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帮 第11章 什么叫无敌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5日

Am9:05

几个人来到曹阳的侦探所,直接奔地下室去,打开门后,安右川看着里面熟悉的景物恍然大悟

“这就是上次绑我的地方对不对”

曹阳假装没听见打开门就走了进去,塞米也紧跟着进去了,而身后的桃丝慢了一步,被安右川逮个正着

“是不是?”

“我说安医生啊,过去的事了,你总是提它干吗,显摆你记性好是不是”桃丝一皱眉,一本正经的说

安右川一愣,他是在质问她好不好,况且这件事里他是受害者啊,怎么她一副怪罪他的态度。

“就是,安右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曹阳在里面也喊,塞米也看向他

“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别去管以前的事了”

安右川说不出话了,他好像忘了桃丝是什么人了还有她交的这几个朋友,他看向最后来的塞外,眼神示意她,你是不是也要说两句,塞外双手环胸,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确实是你的错”

安右川点了点头,踱着步子走进来

“是,是我的错,错在我就不应该加入到你的三人帮里”安右川故意的说道

本来想进去里侧的房间的四个人猛的停住了脚步

“喂喂喂,安右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用那么当真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对自己说的话要负责任的”桃丝冲他喊

安右川看着折回来的桃丝无辜的样子说

“我说什么了“安右川问她

“你说过要帮我的,我们可是朋友啊”

“好吧,既然是朋友那就帮我个忙吧,可以吗我的朋友”

“没问题”桃丝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安右川点点头,从自己的迷你小药箱里拿出一管蓝色的药水

“这是我刚研制的药水,试个药吧”

面前的人看着眼前的药水刚才的豪迈之势不复存在,桃丝看向身边的两人投去求救的目光,

安右川的药是出了名的,出了名的奇怪药,他的试管里还不一定是什么药呢,虽然她可以肯定不是**,但她也肯定不是什么好药,看看安右川那得意的表情她就知道,可是话已经说了,她要是反悔了,安右川也该反悔了。她可以说话不算数他自然也就可以了。

塞米收到桃丝的求救了,可是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啊,都是些阴损的人,就不要互相得罪了嘛。这时曹阳及时出面了,把桃丝推到一边

“我们安医生真是了不起啊,又有新成果了呀”

曹阳一脸好奇的看着那管药水,手却背在身后,他可是绝对不会碰的,安右川点点头,看他要说什么

“想试药还不好说吗”曹阳走到里侧的房间,打开门,早上袭击桃丝的四个人被绑在里面昏睡“安医生随便挑”

桃丝见状一拍手附和道

“对对,安医生随便挑”

安右川冷眼看她“知道错了”

桃丝马上低头,虔诚的忏悔

“再也不敢了”

安右川转身把药扔进了垃圾篓里,桃丝诧异的看着他这么潇洒的扔掉药水,安右川好心的解释

“这个其实是没用的,白开水”

然后安右川无视掉桃丝生气的脸径直进了里侧的房间

桃丝在原地气得咬牙切齿,就听到里面安右川恍然的声音

“哦,原来里面还有个房间啊“

桃丝深呼一口气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也走了进去。

房间不大,也只有外侧的一半,一张双人床上绑着三个帮凶,另一张椅子上绑着那个**杀手,几个人一进房间黑衣人就醒了,果然,**的人和常人就是不一样,其他三个人明显药效没过,他就先醒了,安右川当时是给他们三个一起下的药。

“你的帮手真不少啊”他看向桃丝身边的塞米和塞外“原来你们是两个人”

“两个人怎么了,你还是四个人呢”桃丝说

“还有安右川”他把目光又落在了一边的安右川身上随后对桃丝说“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这些人你也能找到,他又是什么人?”他看着曹阳问

“这些是我的三人帮”桃丝没打算隐瞒,带着骄傲“这是我们三人帮里的侦探,他叫曹阳,只要他想知道,没有他找不到的事,今天把你逮回来的是塞米,你应该也认识,高手中的高手,这是她的妹妹和她一样,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三人帮里的神偷和打手,还有我们的安医生,能够让死人活过来活人死过去的鬼医,三人帮里的主治医生,也是今天处置你的人”

桃丝一一介绍完毕,黑衣人笑的也没有那么嚣张了

“什么意思?”

“我的秘密组织你都知道了,你还能活着出去吗,我的三人帮震文可都不知道”

桃丝笑了起来“来吧,说说你还有什么心愿,我可以考虑一下帮你完成”

“没把你的胆取出来”

桃丝听罢没有犹豫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我今天已经被你吓得不轻了,现在你还敢胡说,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死的,震文可死了我都不会死”

桃丝甩了甩手,说实话她长这么大还没动手打过人呢,桃丝看了看床上的三个人,忽然想到还少了一个

“庄丽呢?”

“我把她放到上面我的房间了”

桃丝一眯眼问曹阳“你是不是有私心?”

“我能有什么私心,她怎么也是个女孩子,我总不能把她也放到这来吧”

“那是当然了,她虽然出卖我但也是我曾经的同学,我只是开玩笑的,你急什么呀?”

桃丝呵呵笑,曹阳自知她什么人,对她无语,后悔自己刚才和她站在一起欺负安右川。

安右川没空理他们,把自己的袖珍药箱放到桌子上,在里面摆弄了半天,然后拿出一根针管,里面装有五毫米的蓝色药水

凡是知道安右川的人都知道他配的一手好药,这药能救人同样也能杀人,黑衣人当然也知道,当他看到安右川手里的药时,之前猖狂的表情终于不复存在,尽管他害怕但还是用他的愤怒遮盖

“要杀要剐随便你,别用卑鄙的手段”

“你都可以挖人的胆了,我这又算什么卑鄙呢”

安右川冷冷一笑,走进他,桃丝解说道

“你也不用怕,我们安医生的药绝对有质量保证,五分钟就见效,保不复发,五分钟的痛苦带你去的是西方极乐世界,味道还不错哦”

“你….”狠话还没说出口,安右川左手按住他的头右手的药已经打进他的脖颈处

黑衣人只感觉脖颈处一痛,随后而来的是眼前一阵一阵的眩晕,模糊的眼前安右川白色的运动衣变的摇摆不定,他知道这不是要他命的药

“你给我打的什么药”他艰难的开口问

“我们不杀人,这也不是什么**”桃丝走到他面前“这是抹除记忆的药,失意后但愿你能做个好人,别再做什么杀人取胆的**行为了,不用感谢我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醒了之后好好做人吧”

桃丝语重心长的说完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这人想活着取她的胆,但她还是宽宏大量的给他安排了一条好路,桃丝瞬间觉得自己高大起来。

但黑衣人心却一沉,他宁愿死也不要做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子,但他的反抗已经说不出口了,头越来越来沉,眼前的影响已经看不清,桃丝绿色的身影变得扭曲,脑袋里像有什么东西在绞碎,他很痛苦却喊不出口,他只能凭着自己的意识挣扎,桃丝看着他涨红的脸费解的问安右川

“他怎么了,不会药物过敏吧”

“他这是不满你对他的安排”安右川把她拉离黑衣人,这药也没用过几次他怕有什么意外或是什么突变再把她吓着了。

曹阳在一边已经把床上的三个弄醒,三个人刚一睁眼就看见了黑衣人的反应,那激烈的挣扎下扭曲的脸让三个人顿时清醒了。

桃丝被安右川老实的拉到一边后看到了床上堵住嘴的的三个人,阴险的一笑

“轮到你们了”桃丝拨开他们嘴里的东西,三个人面面相觑,却也没有求饶,桃丝看着他们想了想

“这样吧,你们和他应该不一样,我觉得他脑子有问题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你们很正常啊,这样,只要说出来,我就放了你们,不然,我就告诉震文可说你们背叛他现在和我是一伙的,你看他不把你们剁碎了才怪”

身后的四个人听罢,不由的在心里默默的说一声,桃丝真是太阴险了

“我们只是小弟,能知道什么”其中一个苦着脸说

“那我问,你们说,震文可没说为什么让你们来杀我吗?”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刚才说话的人回答道

“文先生没说让我们杀你,只是让我们吓唬你一下”

“你们这势头是要吓我的样子?你们怎么做小弟的,不听老大的命令擅自做决定,好大的胆子啊”

“是方哥让我们杀了你的”

“方哥又是谁”桃丝头疼了,除了震文可竟然还有想要她命的

“段大哥的拜把子兄弟”

方哥还没弄清楚是谁又来了个段大哥,桃丝刚想问这个段大哥是谁时,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个人

“段寇”

三个人点头,桃丝这就不得其解了,段寇的兄弟干吗要杀她

“方哥说是你害死了段大哥,我们要替他报仇”另一个人义愤填膺的喊,看样子和他段大哥感情不错

“你方哥叫什么?”曹阳凑过来问

“葛方”

曹阳点点头,去外面摆弄电脑了,桃丝看着说话的那人,一巴掌拍在他头上

“报什么仇,我这一身的麻烦就是段寇给我惹的,还找我报仇,你找我报仇我找谁啊,你这听谁说的,那个葛方也是个白痴,他也不想想我能杀的了段寇吗”

“这是文先生说的,段大哥是因为你才离开的倾巢,但你却恩将仇报杀了段大哥吞了他的钱”

桃丝一怔,无奈的笑了起来,他没想到震文可还是个想象力丰富的善于讲故事的领导者,这种故事他也编的出来,更好笑的是竟然有人信了,曹阳从外侧走进来对桃丝说

“确实有个叫葛方的,段寇以前对他不错,也算是个讲义气的人,手底下也有几十个信得过的人”

“别听他给你们编故事,事情不是这样的,要想了解真相,告诉葛方,让他来找我,我告诉他”桃丝收起笑容严肃起来对三个人说“我确实是拿了段寇的东西,但那是他临死前亲自交给我的,葛方要真想报仇,得找对人才是”

桃丝看了看三个人其中那个刚才义愤填膺的人

“我放你回去,你去告诉葛方,要想知道真相就来找我”桃丝过去想给他松绑,突然想到什么“啊,对了,别想逃跑或是说些多余的话,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给你吃了好东西,一种可以爆炸的东西,你应该知道那种受到压力就会爆炸的炸弹,一拳打在你肚子上,你就会嘭的一声,被炸开,穿肠破肚,血肉横飞,上半身和下半身就分开了,但那时你也不会立刻就死,你能看到你的下半身是怎么在血泊中抽搐的,只需要,嘭,的一声”

桃丝描绘的绘声绘色,生动形象,还带着动作,以至于她那一声嘭让其他在场的曹阳几人也跟着一哆嗦

“我们安医生把那东西变成了药丸,里面按了遥控,不用我给你一拳了动动手指就可以,而且药丸更好的给你服用,味道还不错哦”

桃丝满意的看着他脸上的青白交错,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出发吧,我等你的好消息,第二天之前我就要见到葛方,知道了?还有,你叫什么”

“阿龙”桃丝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那我的两个兄弟呢”阿龙是个讲义气的人还不忘兄弟

“等你来救啊,不然放你们一起回去啊”那人虽然不甘也没有办法只好自己离开。

看着那人消失后安右川问桃丝

“你怎么还用骗我的招数骗别人?”

“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你给我打的那针里,真有你说的那东西,不是唬我的吗?”

“当然不是,我真有,只是没给你打而已,不信你可以问塞米,是塞米的爷爷他老人家研究的”

安右川有些惊喜的看向塞米,塞米对他点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随后对桃丝说

“不过桃丝,你不去说书倒有点可惜了”

“是啊,桃丝这张嘴,锻炼几年就该无敌了”

曹阳也过来凑热闹,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赞同。

“什么叫无敌?”塞外突然问

桃丝曹阳还有安右川不约而同看向了面无表情的塞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