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甜妻萌宝宝 第391章_橙味面膜,哦也!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04日

事实上,哪用半年这么久哦,林夫人一收到预定的珍珠,就喜滋滋地戴着去参加贵妇人集结的茶话会了。

大家看到她脖子上的珍珠吊坠,习惯性地捧场:“林夫人又入新首饰了?这珍珠成色真不错,个头也大,价格不低吧?”

“还好。品相这么上乘的珍珠,我在珠宝店还没看到过。比这差一两级的,都要这个价。我这是托了阿昙的福。”

“这话怎么说?”其他人一听勾起了好奇心。

林夫人就趁势夸起闺蜜的小儿媳。

“这珍珠是阿昙的小儿媳培育出来的,她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当老师,主要是想搞这门副业。八月份我不是跟着阿昙去余浦住了一段时间吗?就住在她养珍珠的海岛上。那环境、那水质,还有投喂的饵料我都看过,是母贝喜欢的海藻和小虾米剁碎搅拌的。我一下就喜欢上了,当时就问她定了四套,这不前几天出珠了,她知道我性子急,不等过年就托人给我捎上来了。怎样?品相着实不错吧?真真正正的顶级海珍珠!价格嘛,就比市面上卖的贵了一点点。这颗是玉色的,衬我这身旗袍,还有一颗金色的,配什么衣裳都好看,不过我打算正月里再戴……”

“金色的都有啊?”

“有!不过没几颗,连我这颗说是一共才出了五颗。粉色的倒是有不少,我给我闺女定了一套,留着做嫁妆。”

“做嫁妆确实蛮好的,寓意吉祥,谐音有‘珍爱’之意。我们家老幺马上就毕业了,要不我也给她整一套粉色的?”

“林夫人,你能帮我问问玉白色的珍珠项链有吗?我妈明年六十大寿,我正愁送什么好,别的她也不缺,看这珍珠成色真不错,干脆送这个吧。”

“林夫人,我想买颗金色的珍珠,和你这颗一般大小的,也是做吊坠。你帮我问问,能不能蹭你和阿昙的面子,也给个优惠价……”

“林夫人……”

茶话会俨然成了珍珠展销会。

徐随珠接到林夫人打来的电话,正带着班上的学生做期末冲刺,得知一场茶话会订出去两颗金珠、一套粉珠、两套白珠、一串玉白项链,开心地说:“谢谢您啊林姨。”

“这就高兴了?还有几个人嫌价格高,还在观望。也不想想,这些珍珠什么品级,珠宝店卖的又是什么品级。贵一成的价格,高五成的品质,已经够便宜她们了!我这还没问她们收代购费呢!”

徐随珠笑起来:“林姨,这次你帮了我大忙了,回头我给您寄海鲜去。”

“那感情好!不过海鲜不用太多,咱家人少,多了吃不完也浪费,那啥,你婆婆用的那什么新面膜,送我几张有吗?”林夫人早就心痒痒地想问她讨了。

“……有。”

最近用柳橙榨汁剩下的渣,合成的面膜,对临近更年期发的黄褐斑特别有效。

柳橙提炼的维C精油,睡前抹一点,能有效预防秋冬干燥引起的皲裂。

带队去京都时就给婆婆带了一些。八成又跟她的好闺蜜显摆了吧。

徐随珠默默扶额。

她是不是该找个机会问问傅总,有没有兴趣研发个自制面膜机什么的?

否则以后有更多人来问她这么好的面膜、精油哪里买的,怎么回答好呢?

脑阔疼!

林夫人一听有戏,笑了起来:“好,那我等你啊!”

挂了电话,徐随珠高兴地握拳:“yes!”

她嫂子还担心珍珠卖这么贵,没人买。结果才几天工夫啊,就订出去了一半。

给学生讲错题、出卷子更有劲了。

下班买了对猪脚,一路上哼着“咱们老百姓真呀么真高兴”回到家。

包子爹收工比她早,顺路接了小包子先回家了,这会儿正陪他玩坦克。

没错,经过几个月的失宠,子弹壳的坦克车重新又获得了小主人的青睐,从箱子里翻出来重见光明了。

原因没别的——抱着变形金刚走来走去玩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跤,砸在石条门槛上。

小包子因为穿着徐随珠整理包裹格时翻出来的幼崽防护三件套,一点没事,抗摔得很。

变形金刚因此摔断了脑袋,成了个无头金刚。

小包子一手抱着变形金刚的躯体、一手拎着摔掉油漆的脑袋,哭得稀里哗啦。

陆大佬本来暗暗窃喜。这玩意摔坏了,他做的子弹坦克车是不是有机会放出冷宫受宠幸了?

然而见儿子哭得那么伤心,又有些于心不忍,把儿子抱到怀里,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哄:“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就个金刚嘛,下回爸爸给你买个新的。”

小包子边抹眼泪边摇头。他不要新的,就要这个。

天天抱怀里玩,晚上睡觉也抱着一块儿睡,久了都处出感情来了。哪是说扔就扔、说买个新的取代就取代的?哪怕这只是个非生物。

陆驰骁好不头疼。坦克车咋没见你睡出感情来呢?

“那要不,爸爸给你修好它?你看上回小刘叔叔送你的坦克车被你摔坏了,最后不也是爸爸修好的?”

虽然那辆旧坦克车早就被小包子遗忘在玩具箱角落积灰尘了。

可拍胸脯保证的话说了就得做到,当即找出工具箱,拿着老虎钳修理起这勾走儿子魂的变形金刚。

看小包子乖乖坐在小板凳上,一瞬不瞬看他修理,诱哄道:“兜兜,要不把爸爸给你做的坦克车抱出来玩吧,这么干看着多无聊啊!你看这脑袋掉了,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好。你可以抱着坦克车,边看边玩,两不耽误嘛。”

小包子歪着脑袋听他老子费了半天口舌、嘴巴都说干了才点点头,哒哒跑到房间,翻出了那辆依旧簇簇新的坦克车,抱着坐回小板凳。

陆大佬差没老泪纵横。

心里两个小人互相打架。

一个唾弃地骂:较个什么劲哦,不就一件玩具嘛,出息!

另一个振振有词:怎么就没必要了?这争宠不分种族,非生物也有它们的尊严知道吗?!

就这样,连着几天,他都磨洋工似地修理着变形金刚;小包子抱着坦克车坐他边上边玩边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