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与月之舞琴 第5章 错乱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04日

“就这样?就哪样啊乔夕颜!”话音未落,大脑还处于混沌的我已被一股大力拽进了一个清凉的怀抱。

杜文波,温文尔雅如你也会有这种着急的时候?我知道,这种情况下我还这样想真的不合时宜。可其实,有时候大脑的反应是本能的,我们在一起五年,他一直给我的感觉是不温不火,不急不缓……

记忆的匣子差点被打开,可今天却是这五年的光景的落幕。

我知道,这一次他是真的急了。可我必须打断他所有的侥幸希冀,必须。

“不要再来找我了,你知道的,其实我早就对你不满了,即使不是我爹的意思,我们也不可能。更何况,我嫁的是名动河西的州将军,这样的英才,即使是妾,我也心甘情愿。我们乔家的女儿,天生就是嫁这样的人。你明白吗?”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把这些伤人又决绝的话磕磕绊绊得说出口的,只是说话的时候意识却清醒的很。说完之后我使了劲想推开他,奈何他一个男人力气却不小,我只能坐吧。

“夕颜,别和我开玩笑了。”他低低的叹息般的说出的话却让我瞬间鼻子酸了。

微微顿了顿,用力抱紧了我又说,“这次你想要什么?我保证都答应你,每次一不高兴就这样。也不怕我哪次生气。”

眼眶水湿,雾汽迷蒙,我想说点什么,奈何嗓子哽咽,呜咽了半天难以吐字城句。

杜文波,你还在自欺欺人。

你不知道这次不一样了吗?你不知道过了今天我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吗?你不知道这次真的不是我胡闹任性,而是真的没办法了吗?

那你怎么还和以往一样,以为哄哄我就没事了。

慢慢的,我抬手抱住了他,体会这最后的拥抱。

眼帘将合未合之时,画扇走的时候还细心的不忘关上的那扇贴了红字的木门急急的被推开了。

我被震住了,前所未有的慌乱间甚至忘了从身前的这个怀抱间抽身出来,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望着前方那个一身喜服的人——我的夫君州月。

他满脸的着急样在看到这一幕后僵在了原地,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的呼吸停滞了,大脑忘记了运转。

抱着我的人似乎也发现了异样,狐疑的放开了我缓缓地转过身……

空气逐渐凝结,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杜文波开口打破了这压抑的寂静

“久闻州将军大名,百闻不如一见,今日一见,果然是个姿态绝伦气宇不凡的君子。”

语调诚恳平缓而冷静,全没有刚才的小孩子气。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样,转头疑惑的看着他,他却毫不理会继续道

“可是横刀夺爱这样的事岂是君子所为?我与夕颜五年感情哪能就这样被你抢走。我今天来就是带她走的。希望州将军成全。”

我被他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之前的脉脉温情全然消逝在满腔的怒火中。

我知道他难过,不甘心,不服气。可是,他怎么能这么说呢?他怎么能这么做呢?他就不想想这样的后果。

以前看前朝的民间戏段子里有抢亲的,每次看到我都觉得甚是荒唐可笑,哪有事非要等到人成亲的时候才能解决。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已成定局的事,岂能儿戏。

何况,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我不知道我爹的一番苦心是不是就这样被我们给毁了。

哆嗦着嘴唇想说话却不知道该和谁说,该说说什么。

我看他还想说什么,急忙死死拉住他的衣袖。胆怯的瞥向州将军,未料,他也向我看了过来。目光在空中交汇,我心虚的低下了头。

想来,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而我却又是无言以对。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对面的人仍是痴愣的看向这边,似乎半天才反应过来“乔姑娘,这也是你的意思?”

问我呢这是?文波也把目光移向了我,目光灼灼,好像在等我的回答。什么是我的意思,这分明是杜文波的一面之词好不好。

大脑转了几转,我还是没想到最稳妥的话来应对。到显得我好像真的也是这样想的。

“罢了,既然这样。乔姑娘你不应该等到今天才告诉我,在这样的场合下,以这样的方式。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到头来,还是这样。要发生的怎么也躲不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