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一秒千年 第6章 05.车站_雛羽

一对一宠 2020年01月04日

05.车站

邓不利多没来由地一阵不安。

这种感觉持续了几乎整个暑假,差不多是从哈利遇到摄魂怪那天开始的。当天他从魔法部回到霍格华兹,从壁炉踏入校长办公室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城堡的异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拖着一条被单,而被单的另一端有人轻轻地拎起了它,并不用力,但就是能感受到那种异样。

城堡彷佛也被他以外的什么人给轻轻托住了。

那之后,他待在城堡几乎没有一刻是舒服的,他知道若不解决这种异样的话,他会一直无法安睡。但无论是画像还是幽灵,甚至是分院帽,大家都说城堡一如往常。

好吧,也是有一些不一样的情况。

“格雷夫人最近很焦躁。”格兰分多的驻塔幽灵“差点没头的尼克”说:“从……暑假开始之后不久吧?喔不,她在那之前好像就一直是很紧张的样子,但是暑假的某一天她忽然气得把桃金娘的厕所砸得乱七八糟,我还以为她是皮皮鬼装扮的。”尼克扶着自己快要掉下来的脑袋说:“桃金娘在那之后一直不肯从马桶出来,也不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血人巴洛试图关心格雷夫人的时候,还被甩到了西塔那边去,把所有人给吓死了。”

“听起来似乎是个不小的骚动呢。”邓不利多玩弄着胡子上的金色蝴蝶结笑嘻嘻地说。尼克抓住自己的头让它三百六十度转一圈,接着说:“她把巴洛甩出去的时候说:『我也许闯大祸了啊!一次已经够了这次说不定更加--糟糕!统统是你们斯莱特林惹的麻烦!』老实说我第一次听她那样说斯莱特林。”

回忆着半个月前的对话,邓不利多一边排放着篮子里的薄荷糖,一面思考着这件事情与那种异样感的关联。

桃金娘的厕所、格雷夫人、城堡的异样、『斯莱特林』……

邓不利多手一滑,一颗薄荷糖滚落桌面,但他并没有伸手去捡。此时的他被自己的想象给震撼到了--这些关键词连起来,怎么想都只有斯莱特林的密室!

也许该到密室转一圈?他继续排列薄荷糖的动作,接着回头看着像破布一样躺在那里的分院帽,踌躇是否要带着这会吐出宝剑来的帽子过去,毕竟他无法保证现在密室是安全的。

“我拒绝,阿不思。”当邓不利多离开他的薄荷糖,对着分院帽说出他想做的事情后,分院帽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我是怎么样也不去的,上次是因为事态紧急,我不过去也许那孩子就没命了,但这次既然什么也没有,就别想要我去密室那种鬼地方!”

“你居然会害怕城堡的一部分,这是为什么呢?”邓不利多故做轻松的问,他盯着分院帽不断抖动的帽尖,盘算着要不要直接的把它给抓过去。

“斯莱特林失踪后,另外三位创始人都不断警告所有知道密室存在的人绝对不准进到那里,他们说是因为蛇怪,但是默林啊!小爱莎当时的体型也差不多只有一个成人高而已,以当时学生的战斗素质来说,是可以轻易制服的,所以我觉得密室里一定有其它什么东西。”分院帽用那裂开的细缝不断说着,一副早就想一吐为快的样子。

“除了蛇怪,还可能会有什么东西?”邓不利多对于蛇怪的名字感到一丝惊讶,但他并没有多花时间在这一点上多做讨论。

“默林知道,也许是魔法阵、也许是什么凶恶的魔法生物、也许是诅咒,或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遗骨。”

分院帽的最后一句话吓醒了所有装做在打瞌睡的历代校长画像,他们短暂的骚动一下后,再度开始装睡。

“为什么你会认为是遗骨?”邓不利多的兴趣完全被挑起来了,分院帽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话,抖动两下后把自己压成一个扁扁的圆。“喔不,阿不思,我实在不想说这个。”闷闷的声音从那黑色有毛边的圆形发出来:“可以的话我希望这只是我胡思乱想而已!”

“呵呵,我并不强迫你,但是你也看到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连城堡本身都要让我操心实在太糟糕了。”

“噢好吧……”分院帽抬起头--尽管他没有头--然后转了一圈,说道:“关于斯莱特林的失踪,有一个说法是,他死了。”

邓不利多点点头,表示他知道这件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杀死了当时强大的斯莱特林?根据我自己的判断,我想只有一个人可能--伟大的戈德里克格兰分多。”

校长室一片寂静,邓不利多瞇起眼,在心理消化这个信息。

“正好,斯莱特林失踪的时间点相当微妙,当时有个霍格华滋的学生将学校的位置出卖给了麻瓜,并以自己为引将那些麻瓜给带了进来,掳走了许多人质。那场战争死了很多学生,而那个背叛者是格兰分多学院的人。”

“我看见了你眼里的诧异,阿不思,但正是格兰分多的勇气,才会让那个人有胆子背叛霍格华滋。一开始只有斯莱特林怀疑那孩子,并打算独自处分掉他,但不相信他是背叛者的格兰分多非常生气,他们似乎在湖边决斗了,那场决斗过后,再也没有人看过萨拉查斯莱特林。”

邓不利多开始踱步,接着他停下来,问道:“那么,遗骨?”

“因为谁也没有找到斯莱特林的遗骨,所以他才会呈现下落不明的状态,但若是格兰分多杀死他的,那么他的遗体只可能是被销毁或是藏起来了,而我想藏起来的可能性高于销毁--谁也不知道毁掉斯莱特林家的尸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霍格华兹也就这么点大,整个学校里唯一真正隐密的地方,只有斯莱特林的密室。”分院帽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断转圈,那作为嘴巴功用的裂痕不断开合,将自己长期以来的想法全部吐出来:“在我的印象里,罗伊娜和赫尔加就是在那时候开始常跑进密室的,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

“你的印象?”邓不利多忽然想起关于这顶帽子的一点事情,他摸着自己的胡子,缓缓问道:“我记得,你是格兰分多的帽子。在他中年的时候才被施加魔法变成分院帽的。”

“这没有错。”

“然后你还记得能说话之前的事情?”

分院帽骄傲地弯了一个弧度,邓不利多猜想他也许是想摆出挺胸的动作。“没错,阿不思。最早的记忆是戈德里克格兰分多拿起我的那一刻,从那之后我的记忆就一直被保存着,只不过在他赋予我生命之后我才有处理记忆的脑袋。”

“那么,你不记得那场可能杀死斯莱特林的决斗?他当时没把你戴上?”

分院帽僵住了。

“不,当时我是在场的,但是就只有那天的印象特别模糊,我想我的记忆大概被谁给封印了,或许是戈德里克本人。”

也就是说,那场决斗有他人绝对不能知道的事情,哪怕是自己的帽子。

“我想我知道足够多的事情了。”邓不利多用自己的胡子在手指上绕了一圈又一圈,接着他抓起了分院帽,随手戴到头顶上。那团像是破布一样的帽子立刻开始扭动,并发出抗议声:“你想把我带到哪里,阿不思!”

“斯莱特林的密室。”邓不利多走回自己的桌前,将那些薄荷糖收回盒子里,接着套上一件外出用的长袍。

“我告诉你那么多就是不想去那个密室!让我回去!阿不思!”

邓不利多当然明白密室的危险,如果真的如分院帽所说,密室里藏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遗骨的话,那么密室的危险度更是大幅提升。

但就算危险他还是必须去,如今局势已经不同了,他要确保城堡内不会有任何可能危害学生安全的地方或着魔法,若是连霍格华兹都不安全,那么那群孩子真的不知道能逃到哪去了。

--在伏地魔复活的现在。

他必须保住霍格华兹,绝对。

对哈利而言,这个暑假简直是糟透了。

差点面临被学校开除的状况,甚至被迫到魔法部参与听审会。尽管自己成功保住了魔杖却没得到半点关于摄魂怪的解释,人人都说他们并不清楚或是不能说,他之所以被隐瞒一切似乎都是邓不利多的指令--但这位伟大的邓不利多先生却不愿意抽出哪怕只有两秒的时间正眼看他一次。

他迫切需要倾诉。

一部分自然是有关于伏地魔的,以及这整个凤凰会的目的还有所谓的黑魔王的武器。但还有另一部分是他急需找邓不利多商量的--关于他日渐增加的、格兰分多的影像。

是的,格兰分多。

他已经确定从那场梦开始的一连串影像都是属于戈德里克格兰分多的记忆了。尽管一开始对这个想法抱有怀疑,但影像中无数次出现的古老霍格华兹、萨拉查斯莱特林,以及其它两位创始人和一群学生……还有最重要的,他们对“自己”的称呼。

--戈德里克。

--格兰分多教授。

哈利不敢将这些告诉任何人,光是他能看见伏地魔那边的景象就已经把好友们吓得够呛,没必要再增加他们的恐惧。况且,比起看见伏地魔那里阴暗又令人恐慌的景象,他宁可被某个陌生巫师的快乐生活给占据脑袋。

但这终究不是正常的。

哈利觉得自己若不解决这个问题,在他被伏地魔杀掉之前就会因为走在马路上发呆而被车撞死了--尽管暑假结束后他就不会看见麻瓜车辆了。

但他却没有机会与邓不利多交谈。

整个暑假,邓不利多出现在凤凰会总部的次数其实并不少,哈利就在楼上看见了好几次。但每当他冲下楼打算打个招呼并告诉他这件事情时,邓不利多总是会立刻转身进入餐厅--那里被当成是会议室--或是立刻旋身出门。

“--所以说,邓不利多教授肯定在躲我。”

哈利和韦斯莱一家站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除此之外还有赫敏、几个凤凰会成员、以及一条大狗。

“那是你的错觉,哈利,邓不利多教授很忙--非常忙。”赫敏格兰杰一脸的不在乎,她正抚摸着怀里的猫歪腿,在随口回答哈利后便将注意力转到了附近的一群新生上:“噢,才第一天就这样吵吵闹闹,等下要是到了火车上……”

“好啦赫敏,上车以后有得妳大显身手--噢对,还有我,级长的威严--抱歉,哈利。”罗恩韦斯莱正准备对自己的级长职位多说点什么,但在看见哈利的表情后连忙收回了话语及笑容。

事实上哈利根本不在意好友们都是级长的问题,暑假期间他就已经被开导且释怀了,更何况还有比级长更重要的问题在。尽管如此,他仍一点也不想向罗恩解释自己臭着脸完全是因为赫敏的关系,若是这样能让他们闭口不谈级长的话题自己也落得轻松。

“那不是错觉,赫敏,我--”当哈利思索着要怎么反驳赫敏时,姗姗来迟的双胞胎、金妮、卢平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让哈利不得不闭上嘴停止话题。

众人聚在一起做例行的告别,就在哈利以为自己又要被韦斯莱妇人用足以令他窒息的力道拥抱时,一只手将他自人群中拉了出来。最先注意到的是一直黏在哈利脚边的黑狗,牠愤怒地朝着哈利的方向吠着。

“好啦好啦,西--抱歉,我和哈利说两句就好!”

是亞瑟韦斯莱。

“韦斯莱先生?”哈利困惑地看着一脸紧张的亞瑟,想起以前似乎也被对方单独叫到一边谈话过。

“哈利,我暑假一直没有问你,摄魂怪--摄魂怪袭击你那天,真的只有你和你的表哥在现场而已吗?”

哈利听见自己加速地心跳声,他舔了舔唇,用刚刚好的困惑语调问道:“我确实没看见别人,为什么这么问?”

他在听审会隐瞒了吉恩格兰特的事情。

事实上他本来并不打算隐瞒的,但面对众人的询问时,他下意识地将所有见到格兰特的情报全部隐藏,同时做好了被发现时装做自己没遇见过格兰特的准备。

他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己要隐瞒,当下闪过脑袋的想法包含了不想让事情更复杂,以及格兰特或许是翘家等等的念头。他以为自己很快就会被指出隐瞒实情,但魔法部的那群家伙显然没发现当时使用了守护神咒的人不只是他这件事,这明确地告诉哈利,魔法部压根没有仔细调查过。

“没什么……”亞瑟看起来似乎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露出紧张兮兮的表情:“对了,如果你有个叫做吉恩的学弟,小心点不要太亲近--”“亞瑟!哈利该上车了!”韦斯莱夫人的叫喊声盖过了亞瑟的话,亞瑟只能叹口气拍拍哈利的肩膀,将他送回火车前。

“快点快点,哈利,要是你忘了什么我们会给你寄去--噢拜托你,西里斯,有点狗的样子好不好?”哈利被韦斯莱太太胡乱拥抱着,混乱中西里斯用狗的前腿搭上了哈利的肩,惹来韦斯莱太太一阵牢骚。

哈利匆匆上了车,他还来不及回头好好说一句再见,火车就开动了。

“他不该跟来的。”赫敏站在他的身旁,透过车窗看着月台上又蹦又跳的大黑狗,语气里满是担忧。而从头到尾都笑着朝月台猛力挥手的罗恩耸了耸肩,用随性的语调说道:“轻松点嘛,他已经好几个月没看见阳光了,可怜的家伙。”

“好啦,可不能呆站在这里跟你们聊上一整天,我们还有生意要谈--待会见啦。”弗雷德两手一拍,和乔治一起消失在右转的走道上。

哈利朝他们的背影挥挥手,接着发现他们已经看不见车站了。

“我们要不要找个车厢?”他转身朝好友们建议着,却发现两人都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

“哈利,我爸爸和你说了什么?”率先发问的人是罗恩,赫敏则装做不在意的样子拨了拨头发。

“嗯……就是一点要我注意的事情。”哈利还不打算说出关于吉恩格兰特的事情,不管怎么样,现在阿瑟已经知道格兰特当天有出现在现场的事情了,但却不知道对方和自己有所接触。

哈利这才才想起自己没听完亞瑟的话,似乎是要自己不要和格兰特太亲近?

这倒不是问题,他们本来就没什么机会交谈,但为什么亞瑟会这么要求?

“那为什么要特别把你拉出去?”赫敏瞪了一眼马上被哈利说服的罗恩,似乎不打算这么快放过哈利。“包含了盯紧双胞胎的事情啊,他们最近不是经常偷偷摸摸的吗?总不能被他们听见吧。”哈利在心底向双胞胎说了声抱歉。

“这么说……也是。”赫敏看起来有点犹豫,她像是被哈利的话说服了,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

“好啦,我们再不去找车厢的话--喔。”哈利眨眼:“对,你们好像该去级长车厢。”他知道自己的语气有些酸,却又难以克制。老实说他分不清是嫉妒他们都是级长比较多,还是因为不能坐在一起而恼怒比较多。

“呃--对。”赫敏和罗恩互望了一眼,接着赫敏用急促的语气说道:“我们不用一直待在那里,信上说只要听男女主席讲完话,之后随时在走廊巡逻一下就好了。”

“那……待会见?”

“当然。”罗恩朝哈利露出了焦躁的神情:“想到要去那边就很痛苦,我宁可--但我们不得不--噢。”他看起来像是被自己的话语卡住了:“好吧,我的意思是,我一点也不享受这件事--我不是珀西。”

“我知道你不是。”哈利被逗乐了,他率先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出发。然而,当两位好友拖着自己的行李朝火车头走去时,哈利仍感到一股莫名的失落,一直以来他们总是会坐在一起的。

--小小的手背在眼前张开,像是试图拉住远方两个一高一矮的金发身影一般,但那两人只是有说有笑地渐行渐远,谁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为什么……』

“哈利?”

金妮担忧的声音将哈利拉回了现实,他错愕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金妮,接着轻轻摇了摇头。“抱歉,我发呆了……”他慌忙拉起自己的皮箱,赫敏和罗恩的背影似乎早已看不见了。

“真的没事?”

“嗯,我们快去找车厢吧。”

金妮狐疑地望着他,接着才放弃似的叹了口气,垂下肩膀说道:“好吧,我们动作快点的话,说不定还能给他们留位置。”

哈利勉强地笑了笑。

他果然该早点解决这个问题。

不知名的幻影。

疑似格兰分多的记忆。

他吞了吞口水,握紧了皮箱的手把。

糟透了。

TBC.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