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界 第二十一章 净界的秘境上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11日

夏羽扇追问:“我甘愿被剥夺的记忆是什么?”

幻影说:“九宫主现在净力有限,你不能知道你被剥夺的记忆是什么,你没法驾驭那些记忆,就算你回到净界,你也不会再记得你被剥夺的记忆是什么,只是你现在把一丝净力传给邱晟,事关重大,你的头发只有记忆,而没有净力,不知为何却还是有一丝净力传给邱晟,我只能告诉你,邱晟仅仅是你甘愿被剥夺的那份记忆里一个相像的影像。但是他得到你一丝净力,他就再也不会生病,除非遭到伤害,我感应到他所遭受的伤害很严重。”

“为何我常常心痛?已经有十四年了。”

“这我并不知道,净界是没有疾病的,也没有争斗,没有伤害,精神无私无畏,思想纯净忘我,不知痛为何物。你从净界而来,现在你人类的身体就算有任何疾病,也不会发作,你若有身体不恙,只会是净界的某种记忆所致。人类的疾病无法蔓延在你的身上。”

夏羽扇回忆起多年以来,的确未曾生病,那曾经的所谓病症,医生都毫无办法医治,每次吃药并不凑效,而她自小都爱逃开医院,她方才明白那九死一生的过往经历原来都是为了搜集记忆,她人类灵魂的二十一次自杀都被救了回来,原来是那□□都对她没有伤害力。否则人类的性命如此脆弱,她怎能每次都从必死无疑里活了过来?

“净善使者的血液就是他的净力,他的呼吸就是他的记忆,当日他知道他已经将要存满记忆,呼吸将要步入尽头时,才肯定你是下一位净界使者,但是那三天,你们却没能再相见,所以他没有能将血液全部传给你,你获得净力甚少,若非他给你梳头十二年,你的净力在人间也维持不到今天,现在,你只传给我一滴眼泪的净力,却将关于我的记忆剪断,无法再传净力于我,我就要魂飞魄散,你将头发剪断一寸,也无法再储存最后一丝记忆,将我马上带回净界续灵。今天,本已经是你可以重回净界的日子,现在却不行了。”

夏羽扇想了想,“你最多可以维持多久?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的确还有一个办法,但是净界都是无私,你能带回的关于人类的记忆和我的存亡一样重要。我即将幻灭,这花朵还可以维持三天,三天内如果你从你的记忆里拿走一份,并将我储存,你拿走的那份记忆将被暂时储存起来,等你的头发长出一寸,再将我放于新的一寸记忆,将那份被储存的记忆放回原位,就可以解决目前的问题,不过今天出现邱晟一事,如此一来,就不能带走关于邱晟的记忆。若非邱晟将这里布置了海棠花,上海窗台上的海棠花也无法将灵力传于我而和你相见。如同当日净善使者在最后一次给你梳头时,被梳子戳破手指,方才感觉到你是净界使者,但三天后他就回到净界了,并将关于你的记忆带回,在你后来昏迷不醒时为你续灵。净界使者的最后一份记忆都是储存下一位净界使者的,无法储存其他。而带回的关于下一位净界使者的记忆也需要时间,处理完所有记忆,最后才能为使者续灵。”

夏羽扇思忖片刻,“或许我拿走的这份记忆不需要带回净界,这样也可以将你和邱晟的记忆全部带回净界。”

这时,那幻影渐渐幻灭了,夏羽扇还想再问什么,却无法再看见幻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