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君驾到:冷面殿下难侍候 第七十九章 瑶池夜宴(3)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04日

然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又岂是南絮一人,此时身旁的灶君司命,也是一手拂他花白的长胡须,一旁暗自咋舌:这玄晔侄孙儿,适才还是那般热情的呼喊他过来,怎么现下他坐定了,他倒又是变成了一贯的冰山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可,着实叫人头疼呀!

无奈至极,想起,这毕竟也是自己的选择,就是哭着,也要把自己选择的路给走完了,只是忍不住回顾往昔,看着自己刚刚在月老仙师身旁的那个位子,是多么的得天独厚啊,最好的老友就在身旁,最好的美酒,就在眼前啊,如若,不是自己顾及这该死的叔公侄孙情,现也是把酒言欢,人生得意须尽欢啊!谈起来,都是泪目!

就在各人怀揣着各自的无奈和欣喜至极,天君自然是隆重登场了,与他一同上场的,还有天后,宸妃等一众天妃,天恩盛宠,整个瑶池内,皆是君臣相礼的融洽。

天君见各位仙家已然是悉数就位,静等他来,心中也是欣慰欣喜不已,大笑着说道,“众位仙家,此次瑶池夜宴,不过是我们天界自己人的一场聚会,众位都不必拘谨,尽管敞开心扉,把酒言欢便是!”

听闻天君如是说,前面的功臣玄晔玄靡,以及年长一些的老仙,太白金星,太上老君,连同灶君司命, 月老仙师……但凡在瑶池参与夜宴的仙神,仙师们,无不都是一个起身,大声回复道,“天君恩宠,尔等汗颜!谢天君!”说完之后,一齐饮尽了面前杯中的琼浆,真可谓是开怀畅饮!

南絮也是被一个震撼,但还是学着众位仙家神将,尤其是在自己左右两边各执一词的玄晔和灶君司命,终于是将这这套的说辞磕磕绊绊的完成了。

待众仙得了天君的命令,各自就坐之后,南絮才是不得不将自己的疑惑与玄晔分享一番,想来如若不被答疑解惑了,这整场宴会都将是不明就里,糊糊涂涂的。

看见玄晔神情淡定,应该是开心着的吧,反正无论如何,这个云淡风轻的表情,总不至于代表着他愤怒吧,于是便稍稍凑近一点,小声的询问道,“殿下,大家都还挺厉害的,心有灵犀,能把这些话都说的一模一样,而且还不带事前商量的!”南絮说完,将自己佩服的表情展露的无一遗漏。

玄晔听了,淡定已久,沉默些许,终是回了一句,“这些礼仪,都是早就固定好了的,什么宴会上回答什么样的言语,什么情境下回复何种的话语,在你初上天宫的时候,发的那本《天界礼仪大全仙册》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说完,没好气的留给她一个“原来你什么也没准备”的眼神,细思极恐,细思极恐啊!

南絮一听完这话,才忽的忆起,那本册子,不,不够准确,那都不能叫册子,你见过有册子是写着册子的名字,干着宝典的事儿吗?那整整厚度约摸有她手掌那么长的“册子”,她只是见了,就觉得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只能是将它暂时搁浅,准备着什么时候得空了,什么时候再去仔细查阅一番,可是这一等,便是没有个准数了,估计那本“册子”,落了也不止一层的灰了吧。

提起这个,南絮还真是做贼心虚了,知道聪明如玄晔,她现在不管狡辩什么,想来这冷面殿下也是断然不会轻易相信的,于是只能扮作一副乖巧的样子,灿灿然的说道,“殿下,小仙下去一定好好学习一番,决定不偷懒了!”说完,拿出右手,伸出中指食指无名指,做一个发誓的样子。

玄晔见了,更加是要不免嗤之以鼻一番,这也不能怪他不相信南絮,实在是对于她这样的发誓,他见多了,但没有一次是如实做了的。

南絮这一个动作,有没有让玄晔信服,让没让玄晔感动,这都是不得而知的,亦或是清晰可见的,那便是没有。然而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是引得天君他老人家,眼神多往这边瞧了一下。

天君难得今日这般开心,看见这一个小小仙子,竟能和玄晔这个冷面太子闹成一团,他自己的这个儿子,别人不清楚,难不成他还能不再清楚不过吗?向来都是生人勿扰的,就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天君,和自己身旁做母亲的天后,也都是和他亲近不来的,怎么这个小仙子,会是这般和他看似亲密无间呢?

天君便开口问道,“太子,想必你身边这位,就是那位同你一起下界,勇闯冥界的小仙娥吧!”天君笑着问道,语气里面,尽显慈祥,一副要表彰有功之臣的模样。

南絮听到天君这是在说自己,立即坐的端正一些,微笑着看向天君,模样甚是乖巧至极,虽说南絮平日里没大没小惯了,但毕竟现下自己面对的可是这天界之主,堂堂的天君,自然是不能和往日一样了。

她没有直接回答,因为毕竟,天君问话的对象是玄晔这个冷面殿下,而不是她,这整整一个下午,玄晔都在教给她这些礼仪,那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了岔子了,于是只能微笑的看着天君天后,静静等待着玄晔的回答。

玄晔答,“回禀天君,正是!”南絮一听完玄晔这虽是简短但却是无比有礼的回答,实在是庆幸至极,幸好刚刚不是自己回答,若是叫她自己去回答,必定会是忘了加上这一句“回禀天君!”这四字虽简短,看似不太起眼,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可是这浓缩的都是精华啊,字字句句,体现的都是玄晔的好修养,知礼仪啊!南絮赶紧记下玄晔说话的神情和样子,想着自己等下,也是免不了要回答一番的,可不能差上十万八千里,众人笑话了倒是其次,关键要是玄晔这冷面殿下一怒之下将她喂了白虎,那才是真的憋屈呢!

果不其然,天君果然是少不了问上南絮一两句话的,“那这位小仙子,可否告知众仙,你的名字啊?”天君这人真不愧是有一个“暄和”的名字,人如其名,不要太温润如玉,看着天君这般模样,南絮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这天君,年轻时候,必定是一个潇洒俊逸的公子,玉树临风,又是多少仙子神女的青春啊,就是放至现在,也算的上一介美男了,不过人到中年而已,但也算是平添了几丝稳重豁达的意味,也是锦上添花。

听完这天君老人家温润又不失慈祥的问话,南絮赶紧接上,“回禀天君,小仙南絮!”听听,这叫什么?学以致用,南絮实在是要感谢玄晔先前的示范了。

“南絮?真是好名字,看来你父母都是文化颇深啊,那不知,令堂可是我天界的哪位仙君啊?”天君夸赞一番南絮的名字,就是又扯到了家世上面,这天界也不过和人间没什么太大的差距,看一个人,无非也就是外貌,家世了,就是不知听完南絮的浮萍生世,天君又会作何感想,如何相待呢?

南絮听到这个问题,心中有些小小的触动,走过这三界,看过这些平湖烟雨,万家灯火,南絮也明白了,生而为灵,必有一源,可是她的源头在哪,她去始终是不能得知。

玄晔看见了南絮眼里不容乐观的神情,想要开口替她回答了这个问题,可是还未等到他开口,南絮便已经是开口自己作答了。

“天君,我无父无母,不过是太子殿下捡来的一个小生灵,得此隆宠,才到了太玄宫里,做一介小小仙娥,就连名字,也是殿下所赐!”南絮一字一句的说着这些原本她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才发觉,原来玄晔在无形之间,竟然已经帮了她这么许多,原来自己在最一开始的时候,便是已经离不开他了。

记得在竹林的时候,白衣曾经不止一次的强调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让她时刻记着,可是玄晔,这个冷面殿下,却是好像从未说过这些言语,是不是他自己,也是早已经将这些,和她一样的,当成了理所当然……

天君听完,倒是也无甚惊诧,想来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便对这些全然是可以想象的到的,只是淡淡的回复上一句,“看来你的身世,也是坎坷,但是无妨,以后叫玄晔替你觅上一门好亲事,以后啊,别再受这般的苦了!”天君说的清楚,他是同情南絮的,也为了她的日后做了打算,只是这语句里面的话语,却是说的清清楚楚,一字不差。

是让玄晔替她寻觅一门好亲事,这样一来,便是将玄晔本身,就排除在外了,言外之意,谁都可以是她未来的救赎,许她十里红妆,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偏偏就是玄晔,在一开始,便被剥夺了权利,这场关于岁月静好的故事,他只能是一个局外人。

天后见如此,也是无比和蔼的笑着,说道,“南絮?南絮是吗?”

南絮立即回答,“回天后娘娘,小仙是南絮。”

天后娘娘看见南絮这般乖巧,也是亲切的说道,“真是个好孩子,和晔儿一起,连冥界都给闯了,日后啊,时常来本宫宫里走走,本宫还甚是喜欢你这孩子!”天后说的亲切,可是后面的一句话,不得不说,却是和天君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天后见南絮乖巧的点点头,便是接着说道,“本宫啊,就晔儿这么一个孩子,一直想要个女儿,若是可以,真是希望你这般乖巧的孩子是本宫的女儿!”

南絮听着,实在是不明就里,明明她就是个好吃懒做,没有什么仙家理想的小透明,怎么跟着玄晔那冷面殿下下界玩了一番,回来之后,便可以得到这般礼遇,但是听到天后娘娘这番话,可是想回绝来着。

一想到,以后有玄晔这个冷面殿下一般的哥哥,不是莫大的天界疾苦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