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宠妻甜入骨 第八十七章 他的体贴和柔情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跃层洋楼门前,车渐渐停稳。

潘花睡得很沉,眉心时而蹙着,鼻尖翕动,长长的眼睫在斑驳的光线下,遮住了眼底的青疲。

朦胧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叶浮萍,摇荡在碧波浩渺的湖面上,一阵暖洋洋的微风拂过,舒适的令她发起一声喟叹。

安保队长欧阳询目送着冷血抱走潘花的背影,抿了抿嘴角,站在车门旁有些无所适从。

夜色浓稠,他拿起烟盒点了一支烟,望着璀璨的星空吐着白色的烟圈,几经思量后,还是决定压下了告状的小心思。

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林欢欢为何不去国外念书却甘愿当潘花小助理的意图,如若现在贸然向总裁汇报的话,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

岳塘楼,门帘外。

冷血动作轻柔的抱着潘花走进别墅,上楼时步伐微缓。

这时,似乎因为他举步上楼的动作惊动了女人,遂地怀里的女人睡得不太安稳,扭头在男人宽敞臂厚的怀里蹭来蹭去,像一只猫咪似的梦呓着,试图想找到一个舒适安稳的睡姿。

男人稳住身形,肌理鲜明的臂弯松了些力道,她实在太瘦,甚至让他产生一个错觉,生怕手中若用力些,就会伤到她。

蓦地,见到潘花脸蛋贴在他的怀里再次陷入了沉睡,男人眼底划过一丝疼宠,抱着她一路走进卧室将她安放在床上。

卧室里,只亮着两盏昏暗的夜灯,冷血刚刚倾身放下她,起身时顿地袖口一紧,转眸就见潘花翻身将他欲收回的小臂当成抱枕牢牢的搂入了怀中。

冷血:“……”

男人瞳孔微缩,摇头浅笑间英俊的轮廓上浮现出无奈和纵容。

那就隨了她吧!

冷血顺势坐在床边,朦胧的光影里,沉深如墨的瞳里噙着温柔,落在潘花睡颜沉静的脸蛋上。

似乎,怎么都看不够!

他单手撑着膝间,专注的神色柔和了他冷傲的轮廓,绯色的薄唇微微上扬,透着几分隽秀。

大概是男人的视线太专注,哪怕陷入了沉睡,潘花在朦胧中依旧被这样的目光惊得迷糊的醒来。

她颤着眼帘,蹙眉睁开眼,清波试水的瞳里还隐现着迷茫。

潘花叹了一声,眼睫颤了颤,几番眨眼才看清眼前的一幕。

昏沉的光晕里,男人静坐在她的身边,单薄的宽松针织衫,闲适随性,望着她的沉眸里,漾着温柔试水的波光。

视线再往下,顺着他的臂膀一路来到自己的枕边,潘花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抱着他的小臂睡得很。

潘花心尖一抖,有些慌张的松开男人的手臂,借势往床里侧滚了一圈,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脸蛋艳红似火。

“这么快就睡醒了?”

男人含着笑意的声线窜入耳畔,潘花双手捂着自己巴掌大的脸,闷在枕头上,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没有,在做梦呢!”

“确定……”

冷血的笑声自唇角溢出来,在安静的卧室里,像醇厚的琴音撩乱了气氛,也灼烧了潘花故作的冷静。

她蓦地扭头,对上男人沁满促狭的眼眸,襟着鼻尖,底气不足的说道;“你怎么不叫醒我呢?”

男人轻扬着唇角,伸手拨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指尖在她的额头上点了点,语气揉着疼惜:“舍不得!”

简单三个字,潘花似乎被男人疼惜的语气熨贴了颓疲,在他灼烫的视线里坐起身,修长的双腿叠在身侧,双手撑在床边,眼窝里嵌着一清如水的眸,清脆的开口:“今晚怎么把我接到这儿来了呢?”

“明天不是要去北城吗?临走前总该见个面。何况这里离北城的距离较近些,带你来这里好方便明天的行程。”

男人嗓音低醇温和,望着她水灵闪动的眼瞳,暖暖的光线映着彼此的身影。

这时,他心念一动,遂捧起了她柔嫩的脸蛋,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窗外是阴云避月的蔼蔼暮色,床边是他。

沉深的眼眸像水潭下的墨玉,涌动着幽幽的暗芒。

随之,是一阵彼此心照不宣的沉默。

潘花抿着唇角,她脸蛋一片酡色,眼睫低垂,指尖不时的拨弄着床沿,心跳如鼓。

冷血捕捉到她的小动作,似乎每每在她紧张之时,她便会无意识的做出这样的举动。

他微显沙哑的开口道:“晚上吃了没?”

经他的询问,潘花茫茫地摇了摇头:“还没有,晚上一直在录影做访谈节目,没有时间去吃。”

“那你先起床去洗个澡,一会下楼吃饭,我下楼等你。”

冷血说话间将她耳边的发丝顺到尔后,捏了捏她精致漂亮的脸蛋,遂地起身出了门。

潘花怔然地望着他挺阔的背影,直到房门关上,才缓缓屈膝,双手环住脚踝,下颚垫着膝盖,唇瓣弯弯,不经意间又迷恋住了刚刚冷血给她的那个吻。

……

约莫二十分钟后,潘花洗完了澡刚出来,顿地一眼就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套崭新的睡裙;水蓝色的丝绸布料,长度及膝,在当下时节里穿在身上舒适度刚刚好。

换了睡裙,她简单的擦了摖头发,便随和的穿着棉拖鞋下了楼。

厨房里,冷血坐在餐桌一侧,手中夹着半根雪茄,拿着笔记本电脑似乎在忙碌着。

听到脚步声,他顺势关闭了屏幕,瞧见她湿润未干的发丝,不觉的眉心微蹙,“没有吹头发吗?”

闻声,潘花不甚在意的揉了揉耳侧,说道:“没有吹的啦,一会它会自然干的。”

其实,是她太饿了,便不想发时间在去吹干头发,以免浪费吃饭填饱肚子的时间。

冷血不置可否,绅士的将笔记本办公电脑放置在一旁,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饿坏了,快过来坐下吃饭,饿久了对胃不好!”

闻言,潘花便屁颠屁颠的三步当成一步的走过来……

桌上,摆着一碗简单的白粥,以及一份清炒竹笋,清淡又营养。

潘花落座后,拿着汤匙喝了一口粥,并非寡淡无味,里面还放了蔬菜,又夹了一颗竹笋,入口清脆,味道适中。

她细细咀嚼,咽下下之后,便开口问他:“这些菜都是你做的?”

男人靠着椅背,指尖的雪茄已经掐灭,他微微颔首,眸光温暖,“嗯,合不合你胃口?”

潘花不敢置信的凝望着他,想不到在商场上叱诧风云的冷血居然还会做这些家常菜?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停滞了一会儿,遂地醒悟了过来,支支吾吾的应声道:“合,特别合!”

他做的……她能说不合吗?

说着,潘花拿着汤匙的手煞有介事的对着男人竖起大拇指,脸蛋上一派与有荣焉的样子。

为何这么优秀?天!

吃过晚饭,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潘花挺着腰板,揉着肚子,吃得满足又舒服。

冷血此刻已经不在,在看她吃得如痴如醉的时候,他便拿着笔记本电脑上了楼。

她想可能是有公事在身。

潘花挠了一下脸蛋,起身收拾碗筷,竹笋和菜粥都已吃光,她正打算洗碗。

刚刚将碗筷放入水槽,去而复返的冷血已站在厨房门口传来一句,“放着吧,明天保姆会清理;过来坐,我帮你把头发吹干;这么冷的天,你头发还这么湿,一会怕你感冒了!”

客厅里,吹风机的声音刷刷刷夹风入耳。

潘花坐在沙发一角,冷血则站在她背后动作轻柔的为她吹干长发。

平日里,工作忙碌时,发型师经常要给她更换各种不同的造型。

相较于造型师快速干练的手法,身后的男人则更显温柔仔细。

男人宽厚的掌心贴在她的头顶,轻轻揉着她的发,吹风的距离适中,不会太烫,又能拂干水汽。

潘花端坐着,脸蛋有些红,他烫热的指尖时而擦过她的耳骨,牵起阵阵细密的颤栗。

不同,一点都不同!

发型师大部分也都是男的,可他们给她吹发时的感受,和冷血带给她的悸动,更本无法相提并论。

他是独树一帜、别具一格的!

潘花心绪缭绕,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男人的指腹下,密密麻麻的触感从头顶蔓延到全身,心里的老鹿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吹干头发,已经是十五分钟后。

男人在她身后以手背试探她发丝的干爽程度,潘花晃了晃头,微微扭身,纤指扒着沙发,剔透澄净的眸光瞅着他,笑得狡黠,“冷大总裁,好评!”

冷血唇角含笑,睨了她一眼,无奈又纵容。

“去睡吧,明早不是还有工作吗?下午我让欧阳询开车送你去北城,早去早回。”

欧阳……哦,是那个安保队长的名字。

男人叮嘱的话语萦绕在耳畔,潘花眨眨眼,压下眼睑挡住一片柔色。

潘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打量着周围熟悉的布置。

这间她入住过的地方,似乎成了她个人的专属卧房。

窗外,积压闷雷的天空逐渐下起了小雨,半刻后,雨水声便如雷贯耳的声势渐大;雨声中,男人的身影无孔不入的侵袭着她的思绪。

如同一杯陈酿的美酒,哪怕他什么都不做,那一身遥立的气度和矜贵也令人陶醉其中。

她对于这场联姻,便开始有了隐隐的期待。

……

次日,清晨七点。

昨晚下了整夜的雨,空气清新,被水洗过的天空,碧色连绵,地面还泞着湿漉。

潘花离开时,没有看到冷血的身影,只有保姆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她简单吃了些土豆司牛奶,给他发了条短信,便乘坐欧阳询开来的布加迪威航车来到百盛商场。

今天有一家品牌入驻,邀请她来站台。

八点十五分,商场后台,林欢欢手里抱着服装,站在化妆镜旁,眼神不停的在潘花身上逡着,脸蛋,尔后,脖子,手臂……都观摩了个遍。

嗯,白皙透彻,没有痕迹……

这时,化妆师为潘花铺上定妆的散粉后,感慨的透过化妆镜看着她,“花花,你的皮肤真好,上妆都不怎么需要遮暇,真是羡慕!”

Long hair,人不到二十六岁,是姓成的经纪人给潘花配备的专属化妆师。

长毛!

“辛苦了。”潘花笑着回应,趁着Long hair走到一旁整理化妆包之际,她扫到林欢欢,挑着眉问道:“你在看什么?我身上有脏东西吗?嗯哼?”

这小丫头的眼神,都快在她身上烫出了两个大窟窿来了!

闻言,林欢欢悄咪咪的凑到她耳边,一脸八卦的样子,语出惊人,“花花姐,你和冷总裁还没有为爱停留吗?”

潘花:“……”

为爱停留……什么鬼啊,此刻一时转不过来的脑袋一脸懵圈的凝视着林欢欢。

“姐,你别光瞪着我吖,到底有没有嘛?快告诉我嘛,我都好奇死了呐!”

此刻,林欢欢急得像一只等待吃肉的小狐狸,眼睛里都是灼亮的星光。

潘花面色微窘,伸手揪了一下她垂在身前的灯笼辫,“有空八卦我的事,不如先给我说说,昨晚你跑到哪去了?”

“啊?我……回家了吖!”林欢欢眼神闪烁,捧着衣服在怀里颠了掂:“我看你睡着了,然后就让大……司机大哥先把我送回去了!”

大木头三个字就快从她的牙缝里蹦出来,就差那么一丢丢就说漏嘴了,她好慌……

话说,大木头到底有没有把她的小秘密告诉给四叔呢?

此刻,心如刀绞、心乱如麻!

愿世上所有漂亮善良的女孩,都能如愿找到像冷血这般优秀柔情的男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