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爱·独角戏 第十四章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14日

余段澄被我明确的拒绝后,一开始在刻意的疏远我,最近似乎是恢复过来了,依旧阳光的向每一位同事问好,也包括我。我自然微笑着回应他。

当我自己都忘记自己生日时,他却一大早就送来一个巨型生日蛋糕,“不只是我送的,其他同事也有份。”我又不敢拿回家,最后只能请大家吃了晚饭,就地解决。

当晚,我带着满脸的蛋糕回宋家时,爸妈又气又笑,一大桌的菜都冷掉了。

为什么他没有给我打电话,难道也和我一样忘了吗?我不敢睡,怕自己睡着了,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当手机亮起的刹那,我飞快的抓起电话,接通,“喂。”他带着笑意说道:“这么着急?”我没说话。

“出来,到别墅来。”他没有忘,我兴奋的穿上衣服,蹑手蹑脚,怕惊动爸妈。

别墅里一片漆黑,“寂连,寂连……”我摸索着墙想去开灯,忽的有什么东西在触我的脚,我惊跳,却掉在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灯亮了。“唔……汪汪……”原来是一只萨摩耶幼犬。宋寂连将我抱坐在沙发上,对着萨摩耶叫道:“小默,过来。”萨摩耶顿时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你叫它什么?!”“小默呀。”他装无辜。“讨厌,不行!”

“你不喜欢?”“怎么可能喜欢?!”

“不喜欢那就只能送给别人了,本来是想送给你当生日礼物的。”

“诶,别,我喜欢它,但不喜欢它的名字而已……”“可现在改的话,它可能不会听了。”他似乎是在惋惜,看眼睛里却完全不是。“那好,我明天就去养只小猫,就叫阿连,或者叫小寂,不不,都不好听,还是叫小默的乖喵吧。”他的手立即不规矩的挠我的痒。直逼着我求饶。

“默儿,我今天去了学校,见校长。”“怎么了?”

“买下新修的大楼,重修网球场。”

“别,你别这样,若让外公知道了,我们的事……”

“我没有用家里的钱,他不会知道。还有,你不必这样害怕,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会保护你和你的家人,而你,只需要坚持。绝不许想以前那样,一走了之!”

“嗯!”

这样的日子甜蜜,却终是不稳妥的,宋寂连告诉我,最多三年,等华艺足够强大,把大舅摆平,白止原掌管宋家家业,外公退休时,一切就结束。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再托三年,就三年!

是夜,海边别墅,娇喘伴着粗重的呼吸声飘入风中。我双手缠上他的臂膀,一个又深又猛的撞击,“呃,啊!”指甲陷在了他的肉里。及腰的长发因为汗水的粘性,紧贴着他健硕的身躯。“不要了……”我求饶。他却偏不如我的愿,抱住我的腰,坐了起来,让我跨坐在他的身上。这种姿势虽然很费力,但他却是他最偏爱的,问他,他说:“这样可以更“深入”的了解你。”我原不知道他这般“好色”,却有甜味腻在心底。忽的一个猛撞,“啊!”

“在想什么?不专心。”

我讨好的亲吻他的唇,却被他反客为主。

在累晕之前,感觉一股热流喷入,也许,再过不久,怀孕了都有可能……

可一切还等不到我怀孕,当我忐忑的数着日子时,我最不想到来的那天,终究是来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