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好孕:诚聘总裁夫人 第九十五章 卑微的爱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西边的太阳透过玻璃窗,悠然且漫不经心的洒了进来,像是无意之中窥探了主人的心思。

室内的两人,一个坐着,眼神乱瞟,毫无定处;一个站着,眸子饱含深情,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人儿。

方之淇如坐针毡,迎面而来的炙热的视线仿佛要把她点燃,令她浑身不安。

站着的男人嘴皮动了动,像是在无声地练习开场白

“方之淇,”

压抑了许久的低沉嗓音打破了室内的寂静。

方之淇眼神一顿,缓缓地看向对面的男人,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浓眉下的眸子深邃迷离,仿佛深深漩涡,一看便能深陷其中。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无不张扬着性感和魅惑。

“好绝美的男人啊!上辈子他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老天爷才会如此偏心。”方之淇在心底感叹道。

然而这样一位帅气和财富集于一身的男人却看上了自己,她该说是自己幸运还是男人眼睛不正常。

“方之淇,”上官楠又轻声唤道。

方之淇回过神来,定了定心神,想到自己刚刚迷恋于他的美色,心里对朋友顾盼盼愧疚不已。

在她和上官楠之间,顾盼盼永远都是她心里的一道沟壑,想要追寻内心所想,必须昧着良心跨过这道鸿沟。

方之淇摇了摇头,这样昧着良心,违背道德的事,她是干不来的。

朋友夫,即使再完美,也只可远观不可拥有!

“嗯,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声音冷漠疏离了许多,仿佛一眨眼间换了个人似的。

上官楠的心倏地发紧,下沉。刚才她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脸?

如今他的情绪像过山车,一会儿冲入云宵,一会儿跌落谷底。

曾经的他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可如今,他的心是随着方之淇的变化而上下起伏。

见方之淇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上官楠的脆弱的心犹如破败的城墙,轰然坍塌。

夕阳的光辉替他的轮廓镶了一道金边,但丝毫掩盖不了他的落寞悲怆。

等了许久没听见他吭声,方之淇拉过椅子坐了下来,随后将包包里的画拿了出来。

上官楠受伤的眼神朝方之淇投去,见她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心里犹如塞满了破败的棉絮,难受的很。

“难道自己在她眼里没有一点吸引力吗?”上官楠在心里反复地自问道。

他的傲娇和自尊不止一次在方之淇这里被击得粉碎,更确切地说他从来没有入过她的眼。

事业成功有什么用,人长得帅气有什么用,心爱的女人看不上自己,所有的成功都是空扯淡。

不得不说,上官楠的骄傲在方之淇面前荡然无存,随之而来的就是从未有过的自卑。

难道要放弃她吗?

想到放弃,上官楠猛得摇头。从小到大,在他的字典还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只有不够努力的自己,没有得不到的幸福!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上官楠暗暗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得到她的人,得到她的心。

这样想后,上官楠深呼吸了一口气,眸子深处涌现出一抹势在必得的坚定。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又像是为了拉近和她的距离,上官楠走近方之淇身旁站定,俯身,盯着他手里的素描画,故意找话。

“是你今天画的画吗?”

方之淇头也不抬,轻轻地嗯了一声,十分敷衍了事。

上官楠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鼓起勇气,继续厚着脸皮问:“这是在哪里画的呢?我怎么没去过这个地方!”

“有钱人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呢!说了你也会不知道!”方之淇抬眸,瞥了一眼上官楠,没好气的说。

上官楠一噎,随即下一秒嘿嘿的赔笑着,“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S市还没有哪个地方我没有去过!”

说着,他开始端详起方之淇手里的画。

一排上了年代的房子,破败不堪,断亘残瓦,孤寂冷清。

这个地方上官楠确实没有去过,看着陌生的很。不过让他注意的不是这个地方,而是画。

从小学画的上官楠十分清楚,见画如见其人,从画可以看出作画人当时是非常孤独寂寥的。

她为什么会有这种心境?难道这段时间她一直过的不好吗?

上官楠的心微微刺痛。

一种想要保护她,想要让她幸福快乐的念头,比之前愈加猛烈。

“方之淇,我有话和你说!”

“我知道,你说吧!你已经提醒我两遍了!”方之淇凉飕飕地说道。

说完,将画放进抽屉里,转过脸,看着上官楠,一脸淡然和疏离,仿佛他们之间从未有过亲近。

上官楠强忍着心里的不适,缓缓地说道:

“法国分公司出了点事,半个月来我一直在法国处理事情。很抱歉,直到现在才向你解释误会。

其实我早已拿到了证据,但李明宣在法国遇袭,不得已,我只有先解决好法国的事情,才能向你解除误会,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说这些关我什么事!你不会是以为我一直在为你的事情郁郁寡欢吧!我看你是太自以为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我对你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请你不要将你的事情告诉我。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咱们的交易早就结束了。请记住,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是上官楠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出一番用心良苦的解释,可听在方之淇的耳朵里却丝毫不以为然,心霎时被推向碎裂的边缘。

似乎是不甘心,似乎又是想挽救点什么,上官楠不假思索,“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一双忧郁的眸子定定地望着方之淇。

“方之淇,我喜欢你!你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低沉黯哑的嗓音带着丝丝祈求,似乎在做着最后的挽救。

方之淇的心醉了。

男人膝下有黄金!她着实没有想到说一不二,铁骨铮铮的上官楠此刻却如此卑微地跪在自己的面前恳求她。

俗话说:女人都是水做的。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可他是个已婚之夫,而且妻子还是自己的好友,她能怎么做,难道顶着小三的骂名接受他?

不,不,不!

人不可以这么自私,怎么能为了自己的私欲,不顾他人的感受呢?

“你……你……起来,你这是干嘛?”方之淇慌乱无措,急急地说完后,试着用力把他拉起来。

可奈何,他就如顽石般,坚固得无法移动半分。

“你答应我,好不好?”上官楠紧紧拉着方之淇的手,再一次乞求道。

“你已经结婚了,难道你想犯重婚罪?”

闻言,上官楠眸子一暗,“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包括我的心。”

方之淇顿时暴跳如雷,指着上官楠,咆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做你地下情人,永远见不得光?你想得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