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连城 第1章 萧十一郎_青丝古月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姑苏城向来是座热闹繁华的城镇,不仅是因为这里风景如画,更重要的是这里坐镇着武林第一大世家——无垢山庄。

此刻的无垢山庄,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花荼雪不明白,她只是闭了个关,为什么睁开眼看到的不是闭关的石室,反而是一片漆黑牌位的祠堂。

可她出去还没来得及询问,门外那个见到她的丫鬟就大喊了一句“快来人啊!有刺客!”然后一溜烟的跑了没影。

不一会儿,便有许多的侍卫冒了出来,对她喝道,“大胆狂徒,竟然敢跑到我们无垢山庄来闹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无垢山庄?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没等花荼雪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这些护卫便二话不说的举剑朝她刺了过来。

花荼雪侧身闪过,感受到剑中的杀意,她的掌势也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二师傅说过,和对自己有杀意的人交手时不必留情。

“噗……”

一掌又打落一个想偷袭她的护卫,花荼雪正准备再动手的时候,一名锦衣青年匆匆赶到。

“姑娘住手!”漆黑的剑鞘格住她的掌势,锦衣青年转向那些护卫,斥道,“还不退下。”

连城璧正在后园练剑,听闻庄内有人闯入,便匆匆赶来查看。

眼前的女子白纱蒙面,穿着月白色的云纹纱裙,那纱裙竟是用千金难求的鲛绡纱所制。看起来最多不过十六岁的样子,可她的轻功却很高明,掌法更是奇妙。

不知道江湖中何时出现了这样的人物,家中护卫恐怕都不是她的对手,连城璧瞬间便判断出了形势。

花荼雪没想到这个锦衣青年能挡住她的掌法,心中惊讶,便转而与他交起手来。连城璧没想到少女会突然对他出手,只能提神小心应对。

不过交手几招,花荼雪便发现眼前的男子武功精妙,剑法更是高超。她的明玉功才刚刚突破第六层,内息还很不稳定,如果僵持下去的话,必输无疑。

稍有分神,剑光便已到了眼前,花荼雪发现这一剑无法避过后,只能闭上了双眼。

眼看少女避不开这一剑,连城璧匆忙转变剑势,原本刺向咽喉的剑上挑,却无意间挑下了女子的面纱。

花荼雪惊讶的睁开双眼。

那是任何言辞都无法形容的美貌,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纤姿楚楚,能令这世间所有男子甘愿俯首称臣。

在这一瞬间,连城璧伸手握住飘落的面纱,仿佛听到了心底花开的声音。

“你……”花荼雪刚想开口,体内翻涌的真气却让她一阵晕眩,随即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连城璧的注意力本就在少女身上,自然第一个发现她的异常。顾不得男女大防,他快步上前扶住少女,轻声唤道,“姑娘!姑娘!姑娘!”

“失礼了!”连城璧对着怀中少女柔声道,然后将她拦腰抱起,吩咐身后的护卫,“去将贺叔请过来!”

简单大方的房间内,无论是床帏帐幔还是屋内的装饰摆设,无一不是低调中透着奢华,彰显着无垢山庄的百年世家底蕴。

“贺叔,这位姑娘,她怎么样了?”

望着床上仍旧昏迷不醒的少女,连城璧向来隽秀平静的面容上也难免染上了几分忧心。

“放心,她只是内息不稳,又耗损了太多内力,才会突然昏过去,只要多加休息调养,很快就会没事的。”

贺叔的医术高明,听到他这么说,连城璧才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贺叔算的上是无垢山庄的老人了,几乎是看着连城璧长大的,知道他是个内敛沉稳的性子,难得看到他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

不过想到床上的少女,贺叔倒也是理解,任谁看到这样的美人,都难免会心动。

贺叔提笔写了张方子,递给了连城璧,“这药有助于调理内息,让这姑娘一日一副,连服十日即可。好了,我就不多留了,要不了多久这姑娘就该醒了,你就留下这照顾她吧!”

“有劳贺叔了。”连城璧拱手道谢道。

花荼雪感觉像是自己像是一叶小舟,在无边的大海中浮浮沉沉,疲惫不堪。

缓缓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想到昏迷前发生的事情,花荼雪挣扎着想要坐起身。

“你醒了,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别乱动。”

推门声响起,花荼雪看到之前的那个锦衣青年,端着药碗走了进来。

连城璧进来便看到少女在挣扎着起身,急忙放下手中的药碗,快步走上前虚扶住她坐好。

花荼雪仔细的打量着他,男子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有着斯文隽秀的容颜,风采翩翩,带着令人高不可攀的矜贵清华之气,像极了二师傅所讲的那些故事中文雅至极的书生。

大师傅曾经说过,能够摘下她面纱的那个人,就是她未来的夫君,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密的人,她必须听从他的一切命令。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花荼雪向来很听大师傅和二师傅的话。

“夫君。”

连城璧正准备询问少女,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无垢山庄,却被少女这一声措不及防的“夫君”给叫懵了。

回过神来,连城璧白玉般的面容上虽然还是一片平静,但那双通红的耳廓可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姑娘误会了,在下是无垢山庄的少庄主,连城璧,并非是姑娘的夫君。”

“可是大师傅说过,谁摘下雪儿的面纱,谁就是雪儿的夫君啊!难道夫君不喜欢雪儿吗?”花荼雪有些委屈,忍不住搓了搓手指。

看到少女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连城璧连忙改口,“不不不,当然不是。姑娘误会了,只是在下与姑娘并未成婚,怎么可以如此失礼于姑娘呢?”

花荼雪并不懂他话里的意思,眼中透出一丝茫然。连城璧此刻也看出了眼前的少女,恐怕并不懂得这些世俗礼数,性格更是极其单纯。

“不知雪儿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师傅又是谁?”

“我住在移花宫,大师傅是移花宫的宫主邀月,二师傅是二宫主怜星。我是个孤儿,没有父母,名字是二师傅取的,我叫花荼雪。”

移花宫?连城璧眉头微皱,他对江湖中的事算的上是知之众详,但却从没有听过移花宫的名号。

而且他与荼雪交手时,发现她的武功极为精妙,师傅必然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那雪儿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突然出现在无垢山庄呢?”

“我本来是在石室中闭关的,可是睁开眼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夫君,我想大师傅和二师傅了,你能不能带我回去?”

虽然荼雪的话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可连城璧却知道她说的是真话。因为她的眼神太过单纯透明,让人一眼便可看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古怪的事,但连城璧看着乖巧的攥着他的衣袖,眨着一双水眸看向他的花荼雪,便忍不住软了心肠,心生怜惜。

“雪儿你要记住,刚刚你所说的这些话,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花荼雪不明白为什么,但她能敏感的察觉到连城璧对她的关心。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出过移花宫,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忍不住对连城璧更加依赖。

花荼雪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夫君。大师傅说过,要我一切都听夫君的话。”

此刻,看着荼雪单纯乖巧的样子,连城璧竟然在心底里感到一丝庆幸,当初是自己无意间挑下了她的面纱。

从小到大,有无数的名门闺秀争相向他表露爱慕,可他心里却毫无波动。直到刚刚遇到了荼雪,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动的滋味。

虽然她单纯如白纸,不懂世间情爱。但连城璧有信心,他能够逐渐教她学会爱,让她真心爱上自己。

“雪儿,夫君这个称呼,只有在私下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叫,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你要叫我城璧,知道了吗?”

他与雪儿都尚未成亲,如果被别人听到,难免会觉得雪儿轻浮。看来要告诉管家,让管家早些准备好成亲的事宜了。

“好了,药都要凉了”,连城璧端起一旁的药碗,盛起一勺喂到她的嘴边,“快把它喝了。”

“好苦!”花荼雪秀美紧蹙,连连拒绝,“我不想再喝了。”

“乖,喝了药才能好的更快。”关乎她的身体,连城璧的态度不得不强硬起来,可又不舍得看她难受的样子,只能柔声哄道,“你不是喜欢吃甜的,我还带了包甜蜜饯儿,只要你乖乖喝药,我就把它都给你好不好?”

连城璧猜的确实不错,花荼雪确实极爱吃甜食,最终还是抵不过甜蜜饯儿的诱惑,苦着脸乖乖的喝完了药。

直到花荼雪睡着了,连城璧才轻轻的帮她盖好被子,走出了房间。

祁三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许久了。以数字排行的护卫,乃是万中挑一的精英,个个能独当一面,是无垢山庄中最为精锐的力量,只执行极为机密险要的任务。

“出了什么事情?”连城璧边走边问道。

祁三恭敬的低头跟在身后回禀,“沈家庄沈老太君送来了一封密信,说有要事与少主相商。”

“信呢?”

结果祁三递来的密信,连城璧读完以后却变了脸色。

这封信的内容极为简单明了,沈连两家幼时便有口头婚约,若连家愿履行婚约,沈家将以割鹿刀作为陪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