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 第375章:大神别跑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这个星光不会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网络技术突飞猛进,如果是她,说不定就会把自己查个底朝天。

要是早知道星光不会黑是个网络大神,她当初也就不会把星光不会当成小白,觉得好骗去骗她了。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烦死了,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吧,秋心因为网络暴力自杀,我和你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往严重了说就是侵害别人名誉权,致使受害人死亡,这是要坐牢的。”

“这怎么办呀,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不能去坐牢啊,梦雪,你快想想办法。”

“你别吵,让我安静一会儿。”

刘晓琳保持安静。

程梦雪左想右想也没想到办法,“这样,你现在回去收拾东西,我们躲出去避一避,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到时候住在家里,我们的父母再狠心,也不会把我们送去警察局。”

“好,我听你的。”

-

因为幻梦飞雪曝光了顾淮的照片,顾淮看谁都不顺眼,觉得别人在嘲笑他,每天脾气十分大,也就落星在身边的时候才好一些。

护士长在一众小护士联名上诉后,把落星叫到了办公室谈话,“钱女士啊,我看顾淮好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带回家,在家疗养了,他在这里每天火气那么大,住得也不开心,你看要不要办理一下出院?”

落星想了一下,摇摇头,“他彻底好完再出院吧。”在这边还有人让顾淮分散注意力,要是回家了,可就只抓着她一个人作天作地了。

那种日子,想想就可怕。

“可是他的伤口已经结痂了,每天只要消消毒就可以了,这些事在家里也可以做的,何必浪费钱在这里住七百多一天的院呢?”

“我才交了十万的住院费,钱应该也没有不够吧。”

“……”我怎么就和你说不通呢?

做护士长也心累啊。

护士长尽量用比较平和的语气说道:“钱女士,冬天烫伤的病人比较多,床位总要留给有需要的病人吧,您说是不是呢?”

“那冬天哪个科室比较闲,把我们的床位转过去就可以了。”她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转去别的科室,让小护士继续投诉吗?

“咳咳……那个,钱女士啊,冬天每个科室都比较忙。”

落星眨巴了一下眼睛,算是明白护士长的话了,“那好吧,我今天去给顾淮办理出院吧。”

“钱女士,多谢您的理解。”

“不客气。”

落星心头叹了一口气,看来小东西最近作到人厌狗嫌的地步了。

落星从护士长办公室出来,回到顾淮的病房。

少年裹着大棉袄,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雪,小模样有些乖巧,又有些孤寂。

落星走过去,握住顾淮的手,“手这么凉,怎么不充个暖手宝抱着?”

顾淮身体自然的往后靠,靠在落星的怀里,“你去干嘛了?怎么那么久?”

“我去问护士长,你能不能出院呀。”

“你不是昨天才问过,说还要住一个多月吗?”

有吗?

落星眨巴眨巴眼睛,快速凑在顾淮耳后亲了他一下,“是呀,但是我想带你回家了,在医院住着怎么都没有家里舒服。”

顾淮身体僵硬着,被那个吻转移了注意力,没有深究落星的话为什么前后不一致。

“哦,这样啊,既然你这么想回家住了,那我们出院吧。”

落星松了一口气,“嗯,我现在就去办理出院手续。”

-

回到家,顾淮美其名曰方便落星照顾他,抱着自己的衣服搬进落星家。

他自己搬了几件衣服,就懒得再动了,于是指使着落星干活。

落星也不太想动,“我这么小块地方,哪里装得下你的衣服,放在那边又不会跑,你都交了四年的房租了,不利用起来,多浪费。”

“你搬不搬?”顾淮小嘴一撇,眼睛瞪着落星,搬几件衣服都那么多话,还想不想好好的交往了?

落星面无表情,用两根手指把唇角往上一推,极度敷衍的笑了一下,“不搬。”

就顾淮现在败家速度,指不定哪天她交不起房租,又要搬过去呢。

搬来搬去的多麻烦。

顾淮嘴巴一瘪,捧着心往厨房冲,“你一点都不疼我,我还是个病患呢,我不活了。”

“你一个大男生寻死觅活的,丢不丢人?”

“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嫌我丑的,你根本就不想看到我了对不对?我要去开煤气自杀,你都不拦我一下。”

“……”男孩子受点挫折也这么喜欢无理取闹吗?

落星深吸一口气,拉住顾淮,“我搬,你好好坐着,顾大爷。”

自己家的崽,还得自己宠着。

顾淮傲娇的仰起头,“哼,这还差不多。”

落星把顾淮的衣服都拿过来,最后衣柜果然放不下,她又一个人去把顾淮的衣柜搬了过来。

顾淮:“……”突然觉得和这样的小姐姐交往很有压力。

钱落星之前的柜子特别小,这段时间都在医院住,也没来得及换?

落星把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放进顾淮的大衣柜后,几脚踹过去,把旧柜子原地报废。

顾淮咽了咽口水,我怀疑落星姐姐在恐吓我,但是我没证据。

-

秋天向法院上诉,法院开了传票给刘家和程家。

程母看到传票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女儿就说出去旅游,怎么会被法院送传票?

慌张得不行的程母打电话给程父,“建辉,今天我收到法院的传票了,梦雪她犯事了,你快回来一趟吧。”

“我说了孩子不能够溺爱,你听我的了吗,现在知道着急了?我最近出差不能回去,你自己先去找律师咨询一下吧,该怎么做,都按程序走。”程父说完,立即挂了电话去处理手头上的事情。

孩子犯了错,他是绝对不会包庇的。

慈母多败儿,他没办法管教梦雪,就只能交给社会教导她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了。

他还是好好工作,多赚点律师费,请个好点的律师,尽量让梦雪少蹲几年监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