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撩指南:恋爱高手开课啦! 送给她的第二本书

快穿甜文 2020年01月04日

我曾问过她:“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怎么办啊?”

她回答说:“那你再找一个呗。”

我回复她说:“那有这么容易就能找到另一半啊!”

她又说:“这世上也没有谁离不开谁嘛。”

五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梦到她新交了个男朋友,领到我跟前向我介绍。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还是笑着说祝福。

醒来时我在床上坐了很久,突然意识到,我满心里装的人就要离我越来越远了,远到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而且梦里她还不是属于我的。

我庆幸那只是个梦,但如今我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呢。联式方式也都删了,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传达。

偶然看到书架上有一沓没用过的信封,想着要不给她写一封信吧。我翻找着书架,找来一张比较好看的纸张,然后开始写着这一个多月来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内容省略,因为我已经不记得了,后面再想办法补上……)

写完,我又认真的重新抄了一遍,确定满意了装进信封里封好。

又在信封正面写着:外国语学院小语种泰语专业王思琪(收)。

这一切完后我才想到要怎么寄给她呢?手里拿着这份沉甸甸却又卑微至极的思念开始发愁。

邮政那好像可以寄信,下午我就去问了一下

“请问这里可以寄信吗?”

“可以。”

“那要怎么寄呢?”

“贴个邮票就行了。”

“那要去哪儿买邮票呢?”

“淘宝上就有卖的。”

“好的,谢谢。”我把信小心翼翼地揣在兜里离开了。

邮票可以买到,但地址怎么写呢?都在一个学校,难道要从这里寄出去再寄回这里吗?想到这些心里就作罢了。

很失落的回到寝室,我不舍得撕毁给她写的信,所以就一直夹在课本里放着了。

周一,我还在想着这件事,写都写好了,一定要寄出去。而且那个梦真的特别真实,我很害怕,怕她就此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我真的无法接受。

在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她每周二到周四都要上晚自习的。努力回想着在哪个教室来着,记得上次我们班搞团建时是在1110教室,而她说她在我们上面上晚自习,那应该就是1210教室吧。

下午我去看了一下,1210是教务处。在二楼没错,只是会在哪个教室呢?我又开始回想着,那次她下来找我,第一句话说:

“刚才走错教室了。”

走错教室了!我想那她应该是在1208教室上晚自习吧。1208教室,应该没错的,我这样想着。

回到寝室我又开始犯愁了,我要怎么给她呢?亲手拿给她吗?她不拿转身直接走开怎么办?我心里又开始退缩了。

要不托她们班的同学拿给她!我想着:等她们上晚自习的时候我可以在外面候着,看有人要进去1208教室时叫住她然后说“可以帮我拿给王思琪吗!”

这样可以,但不能就拿着一个信封托人家给她吧。所以想着要不夹在一本书上。

我看着陈列在书架上的课外读物,一眼选中了最近刚看完的《人间失格》,太宰治写的,这本书挺丧的,就和我最近的心情一样。

我开始在心里排练着:

“嗳~同学,你是泰语班的吗?可以帮我把这本书给你们班的王思琪吗?”

就这样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练着…

周二,她们七点半开始上晚自习,要九点半才下,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

九点刚过,我出门了。为什么要到九点才去,我是这样想的:这时候应该会有人出来上厕所什么的,等出来的人再回去时叫住她,这样应该会好点。

我手里拿着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站在她上晚自习的教室外面,有人走过时假装翻翻几页。

不一会,从1208走出来一个女同学,看着应该是要去上厕所。

好,等她回来再叫住她,请她帮忙。

没一会,她回来了,走过时看了我一眼。我犹豫了一下,她便走过了,我怂了,没敢叫住她。

心在砰~砰~砰~的狂跳,走出这一步真的太难了。再等等吧,我想着。

过了一会又走出了三个女同学,都朝厕所的方向去了。她们再回来时我没敢看,刚才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都没敢迈出去,这回三个人一起,我更怂了。

心里面排练那么多次的那句话始终没能说出来,不敢迈出那一步,我开始有点看不起我自己了。

九点半还没到她们班的人就陆陆续续的背着书包回去了。后门开着,我走近往里面看着,寻找她的身影。

最里面靠窗倒数第五排的一个背影特别像她,但是因为距离太远,没敢确定。

我就这样看着,突然她站起来,我赶紧躲起来。

不一会走出来一个人,我躲在角落里看着。确认是她,因为我认识她那黑色的小双肩包。看着她渐渐走远,消失在了楼梯口处。

我始终也没敢站出来叫住她,把拿在手里的书给她,像第一次见面那样。然后告诉她我放不下她,心里是多么的在乎她。

我还在1208教室外面等着,等最后一个人出来,关灯走远之后我再进去。

打开灯,坐到她刚才坐的那个位置上。看着没送出去的书本,拿出写好的那封信又端详了一翻。像一个在做亏心事的人一样,偷偷摸摸地进行着这一切。

我关灯走出来。等明天吧,明天她应该还会坐去那个位置的,明天她们还没上晚自习时早点来,把书放到那个位置上,最靠窗倒数第五排。我心里默默想着……

也许刚分手的人都会这样吧,一边在努力忘记着,一边却还心存幻想她能回来。我在默默等她,也在等我慢慢忘记她。

周三,五月廿二,下午。

我在寝室里坐着。外面传来了两下敲门声,我站起来,去开门。

“打球去吗?”张棋拿着一个排球站在门外,见是我开门便问。

我看了一下时间,六点半没到。

“现在吗?”我问。

“对啊,都六点了,太阳不那么晒了。”他回答着。

“他们都去吗?”

“额,除了曾宇洁(红红)梁军还有箕德他们都去。”

“你们先去嘛,我等下有点事,你们先打着,我一会到。”

他也没有问我有什么事,说:

“行吧,那你晚点来,一定要来,别放我们鸽子。”

“嗯,我一定去,你们先走。”

“好,那我们先去了。”他拉着门把,关上门,脚步在楼梯口处消失了。

刚过七点,我拿起放在书架上的《人间失格》,确认了一下那封信还夹在里面。

准备出门,但觉得少了点什么。我看了一下,拿来一个便签写上王思琪三个字,贴在书的封面上。

七点十多分,我来到1208教室,从后门往里看了一下,里面有几个人,不确定是不是她们班的。

我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他们见有人进来,回头看着我。我走到里面靠窗的位置,用眼光数了一下倒数第五排,坐下。

见我坐下他们便收回了目光。我放下书,作故翻了几下。坐了差不多两分钟,把书摆好,看着封面那便签上写得整整齐齐王思琪三个字,很满意,起身走了出来。

心情很复杂,想着当她看到那本写着她名字的书时会怎么样。

她会不会只把便签撕掉却不看那书一眼。或者她看到那封信时会不会没看就直接扔掉。

我也不知道这些想法为什么会一下子涌出来,可能是因为在我看来那封信是我唯一能挽回她的希望吧。

算了,信也算寄出去了,再想这些也改变不了什么。直接往西门走去,在那里还有一群可爱的小伙伴等着我呢。

“一皮,你终于来了,快,你打那边?”梁军看到我来了有点激动地说。

“抱歉,来晚了,我当二传吧。”我脱掉穿在外面的衫衣就直接上了。

“好,那张棋过去和学弟他们吧。”

在那期间我看了好多次手机,看到了一条关于王思琪的空间来访。我心里特别激动,憋在心里的郁闷情绪一下子打开了。

她应该是看到了我给她写的信了吧,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我还是不敢这么贸然地给她发好友验证消息,我怕她会拒绝我。

那种心情我体会过了很多次,就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一样特别无助。我怕这次唯一挽留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

不过我心里还是很开心,起码得到了她的回应。虽然这一条空间访问消息不能说明什么,但这是一个多月以来她对我的那么多次挽留的第一次回应。

我想着过段时间给她再写封信吧,想着慢慢打动她。毕竟是我做的不好,无故把她删了。

心里对她的那些猜忌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因为对于失去她,这些真的不算什么,这一个多月了我深有体会。

Top