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暖婚之媳妇我可以 第三十五章 被识破了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苏子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问题有点尖锐啊!

难办的是,她和卢子铭来之前压根就没有对过“口供”,要是他们俩的说辞不一致怎么办??

尤其是这会儿,她人在院子里,卢子铭在里面。

感觉像被分开审讯似的,回头家里人把各自问到的信息再一核对,岂不是要露馅儿?

“老实说,确定关系不太久,我们也还在彼此熟悉和磨合。”

苏子衿说了这么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既没有说出具体的时间,也不失真诚。

卢子姗怔了怔,随即笑道。

“希望我们家这阵势没有吓到你,你也知道子铭的,他的生活太简单,简单到除了工作时间之外,还要住在医院的宿舍里。当然,这也是他的工作性质,所以我妈特别担心他的婚姻大事。”

苏子衿点点头表示理解。

“正常,现在做父母的好像都挺操心这事,可能也跟年轻人越来越喜欢晚婚晚育有关吧!”

卢子姗深深地看了苏子衿一眼:“子铭这么忙,没什么时间陪你,你不生气?”

“还好吧!反正我也很忙,我们谈恋爱并不像别人那样,非要天天见面。”

“哦?那热恋中总会有冲昏头脑的时候吧??”

“呃……他有一次连续一个多星期都在加班,我们俩连通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那是我唯一一次冲他发脾气。”

“真的??那子铭是什么反应?他有去哄你吗?”

苏子衿的后背开始冒冷汗,为什么这位姐姐这么难对付??

她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怎么每个问题都要刨根问底?苏子衿真想干脆晕倒过去算了。

“姐,你们在聊什么呢?怎么还不进去?”

卢子铭的出现让苏子衿松了一口气,她感激地投去一眼。

卢子姗若有所思地看了弟弟一眼:“子铭啊,工作再重要,还是要多抽点时间陪女朋友的,女人啊,最需要爱人的陪伴,不然容易出问题。”

这话说的……

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苏子衿总觉得,卢子姗似乎在暗示,自己早晚会红杏出墙似的。

幸好,她只是和卢子铭假扮情侣。

要是来真的,将来未必有婆媳关系问题,这难缠的大姑姐才是最难对付的。

过了没多久就开饭了,饭桌上的话题都很轻松,苏子衿也不用担心会说错话。

因为多半时间她只负责消灭碗里堆积如山的食物,回答问题的事就交给了卢子铭。

卢妈妈终于盼到儿子领了姑娘回来,只觉得苏子衿是观音菩萨派来拯救她儿子的,就看苏子衿怎么都顺眼。

“子衿啊,今天的饭菜还合你胃口吗?”

卢爸爸也搭腔道:“是啊,苏小姐是行家,不知道我们家的家常便饭能不能看上?”

苏子衿忙放下筷子,用餐巾擦了擦嘴。

“挺好吃的,我其实算不上什么行家,只是在这方面比较感兴趣而已。”

卢子姗晃着红酒杯,忽而向弟弟发问:“子铭,子衿做的菜是不是很好吃啊?”

“啊?那当然了。”

突然被点名提问,卢子铭有点跟不上节奏,反应慢了半拍。

这别扭的样子落入卢子姗的眼中,心里的疑问又扩大了一些。

“你们俩是不是在大家面前比较害羞啊?没事啊,都是一家人,放开一点嘛,你们平时什么样就什么样呗,谈恋爱的情侣行为举止亲热一点也很正常嘛!”

苏子衿正在喝汤,被这话惊得呛到了,连忙用餐巾挡着,转向一边猛咳。

卢子铭见状,就帮她顺着后背,拿了水递给苏子衿:“不要紧吧??”

就这个拿水的动作,再次让卢子姗起疑--

因为卢子铭舍弃了放在手边的他自己的杯子,而舍近求远拿了比较远的苏子衿的杯子。

情侣之间互相用对方的杯子不是很正常的么?为什么卢子铭要分得这么清楚?

卢子姗这人吧,女强人的性格,观察又很细致。

加上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弟弟和这位苏小姐之间的关系很奇怪。

虽然他们表现得好像还挺正常,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趁着大家都在关心苏子衿,卢子姗就用手机开始了搜索。

苏子衿浑然不觉一场暴风雨将要来袭,她这会儿还在拼命平复呼吸。

等到缓过劲来,却发现坐在对面的卢子姗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那笑容很冷,卢子姗眼底的寒意更甚。

“苏小姐,哦不,我们应该称呼你为厉太太才对吧??”

苏子衿暗咒了一句,今天出门一定忘了看黄历,不然怎么会点儿这么背??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看来这位姐姐不把她给掀翻下马,是不会甘心的了。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的样子,面面相觑,用那种疑惑的目光看着苏子衿,仿佛希望她能开口解释一下。

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苏子衿成了众矢之的。

卢子姗把手机扔到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从你们俩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觉得很不对劲,特别是你看子铭的眼神。”

苏子衿心想,你们这么多人都惊着我了,还指望我能含情脉脉地看你弟弟么?

“子铭,你到底对这个女人的了解有多深?”卢子姗又把矛头转向弟弟。

当着第一次上门的客人的面,她这样的举动是很失礼的,于是卢妈妈忍不住轻斥道。

“子姗!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别阴阳怪气的,让子衿看笑话!”

“看笑话?”卢子姗不屑地瞥了苏子衿一眼。

“她要是不怕被人笑话,那就不该招惹子铭!子铭,你老实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她是个有夫之妇?还是你明知道她有家室,还非要和她在一起?”

话音刚落,饭厅里静得连大家的呼吸都格外的清晰。

苏子衿的脸色很不好看。

要不是顾念着卢子铭的面子,她恐怕早就转身走人了,这姐姐也太咄咄逼人了。

卢子铭拍了拍苏子衿的手背,正色道。

“子衿是我特地请来帮忙扮我的女朋友的,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索性就主动交代了。”

他看着卢子姗,用明显责备的语气道。

“姐,以后有朝一日我领了真正的女朋友回来,我希望你能尊重一下人家,别动不动就私下搞什么调查。如果你们对我的女朋友感到好奇,那请直接问我,或是问她本人。”

这一刻,卢子铭挺直了腰杆,冷冽地和姐姐对视的样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护花使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