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纪 第71章 第七十一回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面对文堂之死如此剧变,距离前者最为接近的雷纹当下的反应只是一愣.

那个被称之为炼评的男人则最先做出反应,他唤了一句,“当心!”

可面具人的长剑已经刺向雷纹,刹那间雷纹身形晃荡,模糊得如烟雾那般轻盈虚渺,锋利的长剑穿过雷纹的身体.

雷纹模糊的幻影吃惊尖锐地的质问面具人“伊孔,你他妈在干什么!?”

面具人嚇了一跳,立刻退了几步,他深呼吸,“因为龙血.”他直白精简地说道,“抱歉,我是个有野心的人.实际上这头魔兽没有撒谎,一旦饮下龙血体能会增强数倍,利用巫咒运气好甚至能改变血统.用途之多大于想象,市面上的价格更是贵得惊人.”

“干你娘亲的!你疯了?!就因为这样?!”雷纹显形,面色恼怒.手臂一甩,原本刺中她胸口的长剑便飘到了一边.

面具人迅速做出反应,突进擒获过肩摔,并想要抓住雷纹的脑袋,但她忽然消散,化成数十只各自翱翔的黑鹰.

娴沉默不语,紧接这个空闲电光火石一般攻向面具人.面具人虽有兵器之利却仍被依靠拳脚的娴打得节节败退.

面具人双手同舞,掷出了暗器,才抵挡住娴的攻势.他幽幽的说,“事实上,我不是你们所了解的那个人.别恨我,我只想赌赌运势,和它合作干掉你们,回去复命…兴许我还可以代取明猛星之位.”

后来节奏变化,娴只攻击前进,面具人只防守退却.而天空中数十只黑鹰聚汇成雾影,凝合人形.只见她伸出食指,转眼便射出疾光!

面具人转身旋于半空.同那道疾光擦过,再腰上的锁链成功逼退娴的攻势,并同时将锁链扔向远处,而后他将其拉紧,悬于山腰.看着被贯穿的鲜血手臂,“呵,还以为我会死呢!”说完,徒手撕下山脊的巨符.

炼评矫健的身形犹如迅豹,迅速上前接住那张黄色符纸.魔龙双足扫地,血泥混浊飞溅,轻易的把这个男人拍飞,男人高举手臂,笨拙的试着把符纸扔向远方.

她想救他,全力上前却仍是万分遥远.

魔龙仰天发出足以惊动天宇的尖啸,引得碧岚耳膜嗡嗡作响.它太庞大了,在她的面前如若高山一般威严摄人.而后它嘴中赤炎喷泄而来,转眼就将那个舍身的男人灼成一堆焦泥.

炼评一动不动,紧握在指中的灰烬也随风淡去.蔓延出阴森森的死亡气息.

碧岚只能看到一个女人无助的哭喊的画面.对方原本脸上的那份坚强…消逝无踪,碧岚被震撼了!被死亡震撼了,被脆弱的生命,被人与人之间无力的羁绊震撼,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了,就在这一刻,那个身形略胖的男人忽然从地上升了出来.他走了几步,闭上眼,轻轻的握住了残骸伸出来的手,“我接受到了您的心意,安心的去吧,前辈!剩下的一切就交给我了!”

“蠢蠢欲动的家伙!在这冰天雪地之间能被我承认的就只有你!我们一起为自由而战!”双翼摆动,魔龙翱翔于空际,其后烈焰喷向另一座山脊的巨大符纸.天宇沉默,而后一声粗糙的奇怪呼喊传来!

“那东西!是冰雪天臂猿!”娴惊叫,“碧岚,快跑!这里的情况已经不是你可以参与的了!”

她无助地望着他们,甚至清楚的听得了娴呼喊的话语,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只是呆呆的望着那几近遮天的暗影,毛骨悚然之间竟自欺欺人般的低下了头忍不住的哆嗦……她的心中升起了无比沉重的恐惧,她必须跑?但是要跑去哪儿?她还能去哪呢?母亲早已经走了,而她一度所能依靠的父亲……也在不久前离开了她.

可也不怎得,她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多年后再次见到故人的夜晚——那天晚上他为了保护她而牵扯着她的手在巷尾以及丛野里狂奔.因为害怕被追踪,他戒备的守夜不敢入眠.自己则在温暖和疲惫下入睡了.清晨醒来时,那个在夜晚一直保护着她的人已经在旁悄然入睡,阳光静静照在他脸上,清澈轻盈.

她鼻子一酸,眼泪打转.在这狂风暴雨般的混乱间徒尔燃起了勇气和力量.碧岚暗暗地想,我不会再逃的,如果我就此逃走的话,就永远不会……有担当……就可能……会失去他.我要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这一次,我一定要!

碧岚这才高昂起头,只见山谷震撼,大地又一次颤栗起来.一双巨臂在另一座山里缓缓伸出,在山峰的幻影中呼之欲出.恐惧蔓延.

“我来抵挡它!”天际之间,那只渺小的松鼠窜向冰冷的幻影.

忽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只见巨臂倒退,其后沉默……再无动静.

略胖的男人站着,地面蒸燃,流土升起汇聚,最终凝聚力量,如同大地弯臂朝着魔龙挥出石拳!揍得魔龙尖鸣,而后,略胖男人周边泥土堆积环绕,流塑造成形.将其层层笼罩,最后膨胀成一个高大的巨兽——土流牛魔.

“蠕虫,下跪求饶.”魔龙全身鳞甲渐变赤红,张嘴喷射出更为夸张骇人的恐怖烈焰!狂风烈焰席卷而出,尘土喧嚣飞扬,瞬息之间已用烈焰将那土流牛魔彻底击退,令其失衡跌地.

雷纹念起咒语,张开五指引向天际.

流土再起,巨兽在雪沫冰粒中蠕动塑形.

而魔龙四周的冰雪和幻影涌动出一片黑暗,它惊觉,念吼一声,周围的黑暗遂即消失.并无端闪现在雷纹身边,迅速将其湮没.许久,光芒到来,黑暗避退,雷纹出现,一脸疲惫的喘着气,脸上的符纹正发着光,“不行!我的咒术对它几近无效.”

大地颤抖,两只巨兽相互搏斗,但魔龙凭借更为庞大的体型始终稳占上分.

碧岚躲在一角,竭尽全力心神,风雪天空当即劈下白色闪电.每一道闪电都干脆强劲,刺痛着它的眼睛;每一道闪电都击中着那个一个长着翅膀的黑色躯体.

面具人在山壁上哈哈大笑,“强大,上古之物卓实不凡!”他正悠然自得观摩着,身后却忽的传来严厉的呼喝,他转过身,娴冷冷的站在他的背后.这令面具人如侵冰般缄默了,拔出背后的利剑与其交战,趁着一次攻势借力后退,最后利用钩绳逃脱.

那一刻,碧岚敏锐的察觉他的到来,面具人明显是擅长近战的,而此刻他脱离娴的追逐,倘若要有效率的清理敌手,唯一的目标明确清晰——正是自己!

他的速度不及之前,姿态并不协调,是受了内伤…但,剑轨太快,碧岚还是不及他的敏捷.这时绒物从冰雪中蹿了出来,雾气涨出,它变出了一口整洁牙齿,咬住剑刃以微弱的力量移开了轨迹.舍身替她挡了这致命的一击.

她专注神志,□□飞驰而出.他似乎早有准备,斜身躲开.冰雪里又蹦出另一只绒物,伴随雾气变成了一个臃肿的大肚子,面具人始料不及,被撞得一头栽倒在地,异常狼狈.

娴已赶来,趁此逮住了机会,二人一阵地面搏斗,最后面具人被绞技所捕,终于没了气力,由得娴朝着他的咽喉一拳重击.

两只绒物蹦跳到她身前,乖巧温柔.一只向她眨眼,一只柔软的依偎着它,她抚摸着嘴角受伤的那只小家伙,既感动又愧疚.忽然感觉这只小东西兴许是有生以来上天赐予她最好的礼物了.

空响,

巨兽与魔兽厮斗,魔龙展翅翱翔,喷射龙焱,土流牛魔则依石拳进攻.

雷紋双臂滴血,因为悲伤和愤怒神情有些疯狂,她依靠血咒搏取更为恐怖的战力,只见她身上的咒印滢滢闪亮那封雪域片刻幻化成阴影之地,暗礁恒升,幽魂飘荡.千百只密密麻麻的黑鹰和幽魂从她的身姿里疯狂冒出,如同炮弹一般轰炸魔龙.

魔龙息伏,双翼供弓,它惊声哮息,眨眼片刻便散退了所有黑暗!

“凡人!下跪屈服!”它说完再次狰狞嘶鸣.

即使在雷紋的结界之内碧岚仍然气血翻涌,心跳剧动!一个片刻血气竟以涌出鼻喉.

雷紋见她如此,双手动作灵巧摆动,祭出富有韵律的结界.但再听到另一个巨吼时似乎一下子被什么力量撞得栽倒在地.“这……是龙吼!”她七孔流血,神色看起来一点也不好受.

娴打量着鳞甲邪兽,“魔龙的本质是风与火之子,他既拥邪再生,那么邪恶就是它们的本质.倘若平时,绝对不是我们区区人可以与之抗衡的.尽管雪峰限制了它的力量,但龙麟太坚硬…我无法对它造成伤害!不过,牺牲了那么多人的生命!我们大家就绝对不能就此放弃!或许,我们大家可以试试”她转过头,望向二人,“齐心协力!”

雷紋喊,“齐心协力!”

“齐心协力……”娴朝二人点头,进入松鼠所在的幻影结界.

碧岚默念“齐心协力!”

惊雷落下,撼动魔龙的身躯,魔龙宛若嘲笑,“蝼蚁,妄想想打败我?试试看!”

雷紋手臂流动的血液越来越多,她甩动双臂,半空中隐动着红色的讣文,龇牙咧嘴的幽魂异物沙沙作响,黑暗之物的手臂缠绕着魔龙四周的空间.巨缝绽裂的黑嘴唇拢向魔龙坚硬的身躯,密密麻麻的亡灵则朝魔龙聚拢.

魔龙惊啸,喷射赤焰,将靠近的蠕动亡魂烧蚀干净,“滚回『虚障』里!无脑的爬虫!”它残忍的伤害已死之魂.并不断沉迷其中,就在它专心对付眼前的巨物时,土流牛魔吸引了周围的土地,在脚下引变出一个凹形.它涨大了数倍,到一定程度之后忽然停止了生长,但它的拳头却毫无节制的越聚越大,单论大小已比牛魔还大.于是,牛魔轰出威力凶猛的拳头.排山倒海之势状如波浪,汹涌无比.

当魔龙注意到时,已经受到重创,连同身边一大堆的游魂倒推数百米之远,陷入山峰的幻影之中!虽是如此,但它倒退之时也念叨一声…流土牛魔炸裂,转瞬坍塌!

雷紋以血写咒,手臂摆动,借困阵之力意欲再次封印着这头强大的魔物.幻影若水剧动,波纹涟迄.惊鸣从中而出,魔龙

几度展翅急速飞驰欲脱逃而出,却为这股若水般的形意所黏困,它拍打双翅,正欲缓缓脱困而出,不料身姿却为其如冰

塑般所凝固.下一刻,当即笨重的弹回结界深处.

“不!不!从头来过!”它咆哮着,“不要!卑鄙!不!混账!不要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阿!”

它的话语中蕴含绝望,可碧岚却仍然无法从惧意中解脱,反而愈感愈瘆全无轻松懈意,仿佛隐约之间就可以触知对方这

种夸张浮意之下肆无忌惮的邪恶笑容.

可是……她所预料和所想的事……一直未曾发生.

雷纹激动的叫了出来,“完结了?我们成功了!?天阿,我们打败了它!对手可是一条魔龙阿!叔叔你看到了吗?”

等她一说完,喜悦便消散了.毫无疑问,回忆的画面令他不堪重负,她想到了那个一直照顾着的他的男人.

接着,她懊恼的说了一句,“不对!”

镜面结界之内的魔龙忽然尖刻地指出“确实不对.”它的举动转变得突兀无比,竟完全令人不知有何深意.

“我依靠原有的阵势之助再以强固之法将其封印.虽囚困的了它一时,却远非长久之计.

“它对言咒有着卓越的神通,可能终究还是要那止先生…甚至耽老亲自来一趟.”

镜面内的魔物淡然点头,之后狡猾得再不做任何反应.

它究竟有何目的?碧岚叹了口气,已经疲于思绪了,她勉强拖着步伐,看着另一座山峰的幻影说.

“还未完结呢.”

至少事情永远不会那么简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