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道生 第九百八十二章_仙府开启

快穿甜文 2020年02月05日

阴煞之气非但无法压制其修为,反而越浓郁越精神,这不是亡灵是什么。在这阴森森的地方,雪天曜一想到这件事,不由得心里发毛,背后凉飕飕的。

江源冲他惨然一笑,走上前去,他竟然还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我说雪天曜,你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说我不是亡灵,就算我是,你也不必吓成这样吧。”江源笑道。

雪天曜上下打量着江源,疑惑道:“那……你到底是不是?”

“你自己来摸,摸摸老子的脸是凉的还是热的,咱俩走了一路,我若真的是亡灵你哪能活到现在。”江源一脸鄙夷的说着,果真把脸凑了过去。

雪天曜见状皱起了眉头,推了江源一把,说道:“一边去,老子对男人没兴趣,咱们赶紧往前走吧,玄天堂破不开守护之力,一定会将这一消息散播出去,到时候人一多就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了。”

两人继续前行,每走过一座雕像身旁,脚下的纹路都会亮起,上空的铜镜也会反过来一面。江源看着道路两旁的幽冥磷火,心里直痒痒,恨不得扑上去炼化一空。可心中的理智还是制止了这一想法,活着多好。

这一条通道比之前那一条青铜古道短得多,但由于二人小心谨慎,缓步前行,也浪费了不少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在精神紧绷的状态下终于看到了一闪大门,在通道的末端。这大门一扇纯黑,一扇纯白,上面没有任何复杂纹路,简单古朴,足有十丈之高,三丈多宽。

“以我多年闯荡的经验来看,这扇门恐怕不好开,太古仙府复杂异常,稍不注意就万劫不复。我们得先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再以傀儡多加试探,确认无误后布下灵阵,凝聚天地之力轰开大门。”雪天曜一脸认真的分析。

可就在他侃侃而谈的时候,江源自顾自的走了过去,双手一只扣在黑门上,一只扣在白门上。黑门冰冷,白门温热,在大门之后,似乎有熟悉的感觉不断袭来。

轻轻一推,巨门发出一道悠长的声响,门内的气息散发出来,江源感受到一丝熟悉。

而雪天曜听到巨门打开的声音,吓了一跳,刚要阻止,门已经大开,一团来自荒古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这仿佛是一种能量,既非灵气,也非鸿蒙灵气,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能量存在形式。

可即便如此,江源感受到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熟悉感,仿佛进入太古仙府就像是回到家一样。

“江源,你太大意了,古往今来,这来往内外的门户多为最凶险之地,可设下上万种必杀之术。也就是你运气好,这太古仙府的主人不喜杀戮,这才逃过一劫。”雪天曜说道。

可刚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对,看外面的通道中那些恶魔,足以说明这仙府的主人不是善良之辈。可为什么门上不舍埋伏呢,难道是时间太久远,都失效了?

江源没有回应,缓缓走近走过大门,大门虽开,但原本大门的位置有一层薄薄的光膜,无色无形,当触碰到的瞬间,泛着如水波一样的粼粼光芒,却毫无阻拦。

“江源怎么了,该不会已经中招了吧,我得赶紧跟上他。”雪天曜自言自语道,连忙穿过水波似的光芒,进入其中。

与此同时,无尽深渊之上,深渊核心周围,雪崇圣在那盘做了几个时辰,换了普通人,连腿都坐麻了,可那守护之力除了越升越高,没什么其他变化。

而且守护之力升得越高,下方基座就越大,人们就得往后退。雪崇圣故作深沉,那基座扩大一分,他的身躯就向后飘一分,可丝毫没有撼动的迹象。

周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多,饶是他心态再好也有扛不住,表面虽然平静异常,但内心早已经掀起狂涛骇浪。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自从成就神位以来还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还没如此丢人过。

如果这里有地缝,他真想一下子钻进去,无尽深渊这么大条缝,可惜被守护之力封住了。

“韩冰,你耍老子,就算你是帝王,论辈分也得喊我一声表哥。若是再有一个时辰这守护之力没开,看我怎么教训你!”雪崇圣心里一个劲的骂,若是把心中所想放出来让周围的人听到,估计会大跌眼眶。

正思索间,轰隆一声巨响,像是平地惊雷一般,附着在守护之力上的那一层冰霜震碎,化作点点冰渣向着四周飘散,在阳光照射下浮现出一道道七彩虹。

这一变故,让周围议论的人闭上了嘴巴,雪崇圣也吃了一惊。

刚在心里骂完韩冰,突然就出现了变化,该不会自己的心里话被听到了吧。想到这里,一脸后怕。

与此同时,上空悬浮起来的守护之力开始散去,下方白光大盛,盘旋而上,形成一个奇异的通道。这通道之内散发着精纯的能量波动,是一种从来不曾见过的能量波动。

雪崇圣起身,声音威严,说道:“各位,如今守护之力已经散去,各位尽可以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话音未落,周围无数人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入口涌去,这入口看似只有一两丈宽,但十丈之内都会被吸入其中。但人实在是太多了,即便如此,也造成了很多争斗,踩踏。

有几个神皇上前一步,忍不住想进入其中,可还不等靠近,八位天龙将和十位地龙将握住腰间佩剑,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雪崇圣见状,轻笑一声,说道:“既然立下了规矩就要遵守,各位都是元灵龙域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坏了规矩呢。到时候动起手来,脸上都不好看,我说的对吧。”

雪崇圣的话极具分量,他的实力强横,并且在他的身后更是整个龙族,天龙帝国。

嗡嗡嗡!

有一道光柱通道席卷上来,出现在不远处不远处,此地正是龙卫军和一众神皇强者聚集之地,那群人就算再疯狂,也不敢往这边冲。

现在神皇强者都在气头上,那个不长眼的冲撞了他们,死了也是白死。

雪崇圣见状,眉头微皱,却还是狠了狠心,转过身去,双手搭在忆灵的香肩上,宠溺一笑,说道:“小忆灵,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历练机会,你的修为停留在此已经一年有余,多半是遇到了桎梏。进入其中历练,寻找契机,若是遇到无法应对的危险,一定记得引爆你父亲留给你的符咒,安全最重要,记住了吗?”

忆灵乖巧的点点头,说道:“雪叔叔,忆灵一定不会让您和我父亲失望的!”

“哈哈,你这丫头,万事小心为上。”雪崇圣说着,抬手轻轻刮了一下忆灵的小鼻子,随后起身,吩咐那几位潜龙将和地龙将,说道:“你们几个务必要保护公主的安危,若是……不走散的话……”

“遵命!”众人齐声抱拳喊道。

忆灵黛眉微蹙,撒娇似的说道:“雪叔叔,您这是干什么,他们进去有他们的事情,我是自己寻找契机的,哪里需要他们保护,您别再把我当小孩子了。”

“好好好,我们小忆灵现在是大姑娘了,你先去吧,我让他们等会儿再进去。”雪崇圣连忙妥协,说道。

这样一说,忆灵才露出笑意,冲着雪崇圣撒了个娇,转身走进仙府的入口通道中。

忆灵刚一消失,雪崇圣连忙紧张的说道:“赶紧跟上啊,都等什么呢,咱们龙族不缺神器,把公主给我保护好了,蹭破一点皮,那你们试问!快快快,赶紧进去!”

看他那一副焦急的模样,恨不得一脚一个把他们全踹下去,完全没了龙神的形象,身后那几位神皇看到目瞪口呆。

这货真的是雪玉圣灵龙神吗,怎么感觉和那种滥用私权的狗官似的。

一群潜龙将和地龙将进入其中,雪崇圣才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到众位神皇惊讶的神色,顿时感到一阵尴尬。

雪崇圣脑速飞转,尴尬一笑,轻咳一声,说道:“咳咳,那个……这丫头应该喊我大伯才对……”

此话一出,众人又是一阵面面相觑。

……

太古仙府之内,江源和雪天曜踏入其中的瞬间,那门上的波纹闪动,向外延伸出数条光芒。

仙府外的守护之力并非雪崇圣所破,而是与那一扇黑白巨门相连,巨门被推开的瞬间,守护之力也不攻自破。

“江源,江源!”雪天曜追了上来,在江源耳边高喊一声。

江源吓得一个哆嗦,皱眉说道:“你喊什么,我又没聋。”

雪天曜松了口气,拍拍胸脯说道:“你刚刚推开门之后就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这里应该就是仙府之内了,怎么感觉这阴煞之气非但没减轻,反而加重了,莫非这仙府是某位大能的坟墓不成?”

江源环视四周,从长长的通道走来,此处是一片宽阔的宫殿,倒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宫殿辽阔,神识扫过,长宽各有几百丈,但一半的空间被笼罩在紫色的雾气之内。

“这紫雾我认识,乃是混沌紫雾,将尸体放于其中,能够保持刚死时的模样。江源,咱们八成是闯进了人家的墓穴中了。”雪天曜皱眉说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