。

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会把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挫骨扬灰的。

忘机楼内。

“将忘机楼任务人员全部召回,发布终极密令,倾尽忘机楼之全力,一定要寻找到冰堡圣女——沈惜琴。不可向外透出半分消息,违者杀无赦。”面具人冰冷的声音响彻忘机楼。

“是!楼主……”所有身着黑衣契者半跪听令。

几十道残影瞬间从忘机楼出遁出。在夜色的掩盖下不知所踪。

“冰蝶都发放下去了吗?”面具人嗓音暗哑。

“都发放下去了!”

“只要冰魄在一公里的范围之内,冰蝶就能寻着气息找过去。”

红莲居内。

“怎么样了,黄伯伯?”妇人紧张的看着白眉长须的布衫老头。

老头摸了摸自己的长须,轻叹一口气,“这姑娘本就受了一剑,虽说不致命,却也失了不少血,还在雨水中浸泡了那么久,受了寒,而且体内似乎有一种很奇怪的毒,老夫也无可奈何呀!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啊!那……还有的救吗?”妇人紧张地盯着面前的老人。

“唉……也罢……也罢,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老大夫转身拿起毛笔在纸上写着药材,“能不能撑下去,就看她自己的意志力了……”

床榻上的少女秀眉微蹙,额头上不断冒出汗珠,显得极为痛苦。

“阿碧……快去打些井水。”妇人紧皱秀眉,偏过头,将手中的药方递给阿环,吩咐道:“阿环,去抓药……”

“是……”女孩拽着药方就飞快的跑出去了……

妇人不断擦拭少女的全身,为她降温。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久过后,少女的高温终于降下。

“太好了!终于把最危险的时候渡过去了……”阿碧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珠,瘫坐在地上,吐出一口浊气,她龇牙咧嘴的锤了锤自己的小胳膊。

妇人好笑的看着她,眼下是一片乌青,看起来是许久没睡好觉了。

“累死了……”还没一会儿,阿碧爬了起来,“妈妈……要不您也歇歇吧,您都不眠不休照顾她三天了!”

阿环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盘热汤,“是呀,妈妈,您都忙活了这么久,也该休息休息了,不然还没等这姑娘醒来,您自己就病下了!”

阿碧将热汤端给艳娘,艳娘接过热汤,喝了几口便放下了。叮嘱道:“那我先去歇息一下,等这姑娘醒过来,你们再来喊我……”

“是……”

直到艳娘的身影看不见了之后,阿碧一把拉住阿环,挤了挤眼睛,指指床榻上的少女,“漂亮不?”

阿环捂嘴偷笑,“你怎的像个登徒子?还有你这种……夸耀自家闺女的语气又是哪般?”

“我这不是觉得她很漂亮嘛!”阿碧羞赧的摸了摸脑袋,不像阿碧这般天真,阿环想的要深的多。

妈妈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姑娘,虽然她很美,但是也意味着她很麻烦,为什么要给红莲居招惹这样的麻烦呢?

“妈妈,难道想借这位姑娘的手,让红莲居重回往昔的繁荣……”阿环喃喃自语道。

“你一个人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呀!阿环……”阿碧疑惑的看着阿环。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说这姑娘漂亮呢!”阿环脸上挂着温婉的笑容,胡诌道。

“嘿嘿嘿,是吧,我觉得呀,要是这位姑娘,在咱们红莲居,咱们还怕啥,什么紫薇阁,牡丹阁……都不是咱们的对手!”阿碧眨了眨眼睛。

“是呀……如果这位姑娘真的能留下的话……”阿环轻叹道。

就是怕到时候会惹来杀身之祸!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